图书

04 “害喜”也是一种幸福

时间:2015-04-10 13:38   来源:中国台湾网

  辣妈心情故事

  孕妇的可爱在于她圆润的体形;孕妇的可亲在于她散发的母性;孕妇的可敬在于她无畏的牺牲!

  日复一日的期盼,终于来到了孕四月,那段让人担惊受怕的孕早期经历,也在给“宝宝建档”的那一刻翻篇了。

  “胎儿脊骨可见,鼻中隔明显,放心吧,你的宝宝很好啊。”电脑前的医生伸了个懒腰,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她看完桌上的B 超单,又顺势将它塞在了我的手里。

  为了在日后的孕检中顺风顺水,这次,先生特意在产检医院里找了熟人。这是一位年过古稀却依然精神矍铄的老医生,得知我此前经历过数次“乌龙流产”事件后,她对我腹中的宝宝显得特别关照。

  她在和我一起分享这份喜悦的时候,眉眼俨然眯成了一条线。而有了前面两项指标,便足以证明我腹中怀的是个健康的宝宝(起码没有唇腭裂),我浅笑着望了眼单子上模糊的影像,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怎么没有害喜呢?”我眉头紧蹙,语气里透露着质疑。就好像只有看到自己口中呕出带血的胃粘液,才能真实地感受到腹中胎宝宝的存在。

  “别担心啦姑娘,每个人的体质大有不同呢。”老医生的话并未让我暗自庆幸,反而让我在心底里涌起一丝小失望……

  小时候,在电视里频繁地听到过“害喜”这个词,害怕孕期的种种不适,却又喜上心头。都说“害喜”是早期孕妇的“头号天敌”,直到三个月后才会慢慢消失。可是我除了平时有些困乏,其余并无他恙。可没想到我连孕吐的节奏也比常人慢半拍,在漫长的等待中,早孕反应才在我无声的期盼中姗姗来迟了,而且让我遭受了近三个月的痛苦折磨。

  次日,隐约还在睡梦里,我便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闹腾,突然从胃底部泛出的强烈剧呕迫使我不得不赶紧起床。我一脚踢开旁边睡得正酣的先生,晕晕沉沉地朝楼下卫生间跑去。可即便我用双手死死抵住嘴巴,反呕上来的污秽物还是洋洋洒洒地从楼梯一路滴到客厅,直至我刚松手它便一股脑地全部喷进了便池。许是我屏息太久,呕吐物直接从鼻腔反流,难忍的刺鼻气味直窜脑仁,我鼻涕口水流得三尺长,紧握洗脸池狠狠地打了一个激灵……

  自初尝孕吐的滋味以后,随后各种来自嗅觉和味蕾的不适感便轮番袭击着我。首先是医院里的消毒水味,然后是厨房里的油烟味,接着是汽车尾气,最后连小清新的牙膏味都足以勾起我无休止的干呕。早孕反应期的每日三餐,我也甚是痛苦。虽说饭香已牵出了我的“肠鸣音”, 可我总是在吃到饶有兴致的时候,捂着嘴巴冲进卫生间,将刚吃进去的东西按原分量吐出。半个月后我一上秤,整整少了9 斤。

  我实实在在地品尝了一回孕吐的滋味,每每身边人看到我的“重口味”都纷纷向我抛来贺喜声。“一定是个大胖小子!”可我却不相信这种平白无故的歪理邪说,怀孕时不能高调,生出来才是王道。

  那一天我印象最深,从上班开始嘴巴就一直挂在马桶上。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渐渐地我这个小秘密还是被一些喜欢议论隐私、道人是非的同事扒得一干二净,继而赤裸裸地呈现在大庭广众之下。

  当然,也有几个志同道合的同事,会现身说法地给予我几句安慰的话。

  “没事的,吐几天意思一下也许就好了,我那时才吐了半个月还不到。”一个瓷白的脸上略透几颗雀斑的小护士,绘声绘色地向我讲着她孕期的趣事。

  哎,别人走过的路没有沟壑,并不代表我脚下的路会一帆风顺。在我还没顺利地进入孕5 月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吐血”了。

  “你回去休息吧,下午别来了。”我的窘状,实在让科主任看不下去了,那日下午,通情达理的她给我开了绿灯。

  其实,在重新回归职场的这段日子,虽然我整天苍白着脸,风里来雨里去,却始终有一颗坚强的心,而且我也从没有耽误手头的工作。反倒是在入职的第一个月,因我的个人努力给院里带来了不小的创收。这一切,想必也让这位科主任看在眼里,记在心头。

  那日呕到“吐血”的情景是在晚上,喉咙反馈给嗅觉神经的血腥味, 让我撅着嘴便能感觉到一股腥气。我仔细观察着吐出的污物,从略微发黄的胆汁里发现了一团血丝。

  “呀!吐血了,是不是要死了。”蹲在马桶边的我,虚弱地朝正在吃饭的先生扯着“小钢炮”,没想到低沉的声音却卡在嗓子眼,怎么喊也喊不出想要的效果。继而,我如泄了气的皮球般瘫坐在卫生间的地上。

  “哎,好像是!”先生端起的饭碗“咣当”一声砸在桌子里,又一个健步蹿到卫生间,准备将瘫坐的我从地上拽起。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