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七章 平地波澜

时间:2011-09-01 15:47   来源:中国台湾网

  “娘娘——” 

  “明贵嫔到——” 

  江妘笙刚开口叫了一声娘娘,下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外面高声传话。她低头复又抬头看了宸妃一眼,竟兀自起身站在一旁。 

  宸妃横眉冷对门外,再一看江妘笙,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复杂的欣赏之意。 

  “想不到宸妃娘娘比我还心急啊。”江妘笙刚刚站定,明如月就已走了进来,那脸上明灿灿的笑意几乎灼了人的眼。“见过宸妃娘娘。”明如月轻巧地一福,眼角却扫到江妘笙。 

  “给明贵嫔请安。”江妘笙低着头照章行礼,依旧是一福。 

  “免了吧。”宸妃靠坐在椅子上打量着二人,目光终是落在了明如月身上。“本宫是从凤仪宫请安回来,半路上听说了江修媛的事,就过来看看。倒是明贵嫔,”宸妃一顿,复一笑,“这会儿是特地来恭喜江修媛的吧?”宸妃将“恭喜”二字咬得极重,笑吟吟地看着明如月。 

  “可不是吗……”明如月扬了扬下颌,唇边笑意不减,“江修媛可是咱们宫里从宝林一跃成为修媛的第一人啊。如月以前眼拙,所以今日特地赶来看看。江修媛——”明如月看向江妘笙,“果真是不一般呢……” 

  “嫔妾惶恐。”江妘笙敛目答道,“都是上位垂爱。若论资质,嫔妾怎敢和宸妃娘娘、明贵嫔相比。”本想说嫔妾陋质,不敢和两位娘娘相比。可转念也就变了,若是这么说,那明贵嫔反驳既是陋质,何入君眼?这般说来岂非是说皇上不才?自己又要如何回话? 

  明如月嗤笑一声,“这宫里从来就没有什么敢不敢的,只有做不做罢了。宸妃娘娘,您说,是吧?” 

  宸妃端起茶,此刻倒是不急了。方才听见旨意颁下,自己确实吃了一惊。这宫里谁会不吃惊呢,从宝林到修媛啊!所以赶忙来瞧瞧这江妘笙究竟是何人物,却不想这人这般聪慧。那明如月一来她本是跪着的,立即就站了起来。九嫔见三宫只需行福礼,若是让明如月看到江妘笙跪在自己面前,只怕又是一番口舌了。这江妘笙是在示好? 

  “明贵嫔在宫里的日子也不浅了,是与不是,何须本宫作答。”宸妃搁下茶盏,“明贵嫔许久都不曾去拜见皇后娘娘了吧?” 

  明如月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随即道:“是不如娘娘和江修媛走得勤。只是皇后娘娘身子不好,是免了阖宫请安的。嫔妾也是怕去了,扰了娘娘清静,适得其反啊。这些事,有心就好,不必做表面文章。” 

  宸妃点了点头,“明贵嫔所言极是,有心就好。”宸妃看着江妘笙,似乎想说什么,但顿了顿却是起身道:“江修媛果然好福气,本宫不打扰两位叙旧了,江修媛改日有空,不妨到雍华宫来陪本宫说说话。”言罢又看了明如月一眼,这才带着人迤逦而去。 

  厅里二人送走宸妃,一时却是无话。 

  明如月上下打量着江妘笙。对江妘笙她不是没有防备的,可怎么也没想到,还是被她钻了空子。看着她一派恭顺的样子,一时又找不出纰漏,明如月暗自咬牙,走到一旁坐下。 

  “江修媛……倒是让我想起了五年前。”明如月缓了缓才开口说道。 

  江妘笙自然知道明如月所言乃是她五年前一跃成为婕妤之事。但此刻却不知要如何回话,若说仰慕,那自己莫不是尾随其后?若是不屑,那自己有何立场不屑? 

  江妘笙苦笑了一下,原以为晋封的恩旨下了是要面对那些虚伪的恭贺,想不到这一大早却是先见了这两位。想到这里,她心里不禁又笑自己,还是有虚荣之心吧…… 

  “明贵嫔容禀。”江妘笙上前一步,接过妙彤手中的茶亲自奉上。明如月抬眼看了看她没有说话,江妘笙见状便接道:“妘笙入宫后有赖贵嫔庇佑才得安宁至今,妘笙在这里谢过贵嫔了。”说到这里,江妘笙欠了欠身子。 

  明如月冷笑一声,道:“江修媛这话可让本位听得云里雾里一般,本位何时照拂过江修媛?再说了——”明如月瞟了江妘笙一眼,端坐续道,“江修媛既然有心向着宸妃娘娘,又何须本位照拂?”你江妘笙自以为做得周全,本位方才可是瞧得清楚。 

  “妘笙以后自不必再劳烦贵嫔照顾。”宸妃么,呵,那样精明的人,不是一两天就能取得信任的,今日不过是一个人情,自己可不敢多想什么。若说照拂,皇后对自己的照拂……江妘笙咬了咬下唇,按下心里的波澜,接道:“所以,贵嫔当初送给妘笙的人,如今大可以收回去了。以后这芷兰殿,断不会缺这一两个奴才的。” 

  “你——”明如月闻言一惊,转头怒视着江妘笙,后者却还是那般淡淡的神色,只是掩不了嘴角透出来的那股得意。 

  “明贵嫔……恭送明贵嫔。”江妘笙和明如月对视良久,忽然退开一步低头这般说道。 

  明如月扶着椅圈的手紧了又松,看着江妘笙连连冷笑——这可比当年的自己更加…… 

  “好,江妘笙,好得很。”明如月拂袖站了起来,与江妘笙擦肩而过的瞬间停在她耳旁说道,“本位倒要看看,这宫里,你要如何翻天!” 

  江妘笙低头看着地,如老僧入定一般,心里却也是杂乱一片——自己今日所为可对?如今早早地和明贵嫔划清界限是否太过急躁? 

  听得明如月出了门去,江妘笙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见外面啪的一声。 

  “哪里来的贱人这般不懂规矩! 

  江妘笙看了妙彤一眼,二人赶忙走了出去。只见明如月指着段琼儿一脸怒气。 

  段琼儿跪在地上,左边的脸上那五指印清晰可见。此刻显然是被明如月吓着了,她只是愣愣地跪着,倒是没见哭。 

  明如月见江妘笙出来又说道:“物以类聚,这话还真是不错,都是一群不懂规矩的家伙。宫里是容不得你们这样的人的。呵,也不知当时是怎么把你们选进来的。” 

  “贵嫔开恩,不知段宝林如何得罪了贵嫔,妘笙这里代段宝林给你赔罪了。”那些话落在江妘笙耳朵里只觉得刺刺地疼,她走过去跪在段琼儿旁边看着明如月说道,“段宝林年纪尚小,还望明贵嫔大人不计小人过。” 

  “代?呵,江修媛,这是要代人受过?本来也没什么,不过是她撞到了本位。不过现在看来,倒是……”明如月拖着长腔,让江妘笙心里一阵发悔——自己若不出头,或许段琼儿还没事儿,明如月本就有气,此刻,倒是自己撞了上去。 

  明如月笑了一声,移开了两步看着地上跪着的二人。 

  “宫规森严,岂是儿戏。若都代人受过,那些真正犯了错的人岂非可以逍遥法外?江修媛是要蔑视宫规吗?” 

  “嫔妾不敢。”多说多错,江妘笙抿紧了唇。 

  “既然不敢还不速速退下!如今本位协理后宫,江修媛盛宠之下,可不要让本位难做啊。” 

  江妘笙被明如月一说,只觉一口气哽在喉间。看了段琼儿一眼,缓缓站起来退到了一旁。 

  明如月看着江妘笙退到一旁,这才有了些笑意。 

  “后宫之中行止规范难道段宝林不知?如今是撞到了本位,这倒是没什么。若说撞到了别人,只怕不是段宝林一条命赔得起的。”明如月顿了顿走到段琼儿面前俯视着她,眼角却在留意着江妘笙的神色。 

  “皇后娘娘病弱,如今宫里萧淑仪又有孕在身。宫里哪个不是金枝玉叶,试问段宝林究竟是有什么样的军国大事,要跑得这样匆忙?” 

  “我……我……”段琼儿张口却说不出话来,此刻脸上才觉得一阵火辣辣地疼,眼里的泪水时刻会落下来。 

  “可是来恭贺江修媛的?”明如月冷冷地抛出一句。 

  段琼儿张大了嘴,有些惧怕地看着明如月。这些日子到底也让这个天真的小丫头学到了一些东西,此刻支支吾吾却不敢应明如月的话。 

  “不……不是……我……我只是……只是……”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