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一章 置身听雪

时间:2011-09-01 15:32   来源:中国台湾网

  北风吹了一夜,天地间银装素裹好不漂亮。 

  江妘笙靠在床头,看着雪光将窗纸映得发白。远远地还能听到几声娇纵的呵斥声,那是江老爷要带着儿女们外出打猎。可是,没有江妘笙。 

  也许,江老爷已经忘了有这样一个女儿了吧。江妘笙如是想,也不见得悲戚。因为,她确实不是江老爷的亲生女儿。 

  江妘笙记得很清楚,她是在五年前的腊月初五来到江家的。从那天起,她就姓江了。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江家。不,准确地说是再也没有离开过江家的听雪堂。 

  听雪堂在江家后院靠北的位置,几乎与江家完全隔离,是一个独立的小院。有时候,真的可以听到落雪的声音。因为,真的太安静了。江妘笙被安排在这里,这并不是说江老爷不喜欢她,只是—— 

  “妘笙。”江老爷走了进来,未解的披风上几朵雪花在进屋的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有些东西注定与温暖无缘,有些人也一样。在江妘笙的记忆里,江老爷从来都没笑过,总是冷着一张脸,让人畏惧。 

  “江伯伯。”江妘笙安静地站了起来。 

  江老爷点了点头,自己在面东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示意江妘笙也坐下。 

  江妘笙知道他有话要说,便一言不发地坐了下来,等着江老爷开口。 

  “妘笙,你来江家已经五年了,可还记得你为什么来吗?” 

  “笙从未忘记。” 

  江老爷张了张口,却是叹息一声。很轻,带着沧桑的意味。 

  “谋事在人……记住,你是我的女儿。你,叫江妘笙。至于其他的,我也就帮不上你了。” 

  江妘笙顿了顿才应道:“是,父亲。其实父亲已经帮了妘笙很多了。若没有父亲,只怕五年前妘笙就已不在人世了。若没有父亲,妘笙又怎能进宫!” 

  江老爷摆了摆手,“这其间我也有私心。我不愿云深进宫才会让你顶替她。 

  “这正是妘笙求也求不来的机会,父亲不必愧疚。这些年,父亲延请名师教授妘笙各种学问,妘笙不会辜负父亲的期望,父亲也要相信妘笙。” 

  “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那后宫……实在险恶……” 

  “女儿知道。” 

  江老爷看着江妘笙,知道一切已无从改变。他缓缓地站了起来。 

  “宫里已传出旨意,等三月开春就广选御女,以充后宫。你好生准备吧。” 

  江妘笙点了点头。 

  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江老爷便不再停留。外面的雪似乎又大了一些。江老爷带着一种近乎决绝的心态步入了风雪之中。 

  就在与江妘笙对视的那一刻,江老爷想,也许她是该进宫去的吧。笙者,十三簧象凤之身也。她的父母在给她起名字时并无此意,但谁能敌得过宿命的安排呢? 

  江妘笙目送江老爷离去,而后就一直站着,直到身子支撑不住才惶然落座。 

  终于…… 

  江妘笙在心里发出冗长的叹息,而后命人取来骑装,匆匆梳洗一番就出门去了。 

  这是五年来她第一次踏出听雪堂。她要去完成一场祭奠。她告诉自己,一切即将开始。 

  雪已经住了,大路上一片泥泞。看来今天出行的人很多。 

  江妘笙策马远离了大道,眼前是越来越干净的天地。在一片荒原上,江妘笙放缓了马缰,由着马儿自己踱步。她坐在马上,背挺得很直。 

  “父亲、母亲,女儿就要进宫去了。女儿知道,你们必定不会高兴。可是女儿不会回头,这世事也容不得女儿回头。”江妘笙闭上眼,可眼里干涩得发疼,并无泪下。只是左眼那颗坠泪痣,盈盈的,让人觉得悲伤。 

  “请保佑女儿吧。我已不敢祈求你们的宽恕,只希望你们将最后一点怜悯赐予女儿……” 

  江妘笙还想说什么。她有太多的话,憋在心里太久。可天不遂人愿,就在这时,一大队人马冲入了荒原。他们正在追赶一只体型巨大的獐子。江妘笙原想让开,但自己的坐骑只是普通的驽马,此时受了惊吓,扬起前蹄就将江妘笙摔了下来。 

  那一群人有一大半看都没看江妘笙就直接从她身边呼啸而过,泥水溅了她一脸一身。 

  “你没受伤吧?”轻松而略带慵懒的口吻,声音的主人望着还在做着最后挣扎的猎物,他的目光令人玩味,却不急迫。当他回头去看江妘笙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停下来是对的。因为江妘笙比那猎物要有趣得多。 

  江妘笙知道有人停在了自己身边,但她没有马上回头,也没有马上回答那人的问题。相反,她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在一片未被践踏的白雪前停了下来。她低下身,掬了一捧雪仔细地擦了擦脸。待略收拾后,她才答道:“多谢公子关心,小女无碍。” 

  这并不是江妘笙有意作怪,只是在这些年的教育中,陋颜无以见君面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这些年江妘笙不断地告诉自己,要改变,要成为能在后宫生存的女人。所以,这在她只不过是一个习惯罢了。 

  但落在慕容瞮眼里却是非常有趣。他策马过去,想要问问她为何这么做,却在她容颜展现的瞬间,失去了言语。 

  慕容瞮见过的美人无数,其中不乏艳惊四座,一顾倾城的人,但,该如何形容眼前这个女子呢? 

  她就那样随意地站着,衣衫还有些狼狈。可在这茫茫旷野中,慕容瞮忽然就看不见了其他。后来的后来,慕容瞮曾回想,也许江妘笙并没有美到让人见之忘言的地步,只是因为她就是自己该遇见的那个人,所以才会惊艳至此吧。 

  这苍天以下,总会有一个人等着自己去遇见的。那也许是三世的因果,也许是一生的眷恋,也许,只不过是尘世间一段缘分的借口。 

  “小姐受惊了。”慕容瞮翻身下马,带着一种好奇但不冒进的态度问道,“风雪之期,小姐怎独自一人流连旷野?” 

  “瑞雪已兆,来此一观。”江妘笙后退了半步。不是不害怕的,此刻,若这人要对自己做什么,自己是无法反抗的。 

  慕容瞮笑了笑,“天色不早,小姐还是早些回去吧。”这句话说出后,慕容瞮看到江妘笙松了一口气,他接着道,“小姐的马没了,不如就用我的吧,也算是给小姐赔礼了。”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