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二章 哈利

时间:2013-01-07 13:32   来源:中国台湾网

  第二章 哈利

  以前,每当我跟格罗莉亚闹矛盾时——我俩总是闹别扭——罗蕾都会问:“哈利,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谢天谢地,她终于不再这么问了。

  我们什么都没做错,罗蕾。我反对你总是将已成年的孩子在生活中出现的问题归罪到我们对她的教育上。我们给她提供了美满幸福的家庭生活。我们一直支持她做自己想做的,从没有对她吆五喝六。她在自由自在的环境中长大,可以选择她想做的。我觉得,她身上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她不知道珍惜,因为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她理所当然应得的。我想起来一件事,格罗莉亚快二十岁时刚从印度回来,她要走的时候,我对她说,孩子啊,以前你弹钢琴多好听啊,你没有继续弹下去,太遗憾了。她有天赋,不知道是从谁那儿遗传的。她唱歌很好听,很有音乐天赋。但是她说得对:你们应该逼我学下去的。哼哼!我倒想我们曾有过逼迫她学东西的经历。我们该逼她学东西!怎么个逼法?还有,用什么方式?用耳光,惩罚还是禁令?难道那时我们应该逼她完成学业?难道那时我们应该阻止她跟那个混蛋一起去印度?后来当她怀孕还不到一个月,那个把她肚子搞大的小子却不告而别的时候,难道我们应该逼她堕胎?

  快省省吧,这些事我们是一件都不会做的。我们专制而又曾经饱受战争摧残的父母曾经警告过我们不要这么做。在这些事情上我和罗蕾始终站在统一战线上——而在很多其他事情上,我们却针锋相对。当然,通常罗蕾更溺爱女儿、偏袒女儿。或许她有时也会因此反思自己在哪些方面做错了,但是她却说“我们”,她思考我们做错了什么。

  如今,这个叫弗兰克?布雷多的家伙只比我小十岁,我们还不了解这个男人,到目前为止谈话中都没有提到他,半年前估计格罗莉亚自己都还不认识这个男人。弗兰克?布雷多,莱比锡人,将会在九月份和我们的女儿结婚,他们邀请我们参加这场盛大的婚礼。这件事情可以当真吗?这是格罗莉亚第三次结婚,真是小题大做,还用得着结婚吗!反正我是不知道她为何要结婚——我也不想知道。

  弗兰克?布雷多,我在谷歌上查了一下这个人。他的父亲叫做埃克哈特?布雷多,在汉堡拥有一家地产建筑公司,名叫布雷多(汉堡)建筑公司(BBH),公司有一千两百名员工。儿子弗兰克?布雷多,是BBH莱比锡分公司的二把手,分公司有四百名员工。但是亲爱的罗蕾,员工中没有东德人。莱比锡,嗯,我想起来了,德国统一之后我的同事波伦茨从建筑管理局离开之后就去了那里。于是我给波伦茨打了个电话。我得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信息!布雷多父子在德国统一之后重新夺回了一栋占地面积很大的“繁荣时期”(1873年股市崩盘前德国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别墅,弗兰克?布雷多接手了这片别墅庄园,将其修葺一新,同时也成立了这个莱比锡分公司。也就是说,他的职业就是继承财产,波伦茨就是这么说的。富人在东部不会受到大家的欢迎,这很正常。波伦茨还说,弗兰克?布雷多是一个骄傲自大、惹人生厌的家伙。他总是自吹自擂、目中无人,因此最近被人揍了一顿。他未经批准就在自家别墅前面建了一块带有塑料草坪的网球场,网球场位于住宅区正中央。莱比锡城是不允许人这么做的。然后他就和当地政府部门打官司,自然就有机会和莱比锡的房地产业扯上关系,虽然没有占上什么便宜。波伦茨说,反正他肯定不会考虑拆掉网球场的。

  接着波伦茨问我为什么对这个男人这么感兴趣。我说,他就快成为我的女婿了,我注意到他惊慌失措的语气。很明显,他想要收回一些刚才说过的话,但是我接着又说,没关系,波伦茨,反正我也没见过这个人,不认识他,我觉得自己也不会喜欢他的。最后,波伦茨又补充说,他的公司名字叫做“帝国”(凯瑟的王国,字面意思为帝国。)公司,是根据他母亲的姓氏凯瑟命名的。帝国公司,名字让人过目难忘。

  我要不要跟罗蕾讲这些事情,什么时候跟她说,怎么跟她说,我通通都还不知道。或许让她在毫不了解这个人的情况下去参加婚礼反倒更好。我反正得找个理由不去——或许推说生病,谁知道呢,到时候再看。

  “她到底生活得幸福不幸福,罗蕾,你有没有听到过这方面的消息,还是你觉得她幸福不幸福压根就无所谓?”

  “我觉得,这是我们的女儿第一次真正找到幸福生活。”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谢天谢地了。你从哪里知道的?”

  “她说的。”

  “她每次找到一个新的男人之后不都这么说?”

  “没有。”

  “有。”

  “别跟我抬杠了。你也不想想,格罗莉亚年纪越来越大,也变得越来越理智了。她跟我打电话时,我感觉她已经变得非常稳重成熟了。以前她可不是这样的。”

  “的确。”

  “这多好啊。我问她突然遇到一个经济条件这么好的男人,有没有在相处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她说,妈妈,弗兰克并不是经济条件好,他是富有,非常富有,但是这一点对我来说没有任何问题。”

  “他从哪儿弄来那么多钱的?继承的?”

  “也有。他的父亲在汉堡做房地产生意。弗兰克是独生子,在莱比锡建立了一家分公司,他还在莱比锡有一栋别墅。”

  “他们就住在别墅里。”

  “对,弗兰克,格罗莉亚,还有劳拉。还有一些用人。”

  “用人?我们那个行为古怪的闺女怎么能够跟用人相处得来?”

  “她越来越大了,成熟了,哈利。那个别墅肯定非常大,已经修葺一新,作为地标性建筑需要人悉心照料,别墅周围的地皮很大,有很多马厩、一个公园和一间门房。你想想,房子前面还有一个私人网球场。”

  “在居民区地标性别墅前面?”

  “对啊,难道不行?”

  “如果莱比锡允许市民在居民区中间建立私人网球场才怪呢。”

  “我觉得,肯定会有人生气,但是反正网球场都已经建好了。可能弗兰克有关系吧,他找人将这块地方上报为‘条纹草坪’区。很奇怪,对吗?条纹草坪。不过我们参加婚礼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对了,格罗莉亚送给弗兰克的结婚礼物就是一把高椅。”

  “一把高椅?他打猎用吗?”

  “不是,就是一把放在网球场上的裁判椅,别人打网球的时候,他可以坐在上面当裁判——或者记分员,或者什么别的说法。”

  “就像一个坐在皇位上的皇帝一样,他俯瞰着自己的王国,并为其打分。”

  “哈利,我真无法理解你的冷嘲热讽。”

  “刚刚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这么一幅场景而已。对了,他是大块头还是小个子?”

  “一般吧,就正常网球场那么大吧,我觉得是这样。”

  “不是,我说的是女婿。”

  “属于矮胖类型的。”

  “格罗莉亚这么说的?”

  “不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哈利,我们的女儿人生当中的这次突然转变也让我感到不安。我也有点儿担心她。”

  “为什么?她现在终于有人养了啊。”

  “就是因为她有人养了,我才感到不安的。”

  “你认为,啊,我明白了,你认为她现在随便找了个有钱人,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个人到底怎样。”

  “我只想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我是否可以相信格罗莉亚的欣喜若狂。”

  “那现在你搞明白没有?”

  “是这样的,我给一个在莱比锡市图书馆工作的同事打了电话——我是在一次培训课上认识她的。然后我就问了她一些事情。”

  “哈,大侦探罗蕾,一位忧心忡忡的母亲。那她是怎么说的?”

  “她说,实际上在莱比锡人人皆知布雷多家族。作为一个历史悠久、德高望重的家族,二战以前,他们掌管着莱比锡的政治事务。二战之后逃亡,现在又回到了那个地方。她与弗兰克有私交。弗兰克非常大方,比如他为扩建图书馆捐了款,为莱比锡城做了很多贡献,他非常好相处,很受人欢迎。”

  “但是矮胖矮胖的。”

  “没错。”

  “可能比格罗莉亚还要矮。”

  “或许是的。”

  “罗蕾,假如我们的邻居把他家房前的那一大片草坪改建成了网球场,你会怎么看?”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完全是另一码事。”

  “假如我们坐在这里,网球从耳边呼啸而过。在裁判椅上坐着我们的邻居,他在大喊着:‘十五分,三十分,对战,平局!’你会喜欢这样的场景吗?”

  “当然不会。”

  “那大概莱比锡有些人也不会喜欢这样的场景吧。”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