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时间:2012-04-26 14:56   来源:中国台湾网

  那天帮巴勒江一起把石头人头搬回家的两个小伙子,正在和村里一个叫巴拉的年轻人在山坡下的小商店里喝酒。这两天他们一直在草场上转悠,也想碰碰运气,找到一两个巴勒江那样的石头人头。 

  “巴勒江那小子太小气,不够朋友。我要是找到那样的东西,卖了钱和你们平分。”巴拉不紧不慢地把瓶子里的啤酒往一只粗瓷碗里倒,脸上一副慷慨与不屑的神情。 

  小商店的柜台下面支着一张小桌子,桌脚摆着十多个啤酒瓶。他们就用那只瓷碗你一碗我一碗地轮着喝。 

  不管几个人喝酒,只拿一只碗轮,这是山里人喝酒的习惯,表示朋友之间不分彼此。 

  那两个小伙子中的一个说:“巴勒江那个是一个男人的头,那地方应该还有女人的头才对,搞不好有几个女人的头。我在电视上面看到过,以前的王有好多老婆。” 

  “那是汉族人的王。”另一个摇摇头表示不赞同。 

  “蒙古王和满族王也一样,有好多老婆。” 

  “你们不要说了。我看巴勒江那个长得像我爷爷,帽子也像。他应该是我们的王。”巴拉朝他的两个朋友摆摆手,那神情好像他爷爷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大王。 

  “你爷爷又不是什么王。”坐巴拉对面的那个小伙子毫不客气。 

  “我说长得像我爷爷。我的意思是,那个人头的主人是我们图瓦人。你咋一点儿脑子也没有?”巴拉有些激动地嚷嚷。 

  “你才没脑子,巴拉。我见过你爷爷,你爷爷长得像哈萨克人。” 

  “我爷爷是地地道道图瓦人。” 

  “我们图瓦人有王吗?” 

  “笨蛋,哪儿没有王?巴勒江妈妈的爷爷的什么人,好像就是什么王。” 

  “你才是笨蛋哪,巴拉,巴勒江妈妈的爷爷是喀目,不是什么王。” 

  “喀目也和王一样。草场那片地方都是喀目老爹的,所以叫老爹谷。” 

  “那是巴勒江说的。喀目不是王。” 

  “喝你的酒吧,傻瓜,我说什么你都反对!”巴拉愤愤地喊道。 

  “喝你两瓶啤酒就该挨你骂吗?你也喝过我的酒,巴拉,别太过分!”那个小伙子用拳头砸了一下桌子。 

  “你们两个都是傻瓜。你们说的这些屁用也没有,都闭嘴吧!”刚才一直没说话的那个一下跳起来,哇啦哇啦地冲巴拉他们两个喊道。 

  “你们要吵出去吵,别在我店里闹事。”老板娘是个五十开外的汉族妇女,说着一口坑坑巴巴的哈萨克语。 

  大家都不说话了,相互看看,耸耸肩,好像觉得没什么意思。 

  “我们再去草场转转吧。我想山跟前那片石头地里应该有东西,咱们好好找找。”巴拉站起来建议道。 

  另外那两个不吭声了,动身随着巴拉往外走。临出门,巴拉回头对老板娘说:“给我记上吧。” 

  “下次要结账了,巴拉,前面半年的。”身后传来老板娘的声音。 

  山风吹来,一下把三个人的醉意激发出来了。他们骑上马,挥舞着手中的短鞭,“噢——噢——”地叫唤着,你追我赶地往草场那边跑去。 

  下午的太阳从喀纳斯湖西边的喀纳开特山顶上面照过来,草场一片一片,像剪过毛的羊皮,被晒得斑斑驳驳。 

  巴拉他们用绳子绊住马的前腿,把它们赶到一片收割过的草场里吃草,然后三个人说着话朝山脚下那片石头地走去。这里离巴勒江家的草场不远,中间隔着蒙巴老汉家的草场。 

  天空瓦蓝瓦蓝,一只老鹰在半空中盘旋,在草地里觅食的鸟群突然飞起来,唧唧喳喳地叫唤着飞到山脚下那片松树林里去了。 

  巴拉走来走去,用手一块一块翻动地上的石头,嘴里还不住地哼着一支曲子。那两个小伙子则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巴拉。 

  “算了吧,巴拉,这些都是从山上滚下来的石头,里面什么都不会有。”那个爱跟巴拉抬杠的小伙子喊道。 

  “巴拉,过来抽支烟。”另一个朝巴拉招招手,“抽支烟我们就回去吧,明天到湖边找找,那儿可能还有东西。” 

  巴拉向那两个人走过来,接过同伴递给他的香烟,坐到一边抽起来。 

  “这地方一定有东西,我心里就是这样觉得。”巴拉小声道,怕人听见似的。 

  “我们走了,巴拉。”那两个说着从石头上起身,准备去牵马。 

  巴拉也站起来,有些不舍地跟在那两个后面往自己的马那边走过去。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