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理想的模特儿

时间:2015-04-16 15:22   来源:中国台湾网

  这位和塞尚的名字一起流芳百世的塞尚夫人名叫玛丽?奥尔坦斯?菲克(Marie-Hortense Fiquet,1850 —1922),关于她的详细传说并不太多,只知道她和塞尚结合之前一直住在法国东部的基欧拉小村庄里,父亲是一位老实的银行职员。

  奥尔坦斯大约在1869 年与塞尚相识。出生于1850 年的她当时才19 岁,而塞尚已年过三十了。奥尔坦斯为了谋生而去当模特儿,这样才和塞尚认识。这样的传说没有什么确凿的根据,我估计这种说法是根据塞尚的非社交性性格,特别是对异性的怯懦而推测出来的。不管怎么说,他们相识不久以后就结合在一起了。3 年之后他们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为“保尔”,和塞尚同名。当时塞尚毫不犹豫地把儿子注册在自己的名下,但是小塞尚的母亲却一直未能成为塞尚的正式妻子。奥尔坦斯正式成为塞尚夫人是在1886年4月,也就是他们相识17 年后,这时候他们的儿子已经14 岁了。

  两人为什么这么迟才正式结婚呢?这是因为塞尚一直把此事瞒着家里人,尤其是瞒着他父亲。那时塞尚常常去看望父母亲,来往于法国南部的普罗旺斯和巴黎,他回家时总是把奥尔坦斯和儿子带到马赛,让他们悄悄地住下。在父亲不注意的时候,塞尚经常偷偷跑出来与他们相会。据说,塞尚有时误了从马赛回 去的班车,为了不使父亲因他晚饭迟到而发怒,需快步赶30公里路。

  塞尚为什么如此敬畏他的父亲呢?因为他的生活要完全依赖他的父亲。这位扭转绘画历史发展方向的杰出天才,在生活上却是一个无能的人。他的作品没卖出去过一幅,而他除了作画以外又没有别的谋生技能。因此,他(包括奥尔坦斯和儿子)的唯一生活来源就是父亲每月寄给他的两百法郎。塞尚父亲对儿子不继承他的事业而去当画家非常不满。塞尚常担心专制的父亲若知道儿子擅自结婚,会中断给他的生活费。

  这样的状况奥尔坦斯当然也很不乐意。据塞尚的友人们说,奥尔坦斯是个喜欢社交的具有“小市民气”的人。对艺术一窍不通,对塞尚也没有什么帮助。人们对她的评价似乎很坏,但反过来想的话,其实值得同情的倒应是奥尔坦斯。她虽然不理解塞尚的艺术,但她使塞尚画了近40 幅珍贵的杰作(也包括这幅画

  在内)。在此,我们应该感谢她。如果没有奥尔坦斯,我们也许会失去近代美术史上的几幅最重要的作品。至少在塞尚的肖像画中如果除掉奥尔坦斯的,那就所剩无几了。

  塞尚画中的主题除了最初期是浪漫的故事以外,几乎只有风景、静物、肖像三类。其中风景和静物都是描绘他身边的东西,它们一直存在于他的周围。而人物就不可能这样了,他不可能每天一动不动地存在于塞尚身边。而且人们都不愿意当塞尚的模特儿,这不是因为人们认为他的艺术不高明,而是做他的模特儿是一件极为艰苦的事。

  塞尚的第一个知音——画商安普罗瓦兹?弗拉尔,曾略带夸张地生动描绘过为塞尚做模特儿的情景。弗拉尔曾做过塞尚的模特儿,塞尚为了固定姿势,特意把椅子放在四根木棍支撑着的木箱上。这是极不稳定的。他让弗拉尔坐在上面,并命令他不能动。一直坐着不动的弗拉尔有时打起盹来,只要稍微一动,就连带椅子翻倒下来。

  而且塞尚见到如此情形还要大声怒吼:“怎么回事! 你把姿势给砸了! 我早就说过要像苹果一样一动不动,难道苹果也会动吗?”此后,弗拉尔只好在去塞尚的画室之前先喝一杯浓浓的咖啡。“像苹果一样一动不动”地苦行,每天从早上8 点开始直到中午11点半,一坐就是3个半小时。弗拉尔就这样做了150 次模特儿。最终这幅画因塞尚回艾克斯而中断,没有完成。当时塞尚还说:“只有衬衣前面的部分还可以算完成。”

  如果塞尚不回艾克斯的话,他的这幅画还不知要持续多久呢。

  做塞尚的模特儿就是如此艰苦,因此当时没有哪一位奇怪的人愿意做这位无名画家的模特儿。怪不得塞尚再三地作自画像呢。然而,比自画像的数量还要多的是奥尔坦斯的肖像。正如塞尚友人所说的那样,奥尔坦斯或许确实对丈夫的艺术一点也不理解,但她至少懂得做模特儿是怎么一回事吧。所以,就这一点我们也必须感谢奥尔坦斯。

  摘自《看名画的眼睛.2》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