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自序

时间:2012-05-29 14:23   来源:中国台湾网

  从来没有想过会写小说,虽然从小阅读故事至今依然,从来也没想过会弄部电影,而且是动画电影,也从来没想过会在北京住下来,不小心在北京住的房子已十年了。

  日子过得悠悠忽忽的,不去对照它,自己根本没发现自己变了多少,世界变了多少。

  中年以后才明白,成熟是比较性的形容词,而非固定的名词。因为许多年轻时看不清楚的事,到了现在即使依旧找不到十全十美的答案,却也比较处变不惊能承受罢了。

  那些当初面对时因为经验全无,加上不稳定又旺盛的荷尔蒙作祟缘故,反复拿不定主意才欲盖弥彰的狼狈样。走到现在心中失措茫然依旧,幸好掩饰的演技已进步到恰好,所以才能在人前若无其事。

  其实无论长到怎样年岁,每天依旧为着不同的事费着心,年纪渐长才隐约明白,生命最基本元素是阳光、空气、水,而生活里则是阳光、空气、水和心事,缺一不可、到死方休,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它们都是存在的,并且紧紧地把你围绕。

  中年后最大的好处就是接受了自己,和接受了那些不可能变好的缺点。我不是个悲观的思考者,只是想放下姿态过日子,记录一些感受,和不再错过经过身边的机会,就算还没准备好,也试着做做看,苦一点、穷一点、慢一点也愿意。

  《脚趾上的星光》就是这样完成的。

  书写是再深入了解自己的方法,有许多困惑都是在书写中才有所得。

  情书应该是介于诗与哲学之间的东西。

  而爱情与友情有时应该混为一谈。

  艺术绝不应该跟金钱混为一谈。

  唱片死了音乐还活着,只是出路还在思考。

  北京比你看到的安静,台北比你看到的浮躁,台中是静止地看到的与实际差别不大。

  这是我近十年来每个月北京、台北两地居住所看所想,故事则是分饰两角所构成。灵感来自有一回听郭台铭先生所提:“为什么台湾有好多年轻人,最大梦想是开一间咖啡馆呢?”心有感而起。

  谢谢很多人,特别是一群三十上下的朋友,心中又默谢了一次。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