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1 Belleville

时间:2014-08-11 16:02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是来自中国的叶子。是的,feuille,叶子,是我的名字; printemps,春天,是我妈妈的名字!我很幸运,是一片在春天里发芽生长的树叶……在这个世界上,妈妈永远是女儿的春天……”

  叶子的演讲话音刚落,教室里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太棒了!”

  “完美极了!”

  就连不苟言笑的语言老师Madame Dora“马大母多哈”都咧着嘴夸赞起来,叶子面带微笑,弯腰鞠躬,不料力度太大,一头撞到讲台上……刹那间,雷动掌声变成了地铁哐当哐当行进的声音。

  她摸着脑袋抬起头,定了定神,下一站该是Belleville吧!

  Belleville对于叶子来说,是个陌生之地。但是她却像已经来过千百次一样,熟悉它。早听母亲说过,那里是巴黎一个华人聚居地,中国人叫它美丽城。

  想起母亲,叶子心里暖呼呼。虽说母亲是个机械师,但在母亲的精神活动里,文学一直占很重要的地位,特别是法国文学。家里那一面壁的书柜里,一大半是大小仲马、卢梭、左拉,是梅里美、罗曼·罗兰、巴尔扎克,其次才是那些机械专业书。大文豪笔下美丽悲怆的巴黎,浪漫放纵的乡村,诡谲而华贵的宫廷,温暖而贫困的阁楼,冉阿让躲避追踪的地下迷宫,还有塞纳河畔石块铺就的小街和蒙巴那斯的洗衣船……整个青春时期,这些幻梦一直缠绕着她。

  说起法国,说起巴黎,中国人脑子里便是浪漫,便是时尚,便是奢华和美丽。那是一种定格了的、顽固的印象。母亲也有她的法国印象,那是大文豪们笔下一幅幅古典浪漫的画卷。其实世界瞬息万变,大文豪笔下的法国早已灰飞烟灭,但它们还是在她心里扎了根。母亲选择来法国,定是与她心中固有的法国印象不无关系。

  钻出地面,风呼呼地刮来细雨。叶子从背后竖起外套上的帽子戴在头上。心想,母亲的话一点不错,巴黎十一月的天说风就是雨。她四处瞧了瞧,长长地叹了口气——这就是Belleville美丽城啊!更惊异的是,美丽城竟连一点法国影子都没有。

  按惯例,星期天巴黎各大商场超市都关门休息,大街上往往比平时冷清。而美丽城却是行人如鲫,车水马龙,一派喧嚣繁华、拥挤嘈杂的景象。大道两旁鳞次栉比、挂着中文招牌的店铺餐馆,都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照常营业,热火朝天地迎来送往,堪比国内的集贸市场。

  一股浓郁的玉米香气扑面而来,叶子深深地吸了一口。这好闻的香味是从地铁口旁一个烤玉米摊飘来的。一个脸色黝黑的印度男人,刚才还双手举着玉米,冲着来往的行人不停地吆喝着“Pas cher pas cher,un euro!(不贵不贵,一欧元)”。这时却手忙脚乱地抢救雨中的玉米,显然这突来雨打乱了他的阵脚,也搅黄了他的生意。他不时看看天,耸着肩不满地嘟哝着。

编辑:王楠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