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三章 温家如意珠

时间:2011-08-17 16:17   来源:中国台湾网
  温家的传家宝便是这翡翠如意珠。那是一串手链,由拇指大小的七颗珠子组成。后来由于穿珠子的绳索断裂,便用玉盒装了放在祠堂里面。再后来她出嫁的时候用了三颗陪嫁,剩下的四颗在姐姐那里。

  可是这珠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姐姐出嫁之后,鲜少回去,只是偶尔的一封书信往来告知她好还是不好。

  后来她嫁给沈沉珂,再后来不过一年她坠崖和沉珂失散了五年。这五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锦娘恍惚。她以为什么都还没有变,她只需要回去,就什么都没有变化。

  可是五年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变呢?玉珏都五岁了啊!

  五年了,沉珂他还爱她吗,沉珂为什么不来找她,沉珂,是不是已经娶了别人为妻……

  她抿唇。这时候双儿拉她的衣角,“娘娘,吃饭。”

  锦娘很快回神,蹲下身去摸摸双儿的脸颊,“好,奶娘陪你去吃饭。”

  她抱起双儿转身朝屋内走去,转身的瞬间眼尾扫到一片白色的衣角。锦娘迅速回头去看,然而那里除了梅树还是梅树,白白的梅花开了一片,什么人都没有。

  锦娘喃喃:“莫不是我眼花了?”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发髻,那里是双儿胡乱戴上去的梅花。

  锦娘记起昨夜那个神秘人,也在她发髻留下了一朵梅花的。摇摇头,她抱着双儿进了屋。双儿却抬头朝身后张望,眼珠子滴溜溜直转。小小的双儿心里不明白,刚刚站在梅花树下面的白衣人去哪里了呢?

  院门外,那人靠在梅树上,一身白色锦袍,手中的扇子依旧遮住口鼻,浓密的黑发在头顶梳了一个公子发髻,用碧玉的簪子簪着。这人眉宇之间分外清隽,身材颀长,眼神很幽深,只盯着一个方向去看——那是锦娘消失的地方。

  恰在这个时候,有一排丫鬟端着些果盘往这边来。公子谨慎地看过去一眼,再回头朝院内看一眼,嘀咕一句,“真是……”

  扇子一敲,合上的瞬间,他转过脸去,身子一提,瞬间消失在院门口了。

  “扫兴。”
  
  锦娘带了双儿进屋去,叫丁香去端些糕点来。屋里剩下她拥着双儿坐在软榻上,锦娘拔下簪在发髻上的梳子给双儿梳头。

  双儿手里把玩着锦娘的衣襟。她好像特别喜欢这个奶娘,看她素白的手暖暖地在头顶揉过,那种感觉,像是娘亲。

  锦娘只当她腻宠,仔细地替她梳头,末了,拔出双儿插在自己发髻上的梅花轻轻地按上去。

  等许久却仍旧不见丁香拿糕点来,锦娘便打算起身,却被双儿抓着衣襟。锦娘看向双儿,却见她扭头看着门口,咿咿呀呀的像是要说什么。

  锦娘好奇,转头去看,淡淡的日光下面,依着门而站的是个男人。此时因为锦娘望了过去,那人身子一震,眸光闪烁,面上竟然一白。

  锦娘打量着他,穿一身墨绿色绣祥瑞纹的大袍子,发戴冠带,眉眼锋锐,相当俊逸。这个男子是谁?为何出现在这里?

  双儿不停地拍着她的心口,“娘娘,爹爹。”

  锦娘恍然大悟,是了,小姐要成亲,大少爷和老爷就这几天要回来了。

  大少爷瞧了瞧锦娘,眼神里有深切的惊愕,大步踏进来,道:“你是谁?”语气里透着几分疑惑,又转眼去看双儿,一把将双儿抱到怀里去。那架势,好像锦娘会把双儿抢走一样。

  锦娘福了福身子,“奴婢是双儿小姐的奶娘。”

  大少爷细细地看了眼双儿,再转头看向锦娘,脸上稍微缓和了一些,“少奶奶呢?”

  锦娘答他,“少奶奶去玉佛寺求神了。”

  大少爷好久不说话,迟疑着吐出一个字,“哦。”

  锦娘心下却有了计较。刚刚这大少爷看她的神态,处处透着异样,那眼神,仿似他们之前认识一般。锦娘不经意地扫过双儿鞋子上的翡翠如意珠,最后落在门外的梅花树上。

  恰这时丁香取了糕点回来,瞧见屋内的人,连声喊:“奴婢见过大少爷。”

  大少爷转头,漠然地看了丁香一眼,“你怎么敢将小姐一个人留在这里?”语气里全是责怪。锦娘在心里思索,大少爷他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丁香甚是委屈,“回大少爷的话,是双儿小姐想吃糕点,锦娘吩咐丁香去取来,丁香怎敢留小姐一个人在房里?”

  大少爷冷哼一声,“倘若双儿有什么闪失,你赔不起。还敢顶嘴,是嫌工钱多吗?”

  丁香连连应是。锦娘瞧不过去,插嘴道:“大少爷,是锦娘叫丁香去的,况且丁香去了,不是还有锦娘在这里么?若是小姐有什么闪失,大少爷责怪锦娘便是。”

  大少爷冷眼看了锦娘一眼,冷冷道:“就因为是你,双儿才不安全。”

  锦娘一愣,“大少爷何出此言?锦娘真的是当双儿是亲生般的疼爱。锦娘虽然是个下人这样说是高攀了范家,但是锦娘决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双儿的事情。”

  大少爷脸色急变,“不需要。”

  锦娘不明白,为何这人对她这么敌视。她万分肯定是第一次见他,可是这男人表现出来的敌意就好像他们之间有什么瓜葛一样。

  锦娘不发一言地站着,丁香端着一盘糕点站在那里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娘娘,吃糕。”双儿眯着一对漂亮的眼睛,伸着手朝锦娘倾身。大少爷抿唇将双儿抱得紧一些不理会她的动作。锦娘伸出手去,抱住双儿的身子。

  双儿抓着锦娘的衣袖,嚷嚷着,“娘娘抱抱。”

  大少爷身子一震,脸色比之前还要难看,眼神也极为复杂地看了锦娘一眼。锦娘不曾退缩,坦坦荡荡地回视,手并未松开。

  丁香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锦娘也好大的胆子,不过是个新进来的奶娘,竟然敢和大少爷对着干。

  不过,刚刚她有为自己解围吧……

  锦娘微笑地看着双儿,视线并未接触大少爷的。很久很久,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终于,锦娘淡淡道:“大少爷,还是让锦娘来服侍小姐吧。”

  大少爷盯着她良久,一点点松手,转身,看了丁香一眼,沉声道:“你给我盯好了,要是小姐有什么闪失,你就等着收拾包袱走人。”撂下这句话,大少爷如来的时候一样,非常突兀地走了。

  锦娘眸光闪了闪,拍了拍双儿的后背,抱着她坐回软榻,端了那盘桂花糕,拿了一块喂进双儿嘴里。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