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楔子

时间:2011-08-17 15:5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大抵,曾经说的做的看的,无论怎样的透心彻骨无法忘却,都是做不得准的吧。就像十六岁嫁与沈沉珂,如今早已恩断义绝、亲近不得半分了。

  锦娘看牢对面站的那个人,依旧清隽尔雅,眉眼深刻,套一身精致的长衫,奈何,隔了十万丈的距离了,远得再也没有办法触摸了。沉珂啊,遥远得,再也没有办法触摸了。

  她下意识地想要再朝前走一步,身边的小儿子拉着她的手摇了摇,低头看过去,瞧见他一张脸像极了沈沉珂。她淡淡地叹口气,把一抹春尘暖了风骨。到底曾经夫妻一场,就算是真的恩断义绝,因为他的委曲求全造就她的情何以堪,但是想当年豆蔻年华、风华正茂那会儿,也曾经是真的用过心的。

  这一路走过来,沈沉珂也好,南宫瑾也好,更或者站在背后一张笑脸看着她的七王爷也好,全部都过于美好,以至于衬得她无比福薄,命比纸贱。

  很多很多的人很多很多的事情,全部都没有言语地挤过来,她就记起最初的那年春花灼灼,杨柳依依,她怀着八个月的身孕坐在沉珂身边从洛阳赶赴京城玉佛寺上香去。

  倘若没有后面的泪断肝肠,没有后来的浮生龃龉,大概同他做一对恩爱夫妻也算是一种最大的成全吧。然而这便是路过了,路过了那沈沉珂,就像路过一丛荆棘一样。

  她又看站在对面的沈沉珂一眼,终于那一步没有踏出去,然后,决绝转过身去再也不要看他了。身后,是默默而笑的七王爷,一身宽大的暖黄色袍子绣着大朵大朵的鸢尾,花团锦簇之下越发显得他瘦弱单薄,眉眼里的青气越发深刻,发渐渐染了白霜,一脸的笑意却怎么都没卸掉。

  他说:“现在笑,等到哪一天再也没有力气微笑了,会很悲伤的。我若有力气大笑便大笑,等到再也笑不动了,还能微笑就是福分。”

  她牵着稚子一步一步地朝他走过去,才走一步就想起南宫瑾曾懒懒地对她说:“锦娘啊,那边梅花开了一丛呢。”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