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2.古南门,阳光把记忆漂白

时间:2011-10-21 13:23   来源:

  独行,可能并不是最好的方式,但却是我此时最愿意的方式。在路上,那些隐藏于心的痛,会随着某一处风景随时扑面而来,像是秘密。是的,秘密。或许只有珍藏这些秘密,只有铭记这些秘密,只有不加忽略,只有感恩,那样才算对得起我们曾经的付出和所有,才算对得起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实现的那些付出和所有。 

  2005-04-29   

  滇西高原的午后,白花花的阳光把眼睛耀得温热。走在树荫下面,不断有什么东西随路面上斑驳的光影一圈一圈地荡漾着,让人产生错觉。夏子,从昆明和我一同前往丽江的短暂旅伴。昆明的阳光地里,她在走过我面前时,故意轻踩了我一脚,然后回眸微笑:“我们结伴同行吧。” 

  在路上,我很少愿意和人结伴,而喜欢保持我行我素、毫无羁绊的自由状态。我们所谓的结伴旅行,是从昆明的翠湖公园一同走路到同仁街,在同仁靓菜坊吃过饭,再从那里走路到西郊车站,乘坐当夜前往丽江的长途汽车。到达丽江的清晨,在古南门,只停留了大约十来分钟时间,她便从一家客栈里租来自行车,一阵风似的骑得不知去向。当然,后来我们还是在丽江多次遇到。 

  夏子问过我,你打算怎么旅行。我说我的计划是用三分之一的时间看山水风景,四分之一的时间看路上的各色人等,五分之一的时间在客栈里蒙头大睡,六分之一的时间步行走路,其他的时间随遇而安。夏子觉得我的想法十分不靠谱。实际上,我的确不是个好的旅行者。那些阳光充足、风和日丽的日子,外出的好时间,我却奢侈地留守在客栈里面。 

  翻开还留存在手机里的短信,那个新疆女孩子说,我们还可以继续,但是附加了这样那样的一些条件,一副最后通牒的架势。我苦笑。时间不是问题,其他一些事情也不是问题,但问题是,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面对玉龙雪山,我十分懒散地看着这些短信。在此之前,我从未联想过感情与物质现实之间的种种关系,为它附加的额外条件与要求,以及它骤然间的转弯,让我在面对的时候感到无比羞愧。 

  清凉的风,从远处的雪山上刮过来,阳光把记忆一点一点漂白。 

  当日出时金色的光芒打在雪光皑皑的山顶,雪山周身的云彩也跟着一起燃烧起来,苍鹰盘旋在突兀的悬崖上,远处的村落上空升腾起乳白色的炊烟。这时,我会幻想起并不遥远的某个地方,煨桑台上,桑烟正在升起;玛尼堆旁,五彩的风马旗正在晨风里呼啦啦地迎风飘摇。而雪山脚下的某个村庄或是某座寺庙,洪亮而悠远的诵经声,伴着一串清脆的铜铃,随风遥遥传来…… 

  那里可能会是白马雪山,会是我要沉溺其中的一些画面和图景。我想。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