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5章 法国大革命的特有成果

时间:2013-01-25 14:01   来源:中国台湾网

  第5章 法国大革命的特有成果

  前面的所有研究,都是为了做铺垫,扫清道路,以解决开头提出的问题:大革命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它独有的特点是什么?为什么它会发生?它取得了什么成果?

  人们普遍会犯一个错误,认为大革命的目的是为了摧毁宗教信条的统治。不管表面看起来如何,法国大革命其实不是宗教革命,它实质上是一场社会政治革命。它的目的更不是“使混乱成为固定模式”,就像一个大反对者说的那样“要使无政府状态条理化”,而是要增加公共权威的力量和权利。它也不像另外一些人想象的一样,是要改变文明的属性,阻止文明的进步,它更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西方社会赖以存续的根本法则。是的,在不同时期不同国家曾经发生过一些偶然事件,但那都是暂时的,和大革命的性质不同,如果抛开那些偶然事件,只考查大革命本身,人们就会清楚地看到,大革命的成果就是:摧毁了数百年来统治大部分欧洲民众的封建制度,并用一种更简单、更公平的制度取而代之,以各个阶级平等为基础。

  单这一项就需要一场惊天动地的大革命了,因为旧制度和欧洲的一切宗法和政治法则混合交织,而宗法和政治法则派生了一整套的思想、情感、风俗习惯和道德规范。从社会的躯体里摘除并摧毁一个器官,一个和各个器官都相连的器官,本就需要一场惊心动魄的手术。这是个伟大的手术,所以伟大的革命就显得更加伟大了。它只摧毁了一个东西,但似乎摧毁了一切,因为它摧毁的东西牵扯一切,和一切相连。

  不管大革命多么激进,它创新的东西比人们普遍想象的要少得多,这个问题将在下文详述。确切地说,大革命的真正成果就是摧毁——彻底摧毁,或部分摧毁(因为它还在继续)——所有从旧封建贵族制中滋生的一切、所有寄生在旧制度上的一切、所有带着旧制度明显印记的一切。大革命也不是要完全摧毁,它也保留了一些东西,那些和旧制度格格不入或者和旧制度没什么依存关系所以可以独立存在的东西。

  起码来说,大革命绝对不是偶然的。它确实打了世界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它却是一项长期工作的收尾工作,十代人长期辛苦的劳作突然剧烈地收尾了。即使没发生大革命,旧有的上层建筑同样也会崩塌,或早或晚,只是它会一块一块地烂掉,而不是瞬间土崩瓦解。大革命则不同,它突然痉挛式地发力,直截了当、没有预警、不顾小伤小痛,一下子就完成了本来需要一点一滴地长期积累才能完成的事业。这就是大革命的成果。

  但是叫人吃惊的是,这些今天看起来如此浅显的道理,当时最明察秋毫的智者都看不清,它们视线模糊,惶惶不可终日。伯克就曾对法国人如此呼吁:“你们有没有弄清以下事实呢?你们自以为只是犯了点儿小错,可是已经和英明的祖先背道而驰;你们想重新夺回古时的权力,又妄想同时保存古代的精神和现代的荣誉和忠诚;如果你们觉得羞耻,不能明察你们祖先几乎淹没的传统,就把目光转向你的土地上的你的邻居,还有很多人践行着古法,是古老欧洲普适法则的真正楷模……”伯克是个智者,但他竟然看不清大革命的目的恰恰正是要废除所谓的欧洲普适法则,他不知道那——而非其他——正是革命的核心和问题的要害。

  但是,这场欧洲各国都准备好迎接的革命,为什么在法国而不在欧洲他国率先爆发呢?为什么它在法国的特点,在其他地方都消失了,或者只有部分特点得以保留呢?这个双重问句非常值得探讨,这就是第二篇的主题。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