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4章 夜行非一人

时间:2012-11-28 07:51   来源:中国台湾网

  第4章 夜行非一人

  杨文轩是一个很懂得享受的人,不管是对饮食、穿着、住宿、女人,还是沐浴,都非常讲究。夏浔从他的住处、从他曾经坐过的车子,从听香姑娘的容貌,还有眼前的这间浴室,就可以看出几分端倪。 

  这是一间专门的浴室,设在后院花圃之中,一室独立,周围芳草凄凄,鲜花怒放,风景优美,馨香扑鼻。四下里远处绿荫下才是供人行走的回廊,有石子小道通向这里,浴室前方不远处是一座五角小亭,亭内设有石桌木凳,亭旁又植有几丛修竹。若是沐浴之后,神清气爽,着轻衣、捧香茗,在这亭中一坐,静赏四季之花,实在是惬意的很。 

  沐浴房中很洁净,设施也齐全,内间外间都以青砖漫地,外间是灶间,可以直接烧水,夏天倒不甚重要,冬天的时候可以随时续热,那就方便多了。内间有暖墙,还砌了一个五尺长六尺宽的池子,底下埋有陶制地漏和陶制排水管道,浴水可以直接排出,因此这间房子的地基打得比较高,浴池一角则是衣架和盛放洗浴用具的箱格。 

  几个家人清洁浴池的,担水烧水的,都在那儿忙活着,小荻也不例外,先去取了少爷换洗的内外衣裤回来,又挽起袖子帮着他们忙活。小丫头干活舍得卖力气,赤着一双藕臂张罗,天气热,不一会儿粉额上便腻出了细汗,一绺乌黑的秀发搭在脸颊上,红扑扑的健康可爱。 

  她先服侍夏浔宽了外衣,然后伏在池边去试水温,柳腰轻折,红色的薄裙贴在身上,曲线毕露。 

  夏浔心里怦然一动:“糟糕,关于沐浴……张十三没说那么多啊,她不是要陪我沐浴吧?” 

  “好啦少爷,水温正合适。” 小荻姑娘直起腰,转身冲他甜笑,看着她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夏浔心中的犯罪感油然而升,精神立即得到了升华:“坚决不可以!她还小呢,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干出拔苗助长的事呢?……” 

  夏浔咳嗽一声,故意板起面孔,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君子嘴脸道:“好了,你可以出去了,少爷自己会沐浴的。” 

  小荻惊奇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想笑:“你有毛病吧?当然你自己洗,有手有脚的,你不自己洗,难道还要人家给你洗呀?真是的,我出去啦,你洗完了叫我!”说罢,就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和几个下人跑到外面五角小亭里,叽叽呱呱地摆龙门阵去了。 

  夏浔短暂地哀悼了一下自己的伟大情操,便讪讪地宽去小衣迈进了水里。 

  因为这些天他一天要洗几遍澡,身上洁净的很,所以这个热水澡洗得很快。沐浴完毕,浑身清爽,夏浔穿上小衣后扬声呼唤,小荻才跑回来,给他梳发盘髻,束衣冠带。 

  夏浔换了件粉色缠枝莲暗花缎的道袍,长发挽一个道髻,再汲一双柔软的蒲草织的很精致的草履,一步三摇地出了浴室。 

  站在五角亭前,望着园中优美的景象,他似乎找到了那么一点杨家主人的感觉,可是一想起张十三那班藏在背后支配着自己的锦衣秘谍,他的脸色又微微地沉了下来…… 

  晚膳非常丰盛,杨府里唯一有资格陪少爷一起吃饭的人就是小荻,这是她从小就有的特权,杨氏父子对肖氏父女的确是以一家人相待的。可是此刻小荻坐在夏浔下首,却像个受气的小女奴,她手里捧着一个比她巴掌还要小一些的饭碗,挟一片薄薄的苦瓜,扒一小口米饭,再苦着脸望一眼自己面前那盘诱人的鸡翅,悄悄咽一口唾沫…… 

  难怪她话突然变少了,原来是…… 

  夏浔实在看不下去了,终于忍不住说道:“想吃就吃啊,又没人挡着你。” 

  “不要……” 小荻依依不舍地向鸡翅行注目礼:“人家正在减肥,吃多了就瘦不下来了。” 

  夏浔笑道:“你也不算很肥啊,减的什么肥,你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东西才行。” 

  “不算很肥?那就是真的有点肥了?” 小荻马上抓住了他的语病,她狠狠地挟了几筷子青菜放到自己碗里,又悲愤地望了一眼烧得色香味俱佳的鸡翅膀,恨恨地道,“我就知道,你一直记恨人家小时候笑话你是个小胖子的事,你想报仇哇,少做春秋大梦了,你看着吧,我一定能瘦下来,哼哼!”说着她便眼不见为净地跑了出去。 

  夏浔持箸轻笑,他开始有些喜欢这个地方了。

  可惜,美梦总是容易醒的。独自一人享用了丰盛的晚餐,家人又奉上一杯香茗,夏浔手捧茶杯,翘着二郎腿刚刚坐到椅上,一声愤怒的、极具穿透力的怒吼声便传进了他的耳朵。 

  毫无疑问,能用一张樱桃小嘴,发出大嘴怪一般的恐怖声浪的,放眼整个杨府,除了自己的贴身丫头小荻还能有谁?夏浔不禁有点好奇:这个小丫头又怎么了? 

  天井里搭着架子,架子上藤秧攀爬,遮荫蔽日,这是个夏日乘凉的好地方。一串串还未成熟的葡萄沉甸甸地悬在架子上。葡萄架下,小荻和张十三对面而立,张十三一脸不屑的冷笑,而小荻则气唬唬的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要不是有两个丫环死命地拉着她,她就要用那尖尖的指甲去挠张十三的脸了。 

  夏浔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出了什么事,你们在吵什么?”夏浔板起脸道。 

  小荻一见他便告状道:“少爷,人家可没招惹他,我好端端地在这儿坐着,是他自己不小心,冒冒失失地撞上来,撞洒了人家的酸梅汤,只不过溅到他衣襟上一些,他就一把打翻了人家的碗,还说我……说我……” 

  张十三背负双手,淡淡地道:“我说的难道不对?少爷宽待下人那是少爷的事,可下人要有下人的觉悟,窖里的藏冰也是你能享用的?满世界的打听打听去,哪户人家的婢子替主人管着东西,未经主人允许就敢擅自取用的。” 

  小荻面孔涨红,怒道:“我不是……我不是……” 

  张十三晒然道:“你不是甚么?难道你不是杨府的奴婢,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杨府的大小姐了?” 

  小荻气极,大声道:“我取用窖冰怎么了?少爷从来都不说我的,几时轮到你来管?你到杨家才几天,我从小就跟着少爷的,要管我也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张十三气定神闲,他眼皮一抹,转向夏浔,沉声道:“少爷,咱杨家的家业越来越大,府里的下人仆役们也会越来越多,有些事情是该立下规矩了,要不然以后下人们一个个都目无主上,那还得了?无规矩不成方圆,肖荻擅取藏冰自己受用,目无尊卑坏了规矩,少爷不该再纵容她。” 

  肖荻有恃无恐,杨文轩虽是她的少爷,在她心中实在如同她的亲哥哥一般,她才不信自己哥哥会听了这个大混蛋的话处罚他。夏浔看了眼张十三,张十三嘴角噙着一抹冷笑,阴鹫的眼神里隐隐透出一股杀气。 

  夏浔的目光从张十三脸上垂落,落到他脚下那碗酸梅汤上。碗打碎了,酸梅汤淌了一地,地面上有几块晶莹的冰块,因为染了酸梅汁,在灯光下发出血红妖异的光,看着那几块染了血似的冰块,夏浔仿佛看到了一具凄艳的女尸在冰里边挣扎、呐喊,他的心里攸然一寒。

  夏浔叹了口气,缓缓道:“小荻,把冰窖的钥匙交给我。” 

  “甚么?” 小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惊讶地看着夏浔,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夏浔的脸冷下来,语气也更冷:“以后,你不必再管着府里的冰窖了。” 

  小荻的鼻翅急促地翕动了几下,雾气迅速氤氲了她的双眼。她强忍怒气从腰间解下钥匙,往夏浔面前狠狠一摔,转身就跑开了。 

  张十三趁机道:“少爷你看,她可有一点下人的规矩?主弱则奴强,要是人人都学她……” 

  夏浔没接话碴儿,他弯腰把钥匙捡起,举步向前走去。 

  张十三大怒,只是眼前还有几个下人在,实是不宜发作,他只得强压怒气,快步追了上去。 

  “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机会,把她贬离内宅?” 一俟四下无人,张十三立即怒声质问道,“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白白放过?混帐东西,你还真当自己是杨文轩了。” 

  夏浔一如往常的态度,恭谨驯服地辩解道:“十三郎,我自然明白你的心意,只是……杨文轩对她父女一向极为宠信,我若突然翻脸,岂不令人可疑?再者说,要把他们赶走,是怕他们看破我的身份,眼下来看,他们父女对我并没有起疑心,咱们又何必如此急切呢?再说,府中的大小事务乃至杨旭名下的各种生意,平素都是由肖管事打理的,我……我现在对这杨府里的一屋一舍、一草一木尚且不熟悉,如果贸然把他们父女赶走,各种事情我又捡不起来,岂不耽误了十三郎和冯大人的正事么?” 

  张十三脸上阴晴不定,半晌之后忽地嘿嘿一笑,拍拍他的肩胶,似笑非笑地道:“嗯,你说的也有道理,的确是我心急了些,那就暂时留着他们吧,明天肖敬堂会向你汇报帐目,你尽快了解仔细,然后把生意上的事情逐渐转移到我的手中,等咱们掌握了杨家生意的全部底细,再也用不着他们的时候……” 

  夏浔忙道:“那时再按十三郎吩咐,把他们远远地打发开去。” 

  张十三满意地一笑:“走吧,我带你前前后后的走一遭,先把这一屋一舍、一草一木都认个清楚……” 

  夜色深沉,夏浔静静地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如果这时屋里的灯光亮起,你就会发现,他依然穿得整整齐齐。 

  夏浔突然坐了起来,自腰间摸出一枚钥匙,就着清冷的月光,静静地看着,他的目光渐渐变得深沉、肃杀起来。手合拢,攥紧了钥匙,夏浔抬头望向窗外,窗外有一轮明月,皎洁无暇。 

  夏浔深吸一口气,轻轻一纵身,就像一只狸猫似的翻到了窗外。 

  窗外月朦胧,夜行人无踪。

  “爹,咱们回江南老家去吧。”小荻抹着眼泪,抽抽噎噎地道。 

  肖管事“噼呖啪啦”地拨着算盘珠子,头也不抬地问道:“又怎么啦?” 

  小荻委曲地道:“那个讨人嫌的张十三欺侮我也就罢了,现在就连少爷也……也帮着他欺侮我,咱们辞工回老家吧,少爷现在有了出息,不稀罕咱们了。” 

  肖管事呵呵一笑,顺手抄下一个数字,这才放开算盘,走向自己的宝贝女儿,笑咪咪地道:“少爷会欺侮你?爹信你的话才怪,一天到晚没大没小的不成规矩,少爷宠着你不说,还请了西席教你读书,你说哪家的奴婢丫头有这福气,丫环身子小姐命,还不知足啊?” 

  “就是他,就是他欺侮我。” 肖荻哽咽着把事情说了一遍。肖管事听了眼中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他捻着胡须沉吟半晌,轻轻叹息道:“女儿啊,你也不要觉得太委曲啦,不管那张十三是何居心,可这番话毕竟是没有错的,说到底,你终究是个丫环,少爷有少爷的难处,他也不容易啊,你现在长大了,要懂事,不要老给少爷添乱……” 

  肖荻不敢置信地道:“什么?爹你也帮他说话?” 

  她把眼泪一抹,风风火火地站起来:“我不跟爹说了,我去找娘,娘最疼我……” 

  “站住!” 

  肖管事把女儿按回椅上,眼珠转了转,忽然换了一副笑脸,坐在女儿旁边,拉住她的手,微笑道:“小荻啊,你也知道,咱们家少爷比老爷能耐大,这几年咱们家的日子越过越好,已经成了青州城里有名的富豪。去年少爷又中了功名,说不定呀,以后还能考举人、中进士,做大官儿…… 

  “你想想看,以后咱杨家得是个啥模样儿?到那时候,家里面仆从如云,深宅大院的,少了规矩能成么?就算那张十三不找你的麻烦,你以后还能像现在似的无拘无束?不能恃宠而骄啊。我看呐,等少爷成了亲,少夫人一进门儿,咱这宅子里头有了主事的人,你就更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没大没小的了,少爷再疼你,还能亲过少夫人去?” 

  肖荻眨眨眼,不吱声了。 

  肖管事又语重心长地道:“小荻呀,现在比不得你小时候了,少爷的地位越来越高,规矩自然越来越大。以后有了夫人,再生了小少爷小小姐,你还能一直这样?那时你和翠云丫头她们有什么两样?想要少爷疼你、在乎你,你就得照爹和娘跟你说的那样,努力去做少爷的女人……” 

  小荻嘟起了小嘴儿:“爹,你又来了。少爷一直当我是妹妹的,我也当少爷是亲哥哥啊。” 

  肖管事捻着胡须笑咪咪地道:“少爷现在当你是妹子,等你和少爷好上,将来再生了娃儿,还能当你是妹子?” 

  小荻又是一个哆嗦,忙不迭地拍着身上的鸡皮疙瘩,窘态嗔道:“爹,你说什么啊,还要和少爷生孩子!听起来好怪的,爹你别说了,人家身上越来越冷。” 

  肖管事怒道:“你这个臭丫头,都是少爷把你惯坏了,成!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是该说门亲了,明儿我就让你娘去给你说门亲事,嫁得远了爹还不放心,你看咱们府上的大牛怎么样,要不然就二楞子?” 

  小荻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不要不要,爹都找的什么人呐,人家不喜欢他们。” 

  肖管事瞪起眼道:“高不成低不就的,你想找什么人呐?也就少爷不把你当下人,搁在外面,以咱家的身份,你还想嫁个多么中意你的好人家?嫁别人你看不上,少爷呢,你又不喜欢……” 

  小荻撅嘴道:“谁说我不喜欢少爷啦,可我不是那种喜欢啊。” 

  肖管事摸摸脑袋,迷惑地道:“那种喜欢,哪种喜欢?” 

  小荻茫然道:“我说不上来,不过……不过就是不是那种喜欢啊。” 

  她乜了父亲一眼,大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爹干嘛非要让我嫁给少爷啊,是不是因为……少爷有钱有势,所以老爹你……哼!” 

  肖管事怒道:“放屁!你老子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 他叹了口气,又道,“其实爹和你娘原来也没有这个想法,别说少爷在应天府老家自幼就定了亲事的,就算没有,青州城里多少大户人家都想跟咱们杨家攀亲呢,你比得过人家的千金小姐?少爷要娶亲,怎么也轮不到你的。自打去年秋闱少爷得了功名,有了纳妾的资格,爹才起了这份心思。你要真跟了少爷,少爷能不疼你、能给你气受么?你得空儿好好想想爹的话,要是你实在没那个意思,爹也不会勉强你的,随缘吧……” 

  冯西辉的住处比较偏僻,左右没有什么人家。

  夜色深沉,一道人影轻盈地翻过冯西辉家的院墙,在右边卧室的窗子上轻轻叩了几下。片刻之后,灯亮了,一个魁梧的身影拿起油灯,慢慢向堂屋走去。起了门栓,打开房门,外面那道人影一闪而入,掌灯人探头向月光如水的院子里看了一眼,又将房门重新关上。 

  须臾,卧室中灯光重又亮起,两个人据桌对坐下来,坐在冯西辉对面的,赫然正是张十三。冯西辉为张十三斟了杯凉茶,向前轻轻一推,微微蹙眉道:“怎么此时过来,那神秘刺客还没有消息,务必得保证他的安全才是。” 

  张十三道:“外宅安排了护院,夏浔也没有住在杨文轩以前惯住的寝室,以那刺客手段,不会冒失动手的。再说,‘杨文轩’今日回府的消息恐怕他还不知道,如果他一直辍着我们,知道我们的一切行踪,早在卸石棚寨时他就该动手了。” 

  冯西辉沉声道:“小心无大错,从明天起,你务必时时守在他的身边。” 

  张十三阴阴一笑道:“总旗放心,就算没有你的吩咐,我也会对他看紧一些,这个小子,有些不好摆布呢。” 

  冯西辉动容道:“怎么,有什么不顺利?被人识破马脚了?” 

  张十三道:“那倒没有,只有肖管事刚见到他时曾微露异色,不过也没看出什么,其他人更没问题了。” 

  冯西辉微笑道:“那就好,他既能瞒过杨府下人,要骗过别人的把握就更大了。” 

  张十三冷冷地道:“瞒过别人的把握是大了,但是这小子的脾气也渐长了。自打回到青州,进了杨府,这小子就有些飘飘然了,若非顾全大局,今晚我真想让他尝尝我张某刑讯犯人时的手段!” 

  冯西辉蹙眉道:“怎么说?” 

  “今晚我故意向肖管事的女儿找碴,给他制造机会,可他居然不肯照办。”张十三把今晚发生在杨府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冯西辉听罢呵呵笑道:“一个贱民,一朝春风得意,到了这锦绣之城,入了那富贵人家,忘乎所以、得意忘形才是人之常情,你无需在意,他越是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杨旭,那么扮的就会越像,与我们的大事是有利无害的。” 

  张十三蹙眉道:“不过……他不驱逐肖氏父女,咱们的事就不好办了。杨家的帐务一直掌握在肖管事手中,这个姓肖的对杨旭又是忠心耿耿,有他在,咱们想把杨家的财产转移到咱们名下是办不到的,就算让夏浔下令,如此不合情理的要求,姓肖的也不会听从,而且还会生起疑心,说不定会以为咱们胁迫了他家主人。” 

  冯西辉道:“急什么,沉住气,眼下先办好大人的事,你还怕那小子能跳出咱们的手掌心不成?” 

  张十三想了想,展颜笑道:“大人说的是,是我心急了些。” 

  冯西辉沉声道:“杨家的万贯家私不会长了腿跑掉的,夏浔只是我们手中的一个傀儡,就凭他那张供状,他就得乖乖听凭我们摆布,要把杨家的财产弄过来,随时都可以。不过要是把大人的差事办砸了,有钱挣也没命花,懂么?” 

  张十道苦笑道:“当然懂,可是我们在青州已经待了这么久,我都快要忘了应天府是什么样子了,也不知大人何时才会动手。” 

  冯西辉神秘地一笑,压低声音道:“应天府已经来人了。” 

  张十三大吃一惊:“已经来人了?他在哪里,对咱们有什么交待?” 

  冯西辉摇头道:“还没有,他是通过咱们锦衣卫的联络方式通知我的,只告诉我他已经到了,要我随时听候他的指示。至于此人姓甚名谁、身在何处,我目前还一无所知。” 

  张十三是罗佥事的亲信,罗佥事派了人来,没有与他取得联络,他心中已经有些不舒服,又见那人藏头露尾,如此诡秘,不觉抱怨道:“怎么搞的这般神秘,难道佥事大人派来的人连咱们也信不过?” 

  冯西辉道:“不能这么说,如此大事,谨慎一些是应该的。” 

  他喟然一叹,感慨地道:“相当初,我锦衣卫威风八面,纵横天下,何等威风?可惜,毛骧、蒋瓛两位大人先后横死,皇上又撤消了我锦衣卫缉捕、刑讯、论罪的权力,自此我锦衣卫一蹶不振,本来是永无出头之日了,幸亏……幸亏还有佥事大人在。” 

  说到这里,张十三脸上也露出激动的神情:“是啊,我锦衣卫当初还是御用拱卫司的时候,就派遣出了大量的密谍,以后陆续增加,这些密谍又发展了许多人员,他们现在到底有多少人,都是些什么人,只有在任的锦衣卫指挥使和罗佥事知道,就算皇帝陛下也不知其详。 

  “毛骧、蒋瓛两位指挥使大人身遭横祸,先后暴毙,许多机密都来不及交待,也幸亏如此,唯一掌握秘谍名单的人便只剩下佥事大人了,佥事大人手中还掌握着这支秘密力量,重振锦衣卫才有了一线希望。” 

  冯西辉沉声道:“正是,毛骧指挥使因办理胡惟庸谋反案而起,蒋瓛指挥使因办理蓝玉谋反案而起,锦衣卫两度辉煌,与此莫不相关。说穿了,咱们锦衣卫就是皇上手里的一把刀,皇上若不想杀人,咱们这把刀就没有出鞘之日,我锦衣卫要想东山再起,就得皇上再起杀心。佥事大人既然派了人来,就说明快要动手了。只要咱们多给齐王炮制些造反的证据,时机得宜时,佥事大人发动那些暗谍秘探们把声势造大,咱们就一定能东山再起。” 

  张十三的脸庞涨红起来:“虽说咱们已给齐王下了许多套儿,不过若以此为柄,恐怕还不足以致其死地,皇上杀人眼都不眨,但是对皇子们的疼爱,却已到了宠溺无加的地步啊。” 

  冯西辉微微一笑:“放心吧,佥事大人算无遗策,一定还有后着的。何况,佥事大人本就没有寄望于皇上会对齐王殿下痛下毒手,齐王做事再荒唐,皇上也不会相信齐王会造反,佥事大人其实是把宝押在……” 

  他的身形微微前倾,盯着张十三的眼睛,轻轻吐出三个字:“皇、太、孙……身上!” 

  张十三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失声道:“难道……皇上已经……” 

  冯西辉竖指于唇,张十三立即噤口,冯西辉微微垂下眼帘,淡淡地道:“皇上春秋已高,近来每多疾病,社稷为重,国柞第一,有些事,是要未雨绸缪的……”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