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一)1

时间:2013-06-05 09:23   来源:中国台湾网

  林妲知道詹濛濛是个行动派,既然说了追蓝总,那一定会付诸行动。不过她还真想不出来詹濛濛怎样才能接近蓝总,总不能闯到蓝总办公室去追吧?

  但没过几天,詹濛濛就向林妲报告:“我要跟蓝总见面了!”

  “这么快?我正在纳闷你追蓝总要怎么开头呢。”

  “呵呵,开头还不简单?就这样开头了!”

  “谁给你们搭的桥?”

  “是啊,除了她还能是谁?”

  “她给自己的爸爸做媒?”

  “不好吗?这是新时代的‘孝’,懂不懂?像之前什么割股救母、卧冰求鲤的都过时了,现在满大街的鱼肉摆着卖,谁还稀罕子女割块屁股肉炖汤给老母喝啊?”

  “那个‘股’是屁股吗?”

  詹濛濛扑哧一笑:“我就知道你这个书呆子不解风情,又要为一块屁股肉大搞科研。我知道那个‘股’不是屁股,是大腿,故意说错逗你乐呢。我的意思是:时代不同了,在当今这个物质生活丰富的年代,孝顺的内涵也要跟着改变,不再是割自己的肉给父母煮汤喝,而是从精神上、心灵上关心他们。我说你呀,也应该向露西学习,给自己的妈妈找个老伴。”

  林妲并不排斥子女为父母介绍对象的做法,如果她认识合适的人,她也会亲自介绍给她妈妈。只不过她生活圈子有限,没接触过什么配得上妈妈的男人。

  现在她感到惊讶的不是露西会为自己的父亲介绍女朋友,而是露西会为自己的父亲介绍年龄相差这么远的小女生,如果成功,詹濛濛就成了露西的后妈,那多尴尬啊!

  看来她的思想还是不够解放,人家露西到底是喝过洋墨水的人,能接受一个比自己小一轮的后妈。

  她好奇地问:“你和蓝总约了在哪里见面啊?”

  “当然是在露西家里。”

  “在她家见面?”

  “那你说还能是在哪里见面?总不能一开始就去旅馆开房吧?”

  “呵呵,你要是跟蓝总约会,肯定是约在他的大豪宅了。”

  “那也不能一开始就去他的豪宅幽会呀。”

  “那倒也是,假模假式地也要走个过场吧。”

  “就是。”

  “你们和蓝总什么时候见面呀?”

  “就这个31号,露西家的新年家宴。人家可是全盘西化了的,新年转钟的时候,要抱住身边的人亲嘴,以表热情与庆祝。我准备站蓝总旁边,新年钟声一响,他第一个亲到我!他要是不好意思,我可以先亲他,就怕把他搞得太激动,心脏病发作了,那就糟糕了。”

  “他有心脏病?”

  “呵呵,就这么顺口一说。我查过了,他没心脏病。”

  “算你运气好。”

  “这叫运气好?你没听说现在最抢手的男人就是“有心脏病的富翁?”

  “哈哈,你是想一嫁过去就当寡妇吧?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在巴望人家早死,太没人性了。”

  “我可没巴望他早死,至少不能早过领结婚证那天。”

  两人笑了一阵,林妲问:“既然是露西家的家宴,那你怎么好去?”

  “我怎么不好去?等这事一成,我就是她的后妈,她最好现在就开始讨好我!”

  “但是——”

  “刹车!刹车!我知道你这个‘但是’后面是什么,别说出不吉利的话来!”

  她吐了下舌头,笑了。

  当天晚上,妈妈告诉林妲:“差点忘了,露西请我们三个去她家吃年夜饭。”

  “是不是31号?”

  “是啊,是公历年的年夜饭。露西说她一开年就要回美国了,不能和我们一起过春节,只好在一起过元旦。”

  “但濛濛说那是露西家的家宴。”

  “家宴?露西没这样说呀,如果真是家宴,她干吗请濛濛?”

  “因为她想给她爸爸做媒。”

  “做媒?给她爸爸和濛濛做媒?”

  “呵呵,够前卫吧?我以前想到你和陶沙,总觉得年龄上有点怪怪的,但人家露西就不同,她都敢介绍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姑娘给自己的老爸,这不等于是在给自己找后妈吗?”

  妈妈一笑:“也不见得就是露西在给自己的爸爸介绍女朋友吧?说不定是濛濛自己在那里一厢情愿,不然的话,露西干吗请我们?”

  “露西可能怕她爸爸不好意思吧。”

  “难道露西没告诉她爸爸介绍朋友这事?”

  “有可能,说明蓝总并不是对濛濛情有独钟,而是他女儿在从中撮合,”林妲诡秘地一笑,“我明白了,她不是想把濛濛介绍给她爸,而是想把你介绍给她爸!”

  “瞎说什么。”

  “真的,我觉得很有这种可能。露西对你印象可好呢,再说你和她爸年纪又相当。”

  “相什么当啊!人家不是说了吗?男人不管到了哪个年纪,都想娶20多岁的女生。”

  “也不是每个男人都这样吧?妈妈,这次好好打扮一下,一定要把濛濛比下去!”

  妈妈笑起来:“呵呵,看你说的,好像我对那个蓝总多么有兴趣似的。”

  “你对他没兴趣?”

  “认都不认识,会有什么兴趣?”

  “这次一见面,不就认识了吗?”

  “那我干脆不去了。”

  林妲急了:“要去要去!不去不行!你不去,我也不去了。”

  她是很想去,倒不是想去凑那个热闹,而是真心希望妈妈打败濛濛,赢得蓝总的青睐。最后嫁不嫁,那是另一回事,但能够在情场上打败一个对手,而且是一个比自己年轻的对手,那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但她不好这样说,知道这样一说,妈妈就肯定不去了。

  她想去露西家的另一个原因,是想见到陶沙,因为这几天他一点音信都没有,她厚着脸皮给他打过一次电话,但他关机了。留了言,但他也没回。她也不好意思再用别的方法联系他了。

  妈妈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爽快地说:“好,我去,舍命陪君子。”

  “不对哦,应该是我舍命陪君子。”母女俩相对视大笑。

  三十一号那天,赛蒙开车来接她们三人,情绪好像比上次好了一些。

  到了露西家,蓝总还没到,说临时有点事拖住了,不过一定会在开饭前赶到。

  几个人都到娱乐室去K歌,林妲想去厨房帮忙,但被妈妈拦住了:“露西请了人来做饭,不用去厨房帮忙。”

  林妲觉得很奇怪:“就这么几个人吃饭,干吗要请人做饭?”

  “不请人谁做呢?露西和赛蒙都不怎么会做饭。”

  “陶沙可以做呀,上次不就是他做的吗?以前不是每次都是他做的吗。”

  妈妈四下望了一下:“今天怎么没看见小陶呢,是不是有什么事拖住了?”

  她装作上洗手间的样子,到处转了转,还是没看见陶沙。她还转到厨房去看了一下,看见几个戴着高高的白帽子的人在那里忙碌。

  她郁闷地往娱乐室走,半路上碰见赛蒙,笑嘻嘻地问:“是不是在找陶沙呀?”

  “我找他干吗?”

  “那你跑厨房去干吗?”

  “看看需要不需要帮忙。”

  赛蒙仍旧笑嘻嘻地问:“是不是很失落呀?”

  她反驳说:“失落的应该是你!”

  “我为什么要失落?”

  “因为露西把濛濛介绍给蓝总了。”

  “是吗?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没听说过的事多着呢!”

  “这肯定又是濛濛在那里做春秋大梦,我才不信蓝总会看上濛濛呢。”

  她讥讽说:“你们男人不是老老少少都想娶二十多岁的女生吗?”

  赛蒙呵呵笑着说:“想娶二十多岁的女生也不等于就一定是想娶濛濛啊,你不也是二十多岁吗?”

  “你少跟我打嘴仗,还是做好准备,跟蓝总竞争吧!”她不理他了,径直往娱乐室走。

  他跟在后面,小声说:“我看你找得辛苦,就发个善心告诉你吧,陶沙回美国了。”

  她站住了,转过身:“回美国了?为什么?”

  赛蒙耸耸肩:“他没告诉你?”

  她恼怒地说:“他告诉我干什么?”

  走了几步,她又站住脚,回过身来问:“他跑回美国去干吗?”

  “回去陪儿子过新年。”

  她眉毛一扬:“他哪有儿子?是他的教子吧?”

  “不是教子,是儿子。”

  “你是说陶妈的那个儿子吧?”

  “是啊,就是那个痴呆儿。”

  “人家不是痴呆儿,是自闭症。”

  赛蒙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这都是他告诉你的吧?”

  “是又怎么样?”

  “你就信了?”

  “他是个老实人,不会骗我的。”

  赛蒙不答话,只意味深长地笑,笑得她心里发毛,转身跑掉了。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