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自序:电函中的历史

时间:2013-03-08 11:32   来源:中国台湾网

  陶英惠

  【摘要:蒋冯二人之分合,影响民国政局至巨,其中有关两人公私来往函电,颇具史料价值,但如果不加以详细的注解,实在难以说明他们二人之间交往的真相。辑注者陶英惠教授,任职于‘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为这批函电作注目的在理出一条清晰可辨的脉络,帮助读者在阅读时,对蒋冯二人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并对治中国现代史者,提供一份难得的资料。”】

  我对蒋介石、冯玉祥两人,并未作过深入的研究,十多年前,忽奉《传记文学》杂志社刘绍唐(宗向)社长之邀,着手辑注蒋介石、冯玉祥两人公私来往函电,可以说是非常偶然的。

  绍唐社长素来热心于近代史料之搜集、刊布;由于他曾在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工作过,所以对于蒋介石的资料更是特予留意。有关蒋介石的生平言行,经其亲自核定刊行最早的有两种,一为1931年冬刊行的《自反录》,一为1937年春出版的《民国十五年以前之蒋介石先生》。就史料价值言,前者远较后者为珍贵。如《自反录》第二集,收录了1926年夏至1931年冬大量的重要文件,在这五年中,正值北伐、编遣会议不欢而散、西征武汉桂系、讨伐唐生智、冯玉祥称兵反抗中央、阎锡山汪精卫冯玉祥李宗仁等大联合、中原大战、扩大会议、以及广东成立国民政府等重大事件,接连不断的发生,蒋介石如何应付、处理这些事件的原始函电,都完整的收录在这一集中,其史料价值之高,自不待言。可是上述两部书,自初次印行后,坊间曾再次排印过《民国十五年以前之蒋介石先生》,至于《自反录》则没有人注意,既未再版行世,也乏人征引用作研究资料,何以致此?令人有些费解!

  1992年初,绍唐社长告诉我,他托美国的友人代为复印了一套《自反录》,想要影印出版,广为流传,以弥补其不被重视的遗憾,并嘉惠史学界的学人;但是复印件的书边处,偶有因为厚度的关系未印清楚,甚至漏印一行,托我代为检查补订一下。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我曾数度到孙逸仙博士图书馆为之查对,也曾就近代史研究所庋藏的微卷加以核对。该书内容有文电、函札、计划、建议、演讲等,细读之下,发现其中颇多性情之作。蒋介石在手书自序中说是“以为朝夕自反之资”,并未公开发行,所以流传不广。

  1998年1月中旬,绍唐社长又寄来一册影印的《蒋冯书简》,嘱代为增补整理。我因为看过《自反录》,觉得与《蒋冯书简》两相对照,可以理出一条清晰的脉络,很有意义,因与绍唐社长商定:将两人来往函电,依照时间先后顺序排列,将已搜存者先在《传记文学》发表,并继续公开征求两人来往的函电,尽量求全。因为仅靠《自反录》与《蒋冯书简》,定有太多的遗漏。我于是再就《冯玉祥日记》、《冯玉祥选集》以及当时有关的报章杂志等,扩大搜寻范围,并到国史馆抄录大溪档案中之相关函电。这时适逢小儿俊安及儿媳林淑慧,趁耶诞假期自美返台省亲,也陪著我去国史馆,我选好后,交他俩抄录,颇有所获。经过多方增补后,虽然仍不够完整,但已经有了相当可观的成绩。1998年12月,绍唐社长便在《传记文学》第七十三卷第六期开始连载,并吁请读者、专家就所藏所见者随时予以增补;俟搜集有相当数量后,再编为专书,当作民国史上一项重要史料。不料这时绍唐社长的健康出了问题,《蒋冯书简新编》只刊出了四期,他即于2000年2月10日,以肝肿瘤病逝三军总医院。俗语说“人亡政息”,在所难免,连载的事,因之中断。而《自反录》之出版,更是胎死腹中。

  不久,《传记文学》改由世新大学成嘉玲、成露茜女士接办。2000年11月29日,我到东吴大学参加其百年校庆所举办的学术研讨会,《传记文学》杂志社编辑部邱庆麟先生到会场拉稿,我告以《蒋冯书简新编》尚有存稿在社中未曾发表。邱先生转告成社长后,自七十八卷第三期起恢复陆续刊载,直到2005年4月第八十六卷第四期,全部刊载完毕,前后共刊出三十六期。

  成社长在恢复续刊的编者按语中,点出了该书的重要性,特照录如下,除可供读者参考外,并藉向成社长表达感谢之忱。其按语云:

  “在中国近现代史军阀混战中,蒋介石与冯玉祥可谓独步鹰扬于当时,两人手握重兵,各据一方,互为犄角。同时两人为了本身的利益,始而订交,进而结盟。在长达二十多年的交往当中,两人别具怀抱,时而兵戎相见,时而握手言和;可以说是恩怨不断。

  蒋冯二人之分合,影响民国政局至巨,其中有关两人公私来往函电,颇具史料价值,但如果不加以详细的注解,实在难以说明他们二人之间交往的真相。辑注者陶英惠教授,任职于‘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为这批函电作注目的在理出一条清晰可辨的脉络,帮助读者在阅读时,对蒋冯二人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并对治中国现代史者,提供一份难得的资料。”

  在全文刊载完毕后,又有幸获得蔡登山先生的重视,并无私的代为安排出版事宜,使刘绍唐社长最初辑录蒋介石、冯玉祥两人公私来往函电的愿望,得以完全实现,更是一项偶然。特向蔡先生敬致由衷的谢意!美中不足的是刘绍唐社长最早就想影印出版《自反录》的心愿,恐怕再也无由实现。就对也曾参预其事的我来说,内心不免有些若有所失!

  陶英惠 谨识

  2009年2月16日于南港“中研院”近史所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