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一九二九年

时间:2013-03-08 11:21   来源:中国台湾网

  冯玉祥呈中央党部、中央政治会议及蒋主席否认通俄寒电(一九二九年四月十四日)

  国急。南京中央党部执监委员会、中央政治会议、国民政府蒋主席钧鉴:顷有人故意捏造苏俄东方政治分会二月十日致驻外各领事政治分会及军事分会训令一件,其内容对于各国对华外交之大纲,及对于中国现时政局,皆有极精密之计划与步骤。兹谨译录,电呈如次:(甲)对于中国现时政局之部之第四条云:冯玉祥可于相当条件之下,与俄国合作,凡在伊势力所及之各省无产阶级,皆愿为俄助,而新疆蒙古各政府,均已在范围,冯如知此内幕,必愿与俄提携。(乙)其第七条第三项云:“冯俄协商之下,进行顺利,将来一切军事,均由伊负责,但受莫斯科军事之指导。”

  其大要计划如左:①冯玉祥应准备向天津浦口双方发展,②集合大队于山西边界,山西到手,则置军队于南口,以与蒙古联络。鲍罗廷已收到助冯之命令,其第一批军火,应于三月十五日由新疆兰州送到。③俟双方条件议定,即责成哈巴考斯分委员会,向蒙古汉口广东各处设法,接济军火。新疆兰州方面之接济,应归新疆军事领袖及吾俄塔什堪委员会管理。关于属冯各省麦粉、玉米及各种杂粮之接济,已责成塔什堪委员会筹备矣。其分布法,则由吾俄自派将员办理,以资宣传。(丙)第七条第四项第三节云,按局势之若何,使冯以武力解决山东问题等语。

  查此项丧尽天良之捏造品,非帝国主义者所为,即亡中国者所为,俾中国内乱一开,可遂其侵略之阴谋,获得渔人之利益,二者必在其一,可断言也。以上所开,仅系就对于玉祥有关系之一部,其他姑从缺略。诚恐全文录出,又生谣言而增玉祥之罪戾也。惟玉祥既为中国人,只知救护中国,自信绝不受任何国家之利用,以贻国家之戚,亦绝不受任何国之援助,以冀扩充地盘,耿耿此衷,可誓天日。但近来因上项伪文之发现,遂有藉此诬玉祥为通俄者。为此恳请迅派负责大员,彻查究竟,以求水落石出,则不仅玉祥个人感激,国家前途,于有赖焉。临电不胜屏营待命之至。惟此项文件,亦系要人所示于人者。合并陈明,冯玉祥叩寒。

  (一九二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申报》,第五版。)

  【注】据一九二九年四月三日《冯玉祥日记》云:“十一点,与邵力子谈何成浚在平集合旅长以上官长密谈,诬我联络苏俄,破坏中央,请其电蒋报告。”(第二册,第606页。)

  蒋主席致冯总司令马午电(一九二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潼关冯总司令转马云亭(福祥)、邵力子同志勋鉴:密。皓(十九日)电祗悉。焕兄能出关东行,想尊恙已可勿药,无任欣喜;如能即日来汉面叙一切,尤所盼祷;否则,日内约赴湘一行,一星期后即可回京,或在京相晤亦可也。编遣会议拟五月十日召集,中央全会拟五月二十日召集,已电中央商酌矣。特闻。弟中正。马午。十八年四月。

  (《自反录》,第二集,卷八,第772页。)

  【注】蒋介石再三邀冯玉祥相晤,冯玉祥之拒不见面,据其一九二九年四月十九日日记云:“马福祥、邵力子来,请余到汉口或郑州。余言,余一向主张,凡事皆应到中央办理,庶遇事不至莫明(名)其妙,自无雍阏之虞。吾与蒋一旦离开,便有人挑拨离间,淆乱黑白,既不利国,复不利己。所以去年北伐成功以后,首先入都,为他人倡。但余既至而谣仍不息,良可叹也。马言,余能与蒋早晤,谣言自息。”(《冯玉祥日记》,第二册,616-617页。)

  蒋主席复冯总司令养电(一九二九年四月二十二日)

  (衔略)急电诵悉。我兄为国热诚,遐迩信赖。我辈患难与共,相知尤深。此等伪造文字,故意挑拨,显系别有作用。同人均甚明了,我兄幸勿置怀也。弟中正叩。养。

  (《国闻周报》,第六卷,第十六期,《一周间国内外大事述评》,第2页,一九二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出版。)

  【注】所述“伪造文字”,可能为何成浚指冯玉祥联络苏俄事。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