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一、“团派”杯葛陈立夫、“政学系”张群受池鱼之殃

时间:2012-10-23 16:14   来源:济南时报

  一、“团派”杯葛陈立夫、“政学系”张群受池鱼之殃

  一九四八年五月二十日蒋中正先生及李宗仁将军在南京分别就任“中华民国”“行宪”后的第一任正、副“总统”。

  五月二十四日原任“行政院长”张群(岳军)辞职,“蒋总统”改提张“内阁”的原任“副院长”翁文灏先生继之。

  先是,在五月六日国民党中常会与政治会议都已经议决,提名张群院长组织“新阁”,并预备交付将在五月十六日新召开的“立法院大会”予以同意通过。

  从五月六日到五月二十四日,在这短短的十八天里,新任“行政院长”的人选由张群改为翁文灏,其过程实为曲折复杂,乃是种因于一场惊天动地的国民党内的重大政治斗争。

  张群在一九四七年四月十八日组阁,当时是“训政时期”,尚未“行宪”,是由国民党三中全会所通过的。可是在一九四八年五月“行宪”后,新的“行政院长”照新颁布的“宪法”,是由“总统”(蒋中正)向“立法院”提名,并非如“训政时期”之由党总裁(蒋中正)交由中常会及政治会议议决后,向国民党的中央委员全体会议提出。

  在一九四八年一月所选出的第一届“立法院”中,共有七七三名委员,其中二陈兄弟所领导的“CC”则占了五百名以上,也就是说“CC”对新“阁魁”人选拥有决定权。

  在五月六日国民党中央提名张群“组阁”之同时,也提名了陈立夫出任“立法院副院长”。此两案在提名时,需要交由国民党的中常会与政治会议讨论。在元老们居多数的这两个会议中,反对陈立夫者为多数,而张群则是政通人和,轻易过关。

  可是两位一旦获得提名以后,便要交给“立法院”去分别票决,此时则张、陈两人在“立法院”中的支持度便正好与在中常会的支持度翻转了过来,成为陈立夫必然出线,而张群则要看“CC”的脸色了。

  因此在五月六日中常会里,两案之所以能够同时过关,是反陈派与拥陈派的政治妥协。反陈派放水让陈立夫获得国民党中央之提名在先,而拥陈派则需要在其后“立法院”里放水让张群顺利过关去“组阁”,以为回报。否则以中常会中反陈立夫者占了“十之七以上”,陈立夫是无法获得国民党中央提名去出任“立法院副院长”。

  既然双方在五月六日做了妥协,为什么“CC”五月二十一日的假投票时要反对张群,力捧何应钦呢?那是因为在五月十七日下午选举“立法院副院长”时,“CC”的政敌“团派”另推出傅思义“委员”与陈立夫相抗。“CC”既然占了七分之五的“委员”总数,当然有足够力量来支持陈立夫当选,有惊无险,可也“费力甚多”,因此“CC”当然认为反陈派没有履行五月六日的政治协定,是悔诺在先。再加上选举当天蒋氏夫妇走避无锡,去游太湖,更使“CC”群情大哗,连陈立夫本人都认为蒋先生对他“不够支持”,在假投票前数小时当面向蒋先生呛声。因此为了要替陈立夫讨公道,出口气,“CC”乃报复在张群身上了。可是反对陈立夫的是“团派”,张群则是“政学系”,是受了池鱼之殃的。此是“CC”怀疑蒋先生偏袒“团派”,乃对蒋氏表态,与之相抗,去公开杯葛张群,目的是要让蒋先生难堪。

  其实在五月十一日到十四日之间,当“团派”展现反陈之企图时,蒋先生不论在公开的宣传会报中,以及私下派蒋经国去向“三青团书记长”陈诚(辞修)将军提出了严厉的警告,都是支持陈立夫的。可是这种私下的行为,本来就不是陈立夫或“CC”所能得知,更何况并未奏效,因此使得“CC”及陈先生误以为蒋先生故意纵容“团派”来与他们相抗了。而且从事后蒋先生并未执行他对“团派”的严厉警告去看,我认为陈立夫及“CC”对蒋先生纵容“团派”的指责,并非空穴来风。我判断因为“CC”在“立法院”中一派独大,蒋先生才会拉拔“团派”的声势,以便从中驾驭也。

  在引述蒋中正先生的日记之前,我谨在此先依照赵先生的说法,引述陈立夫先生的自述,以便大家将两造的说辞去作相互比较也。

  陈先生说:“蒋先生胜利后要学民主,也要看看大家的真意,反正不如蒋公的意,他可以否决,其实他跟我说了,我就可以先安排,不必弄得事后的是是非非。”  

  赵先生说:“这段话想起来是针对大仁说的假投票。”

  今依照蒋先生在此十八天中日记有关此事之记载,按日期制表来记述事态的发展,因为在表格中无法将原文悉数抄录,只能予以节录,我乃将原文全抄附在本文之末,供大家参照。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