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五:“立法院”选举议长之提名决议案

时间:2012-10-23 16:11   来源:济南时报

  五:“立法院”选举议长之提名决议案,新政俱乐部(青年团)等仍主张其原定之童冠贤,而不选李培基,不胜悲戚。乃召立夫、健群来谈,严令其执行党的决议,其中复杂离奇,情形实不可思议,党员之失纪弃信,殊为痛心。

  也就是说在陈立夫入阁,不得继位“立法院长”,而蒋先生又要挑选一个外人李培基来做“院长”的时候,本来同属蒋先生嫡系,积不兼容的“CC”与“团派”,此时反而合作去共同杯葛李培基,共同推选“团派”的童冠贤与之相抗也。这是蒋先生事先没有计算到的变化,才会说“复杂离奇,情形实不可思议”的了。

  刘健群是“团派”在“立法院”的领导,后来也曾担任过“立法院长”。这是在五月十六日新“立法院”成立后,蒋先生很少有的把“立法院”中“CC”的领导人陈立夫与“团派”的领导人刘健群一齐召来面谈的例子。十二月二十四日蒋先生日记说:

  另召刘健群、吴铁城等切嘱其所属立法(委)员须照中央决议选举,及至下午五时选举结果,正院长为童冠贤,而非李培基,此为平生入党以来任党务后唯一之打击,从此本党等于破产,革命历史完全为若辈叛徒所卖,立法院亦无法维持矣。比诸四月间哲生不能当选副总统时之失败更惨也。何使党败至此,岂非余无能罔德之罪恶乎?余乃决心下野,非重起炉灶,另造干部,无以革命矣。

  三天后,蒋先生即下令预备辞职宣言之草稿,而且在一月二十一日,即距十二月二十四日不到一个月,蒋先生乃“下野”矣。

  新任“立法院长”童冠贤先生在一九四九年大陆撤守后,长居香港,不来台湾归队,当亦自知在此次选举中,他已大拂蒋先生之心意也。童冠贤属于“团派”,“CC”则超过全体“委员”之半数,若无“CC”之支持,怎么可能当选“院长”的呢?

  拙作《解析》中,以为陈立夫之从“立法院副院长”改为“行政院政务委员”,是出于蒋先生之惩处其时阻张群“组阁”一事,当有下述需要改正之处:

  (一)陈先生在一九四八年五月以假投票阻挡张群时,刚当选“立法院副院长”五天,所以在翁文灏继张群“组阁”时,仍为“立法院副院长”。

  (二)在七个月后,“立法院长”孙科继翁文灏“组阁”后,陈立夫才改任“政务委员”。因之拙文以为陈先生是翁“内阁”之“政务委员”是错的,多谢赵先生在补正拙文中的指教。

  (三)蒋先生在陈先生决定因为吴铁城而同意入孙“内阁”之前,已劝告陈先生不要竞逐“立法院长”。但当时蒋先生并无腹案安排陈立夫之出处,故自云“立法院正副院长”提名人选为最困难之事,到了陈立夫自愿入阁,则难题因之在五分钟内忽然解决也。

  (四)有趣的是,真正替蒋先生解决此难题的反而是张群,此由熊式辉之证词可以见之。今已可见到的“政学系”要角熊式辉先生之回忆录第六七七页,其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四日之日记说:

  下午赴吴铁城寓,与张群、张治中、卢作孚等复会谈。张群先言孙组阁受命经过,次及与党一致办法,须张治中参加,邵立子、陈立夫亦参加。……本晚,吴铁城、张群将赴沪与孙谈组阁事。

  此次会谈之参与者皆是“政学系”当时在南京之要人,时间在吴铁城答允出任孙“内阁副魁”前之十六天。由此可见陈立夫之参加孙“内阁”,虽由吴铁城出面向陈先生提出,最初之动议者,实为张群,而且是经由“政学系”要角们开会所认可者,并非如陈立夫之以为是吴铁城一人之盛意相邀,我判断可能陈先生也不知道“政学系”此次秘会之经过。

  五、小结

  因为读到了赵宝熙先生对拙作的赐教,我才去仔细阅读了蒋中正先生有关的日记,撰成此文,一方面以答赵先生,二方面也在对此次政争提出了较为详细的描述。

  蒋先生是当事人,一如陈立夫先生,其所记述者亦为主观。蒋先生批评陈立夫“狭隘不平”,只顾自己的立场等,其实蒋先生自己也犯了同样的毛病。例如在五月十七日下午“立法院”选举“副院长”一事,我同意陈立夫先生的看法,蒋先生之走避出京,是在暗中包庇反陈的“团派”,此由其日记有关此事之评语,是在检讨陈立夫之为人行事,并未深责“团派”,更且在事后并未实施其在事先对陈诚所提出来的警告,可知他对“团派”之反陈实为纵容也。不过,我在此也要检讨陈立夫及“CC”诸公的政治智慧。张群并非“团派”,是“政学系”,五月六日“中常会”之通过“张案”及“陈案”,是一个包裹性的相互承诺,“团派”对陈立夫的骚扰性杯葛,是与张群无关的,“CC”因之反对张群“组阁”,而与蒋先生公开反目,是不智之举。

  本文所记述的是在一九四八年五月到一九四九年一月之间,大约七八个月的国民党政府在南京之政局。此为内战失利,财经崩溃,蒋先生的政权岌岌可危之时。在这段时期内,蒋先生的日记是以军事方面为主,“立法院”及“行政院”之事务并非其主要之考虑。

  此外,在拙作中我提及洪兰友先生为“CC”“四大天王”之一,萧铮(青萍)先生为“四小天王”之一,承赵先生问及其他各位是何人?所谓的“四大天王”、“四小天王”是我在少年时听长辈们谈天时得知的,印象中赖琏(景瑚)先生是另一位小天王,先生在联合国秘书处工作多年后退休。至于其他各位,目前我已记不得长辈们说的是哪些人了,抱歉。不过,在大陆末期及来台初期,“CC”位居部院长者,除了二陈兄弟不列名其中之外,另有朱家骅、张厉生、谷正纲、张道藩、程天放、余井塘等人,推想其人选当在诸公之中也。

  最后,容我在此指出来一点,即迁台以后,先陈诚,后蒋经国,都是属于“团派”的。亦即蒋中正先生在国民党中央及“行政院”之重用“团派”,并且长期放逐陈立夫出国,应当是他身受“CC”控制了三个国会之痛苦。此即在一九四八年内七个月中间,“CC”先是杯葛张群,后是杯葛李培基,都使蒋先生为之深痛恶绝也。“CC”在台湾因为“万年国会”而在国民党中央犹有一席之地,但是也因之在政府中长期成为少数派,此现象之产生,是种因于一九四八年“CC”在南京政府末期之表现。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