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食权者的猎食方式·甘肃官场一扫而空

时间:2012-01-06 15:55   来源:中国台湾网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甘肃通省官员上下串通,连皇帝都敢忽悠,竟然长期作弊而没有被发觉。 

  王亶望还因收捐监生的工作干得出色,每年替政府省去白银一百几十万两,受到表彰,乾隆四十二年(1777)被调任浙江巡抚。王亶望钱捞足了,还得到了嘉奖。真是越贪越旺,越贪越升。 

  对于道员、督、抚之类的高官大员们来说,不仅有来自下属的“孝敬”,也可以卖官鬻缺,官越做得大,钱也就弄得越多。还有一些特殊的官职,比如管理盐务的盐运使、管理关税的海关道等,这些岗位都是官僚集团内部公认的肥缺,灰色收入通常是普通部门的许多倍,也是官员们打破头去争抢的目标。 

  接替甘肃布政使的王廷赞也不甘落后,前任的榜样力量是无穷的。他继承并发展了前任的实践经验,统一规定报捐时,各州县每名监生折收白银55两,除办公费4两外,再加2两所谓的“心红纸张费”。据不完全统计,在王亶望、王廷赞先后主持甘肃捐监的六年时间里,每年报捐人数约在4万上下。这一点连乾隆皇帝也叹为观止,他在事后总结道,“历年所捐监生不下数十万”。 

  如果以每名55两计,共折收捐监银两在1300万两以上。在这笔巨款中,确实有一小部分是拿出来采买粮食作为赈灾用的,但大部分则源源不断地流进了大大小小各级官员的腰包,其数目不会少于白银1000万两,相当于当时全国每年财政总收入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甘肃地界的这条权力链环环相扣,毫无隐蔽性可言。由于屡屡得手,让地方权力集团也放松了警惕,成为官场上人所皆知的“秘密”。 

  当时的江苏巡抚闵鹗元的弟弟闵鹤元就在甘肃做知县,闵鹗元担心弟弟陷入其中,就写了一封家信,劝他不要蹚浑水。作为巡抚的闵鹗元深谙官场潜规则,才为弟弟的前途担忧。他深知,作为这条权力食物链上的一环,每个人都很难做到独善其身。 

  其实知晓内情的又何止同在地方为官的闵鹗元,那些京城户部的官员逢年过节都要收到王亶望等地方官员的丰厚馈礼,他们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无一人站出来捅破这层窗户纸。 

  连乾隆皇帝也在事后说,他对此也是早有风闻,只不过“迟回未发者已二三年矣”。如果乾隆在这里说的是实话,那么王亶望贪污败露前的两三年,甘肃官场埋下的这颗重磅炸弹已经毫无秘密可言。但既然皇帝都不管不顾,作为官员又何必得罪自己的同僚呢?闷声不响拿走自己的利益分成就可以了。本来就是拴在一条利益链上的食权者,破坏游戏规则无异于自己为难自己。 

  乾隆四十六年(1781)夏,甘肃地界有回民反清起事,乾隆派大学士阿桂、尚书和珅领兵平乱。军队在进入甘肃境内后遇上了连阴密雨,前方军情反馈回京,让乾隆皇帝大为吃惊。甘肃历年历任呈报的书面资料显示,甘肃之地连续数年只闹旱灾,不降甘霖。每年光是经过他这个皇帝之手批拨下去的“捐监粮”都高达百万石,这些赈灾粮的名目都是用于赈旱灾的。这一年用于赈旱灾的“捐监粮”奏章还摆在乾隆的御案上,旱灾地区却阴雨连绵,这旱情是从何而来? 

  乾隆认定其中必有蹊跷,降旨命阿桂和新任陕甘总督李侍尧查办“捐监粮”一事。这时,乾隆开始对王亶望有了怀疑。原本他对王亶望还是很信任的,王亶望在浙江巡抚的任上曾经个人捐银50万两资助浙江海塘工程,这种官员捐钱用于民生工程的行为,让乾隆认为王亶望的政治觉悟还是有的。如今乾隆将“捐监粮”之事与50万两银子联系起来,他再也坐不住了。50万两银子并不是一个小数目,浙江巡抚每年的养廉银也不过1万两。能够捐出50万两银子的官员,他的家资将是一个巨大的黑洞。而他的个人财产,肯定不是工资加上平常的灰色收入那么简单的事。 

  阿桂和李侍尧按照乾隆皇帝的指示,以现任甘肃按察使(省高院院长)福宁为突破口,在当地官场掀起了一轮反贪狂飙。案情很快真相大白,自王亶望以来全省上下各级官员联手作案、冒赈贪赃。 

  乾隆皇帝龙颜震怒,下令将王亶望立即处斩,子女年满12岁的发配新疆伊犁;勒尔谨赐令自尽;王廷赞绞刑。涉案的大小官吏,监守自盗,千两以上的判处死缓(斩监候)。 

  没等到秋审,乾隆大概觉得打击面太大,牵涉人员太多,判罚过重,又将判罚尺度做了些松动,贪污2万两以上者立斩,贪污1万两以上、2万两以下者,判处死缓。前面提到的兰州知府蒋全迪也身首异处。甘肃腐败窝案越扯越大,越扯越深。随着案情的不断深入,又审查出官员亏空库银等新的罪行。折腾来折腾去,又有数十名贪官被判了死刑,其他还有判处徒刑、流刑以及革职的。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