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另一套生存系统·小胥吏大买卖

时间:2012-01-06 15:41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们知道,财务是一件非常琐碎而复杂的工作,用康熙年间的名臣靳辅的话说,是“数目繁琐,头绪牵杂,非精于核算、洞悉款项、熟知卷案者,万难得其要领”。也就是说,财务工作是一件让人头疼万分的事,不熟悉这项工作的人,根本搞不清楚里面有哪些弯弯绕。 

  因此,要对送审的报销账目进行审计就需要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而且为了严肃财务制度,避免在报销中弄虚作假,审计过程要很认真细致。作为一名合格的户部书吏不仅要具备熟练的业务知识,而且审核过程也非常耗神费力。在明清时代,这项工作本来是户部官员的职责,但实际上都是交给被称为“部吏”的户部书吏们去做的。 

  因此,具体办事人员(胥吏)在具体操作报销事宜时,户部分管工作的官员只需要拢着袖子在一旁等着利益分成就可以了。 

  按照清朝时期的权力结构设计,京城六部衙门里的胥吏只是一些普通的办事人员,他们的工作无非就是干一些抄抄写写的活,类似于今天政府部门的办公室文员。 

  在权力的等级制度中,这些文员的上面还有很多人——被称为“司官”的主事(处长)、员外郎(副司长)、郎中(司长),被称为“堂官”的侍郎(副部长)、尚书(正部长)管着他们。可问题是,管归管,那些处长、司长、部长却没有几个懂得财务方面的专业知识。即使有人知道一点皮毛,可谁也不愿意把时间和精力花在那些枯燥乏味的账目上,他们更愿意把时间、精力花在喝花酒、听京戏等娱乐性活动上。其中高雅一点的是去读书、收藏书画、写诗、吟风颂月。将时间花在那些琐碎而无聊的数字游戏上,他们觉得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更何况他们也看不起没完没了琐碎而无聊的工作,觉得没有必要去弄懂。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把审计的职责推给了胥吏,通常就是在胥吏把审计报告送上来的时候,自己在上面签个大名,对于具体内容并不去核实。这样一来,审计和批驳的权力实际上就在不知不觉中转移到了胥吏手上:胥吏说行,他们就在同意报销的审核报告上签字;胥吏说不行,他们就在批驳的意见单上签字。 

  摆在福康安面前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户部胥吏才是决定报销成否的关键。 

  虽然说胥吏在帝国的权力结构中是一些没有地位的人,类似于政府临时聘用人员,不入官籍按规定是五年一续聘,而且不能连任。他们不仅连正式的工资都没有,甚至连一点伙食费(饭银)都未必能够如数领到手。更不合理的是,胥吏的办公费用——比如纸张、墨水等经常还得自己掏钱买。即便是这样的工作,也有严格的编制限制,户部主管全国的财政,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而胥吏的招收限额只有200多个。胥吏自己办不完的事只能找助手,助手可能再找助手,这就有许多编外人员,这些编外人员的工资福利都要由找他们办事的正编书吏来负责。 

  当然对于胥吏们来说,他们工作的动力与领不领政府的薪水关系并不大。他们占据了这个职位,也就等于拥有了衍生权力,有了权力就可以生出灰色利益。对于胥吏来说,他们更看中的是衍生权力为自己带来的灰色利益。只要福康安按照潜规则出牌,他们就可以顺利拿到自己应得的灰色利益。即使福康安的账目不符合规定,漏洞百出,他们也可以做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换句话说,如果福康安坚持自己那套“老子天下第一”的理论,那就有可能会是另外一番情景:即使申报的款项完全符合规定,账目做得天衣无缝,他们也能找到一个说不的理由,让你核查清楚了再来报。 

  正因为户部胥吏手中有了这种权力,才有了福康安不交“部费”就无法报销的现实问题。其实他们也不是针对福康安一个人,那些能够跑到户部来报销账目的部门或者官员,哪一个是吃素的?不是封疆大吏就是重要部门的王爷。如果今天他们对福康安开这个口子,那么明天就得对其他人也开这个口子。这样的话,他们自己就破坏了游戏规则,最后伤害到的只能是自己的利益。 

  最后双方博弈的结果当然是福康安做出了让步。在与当朝大员的交锋中,户部的小胥吏成功地维持了户部灰色收入的程序“正当性”。 

  这些胥吏也并不是拿福康安不当盘菜,福康安所遭遇的一切也算不得什么新鲜事。福康安之后,权倾朝野的肃顺,作为咸丰皇帝的托孤大臣,由于办案风格太过酷烈,又加上他上奏要求削减旗人的俸禄,影响了朝廷官员的灰色收入,最终也落得身首异处。福康安之前,明朝万历年间的权相张居正也是一个大案例。作为首辅大臣,张居正可以说是红极一时,他所推行的“一条鞭法”就触及了大明官场的潜规则,损害了官员的灰色收入,最终落得死后被权力集团清算的下场。 

  灰色收入在中国自古有之,并不是明清时期的特有产物。 

  秦汉以来,灰色收入的存在始终保持在一定的限度,始终没有出现井喷式的增长,更没有动摇国家财富的根本,这主要是因为:一方面灰色收入有其合理性,甚至是必要性。例如明朝官员的俸禄极低,以至于像海瑞这样的二品大员如果不贪污竟然养不活一家人。海瑞并不屑于像其他官员那样搞点灰色收入,也就只能在自家菜园里搞点“副业”以贴补家用。另一方面,历代中央各部的低级官吏往往事多钱少,如果不能够确立“外快”的合法性,那么庞大而繁杂的官僚机器根本无法正常运转。 

  所以,对于这种无伤大雅的“灰色钱道”,各级官员和百姓也都是持默许态度,毕竟官僚体系内部也有自己约定俗成的几率,出现狮子大开口的几率相对较低。 

  但是,灰色收入的存在,对老百姓来说,仍是一项沉重的负担。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