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另一套生存系统·虾米吃大鱼

时间:2012-01-06 15:41   来源:中国台湾网

  福康安作为体制内部的一分子,他不可能不了解这些灰色的弯弯绕。 

  要想报销款尽快到位,福康安肯定要转变“虾米吃不起大鱼”的观念。如果他只是愤怒,无视潜规则的存在,不给当事的户部书办“意思意思”,那么来回折腾个两三年也是很正常的事。这里的“意思意思”,并不是随便“意思”。“意思”也有规则运行的标准,那就是按照报销总额的比例来抽取“意思”部分,总额越高,所抽取的“意思”部分也就越大。 

  福康安在这里要报销的是军费,军费开支应该是所有报销项目中最为庞大的一笔,那么作为户部的经办人相应得到的灰色收入也应该是最为丰厚的。如果官员要报销一百万,起码得拿出五万到十万两银子用于打点、疏通各级胥吏。另外还有发饷、拨款等各个环节,都需要见庙就烧香,见菩萨就磕头。你的礼没有送到,我就拖着不给办,到最后看一看是你急还是我急,反正有的是律例方面的借口,也不怕担责任。 

  当然这笔钱书吏是不可能独吞的,权力集团的分肥规则不是让一个人吃饱,其他人全饿死。这笔灰色收入,司官、堂官也是见者有份,但捞到大油水的还是具体的经办人员。所以清代户部的大小官员、书吏是六部之中最肥的缺,甚至有人称,户部书吏的富裕程度,并不输给京城里的那些大小王爷们。《清稗类钞》中就有“东富西贵”的说法,因为户部的书吏大多数居住在正阳门东和崇文门外,那里可以算得上当时北京城内的高档住宅区,而司官则大多居住在宣武门外,比自己的下级差了好几个档次。 

  福康安在这里碰上的就是户部,当然,在当时不光户部这座山头有胥吏如虎,其他各部也都养着吞钱的主。吏部、兵部的书吏也有自己的权力资源,他们吃的是那些想要升迁、补缺的官吏。我们打个比方说,如果外省有一个位置空缺了,在京候补的官员知道信息后,就会马上到吏部或兵部上下打点行贿。书吏根据这个空缺位置带来的利润大小来向其索贿,真正按照官员资历和能力来安排职位的是少之又少。与上面提到的几个部门比较,工部、礼部、刑部相对来说要清淡一些。这几个部门的官吏要等待朝廷有大工程,或皇族有大婚、大丧、重大礼仪事件,或重大刑事案件发生时,再狠狠地捞上一把。 

  这一次,户部的虾米准备吃定福康安这条大鱼,小吏要教教福康安怎么做官。按照大清帝国的财务制度,在这里将当时户部的报销过程做简单介绍: 

  福康安先就自己要求报销的事项进行逐项统计,填写清册,然后再送交到户部,这叫“投文”;户部在接到福康安处递交上来的报销清册后要对各项花费是否符合规定进行审查,所谓的“审查”,也就是看有没有“以少作多、以贱作贵、数目不符、核估不实”等“虚开浮估”的情况发生,这个过程类似于我们今天审计部门的审计。 

  户部如果发现报销清册中有不合规定之处,就会打回去要求福康安重新核实,这叫“批驳”。等一切报销项目都符合规定了,户部要草拟一份准予报销的奏折,交给皇帝审批。皇帝也没有精力来逐条逐项核对账目,另外福康安又是他最为放心的人之一,所以皇帝这里就成了最容易蒙混过去的一关。只要户部对报销清册进行审查,一切都是符合规定的,皇帝没有理由不同意;如果皇帝签字同意报销,户部给福康安一个批文,整个报销流程就算到此结束。 

  这个过程,和现在一个单位的财务报销流程是一样的,户部就好像我们单位里的财务处,而户部长官(尚书)就如同财务处长,而皇帝就是帝国这个大单位的“一把手”。 

  从以上报销流程,我们可以看出来,决定福康安报销是否能够顺利通过,关键还在于户部审计那一关,其他环节基本上都是虚的,走走程序而已。但是户部权力的真正体现,除了审计,还有“批驳”。如果户部那些文吏说福康安的报销项目不符合规定,说他有做假账的嫌疑,那么他的报销就要搁置。 

  户部这么说完全是工作职责所在,它有严格执行财务制度的理由和借口,而且理由是正式权力范畴内的,福康安根本挑不出来任何毛病。但是,这却是福康安最不愿意看到的。 

  为了能够顺利报销,避免被批被驳,福康安就不得不准备一笔专门的活动经费,这笔经费就叫做“部费”。这笔经费专门用于“跑部钱进”,以此来打通上下环节。 

  毕竟,财务工作不是随便就能搞得清的,如果这些书吏想要挑福康安的财务问题,福康安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道不出,说你有问题就有问题,没有也有。也正是因此,这些书吏们才有了吃大户的空间。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