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序:破解权力游戏的玄机

时间:2012-01-06 15:36   来源:中国台湾网

  “灰色收入”是近年来的一个热词。对灰色收入这个词,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和定义。从字面上解读,它是一个用来描述不正当收入的词语,是一个比较温和、比较中性的词。也正是这种貌似温和的心理暗示,往往会让我们失去价值判断。 

  当所有人都把眼睛盯在那个果上面,往往会忽略事物形成的因,也就是“灰色收入”背后的“灰色生存”。 

  中国人喜欢大红大绿,不喜欢黑和灰,好像这两种颜色真有些怕见光或者见不得光的意思在里面。“灰色”其实不仅仅是一种生存状态,它更多体现的是一种生存之道。如果一语概之,灰色生存就是游离在合法与非法边缘的一种状态,它利用传统的熟人社会,游走于法律边缘,使社会规则模糊混沌,以便从中取利。 

  灰色生存的产生是因为权力机制的不完善,比如利用权力寻租、徇私舞弊、监管不严都会引发灰色生存的连锁反应。当一个人的生存空间遭挤压、排挤、威慑时,人就会自然而然地退守到本就无法逃遁的中性区域,这个区域通常是我们道德的灰色地带。而深陷其中的人也由此陷入了阴阳交错、善恶纠缠、人格分裂的无奈挣扎之中。 

  中国历史从人情社会到丛林社会的溃败,出现过道德滑坡、社会失范的非常时期。吴思先生提炼出的“潜规则”概念,之所以风行,是因为它为人们揭示了中国历史生存发展的基因图谱。中国人有一个习惯,就是凡事在显规则之外还有一套潜规则,习惯用灰色规则去勾兑另一条生存管道,如果没有这条管道,内心反而会产生不安。 

  这种不安来源于我们心底的困惑,追根溯源,这种困惑更多地来自内心无法抹平的欲望。而在历史的每一个片段和章节里,我们会发现处处都横亘着这样的欲望沟壑,到处都排列着人性的缓冲区域与不断延伸的过渡地带。在权力格局中,甚至是在男女关系与经济收入上,都有这种黑白相间、明暗不定的灰色地带。官场中的和光同尘,经济上的灰色收入,乃至为人处世的中庸之道,无一不是人类生存的努力争斗与无奈妥协握手言欢的结果。如果说灰色生存已成为权力运作的一种润滑剂,那么与历史擦肩而过的每个人都处于一种边界模糊的状态中。按照生存法则,通常情况下距离权力越近的人,其灰色生存的几率也就越大。很多人的大部分精力,可以说都用在了适应和探寻这种颜色之中。 

  对于绝大多数社会成员来说,灰色生存让他们陷入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困境。一方面他们会为此感到烦恼与焦躁,这种情绪让自己处于危险的边缘;另一方面他们又呼吸于此,否则便会有缺氧的感觉,丧失了生存的空间。因此,人们一方面想要拨云见日,想要分辨黑白;另一方面又在不断制造着灰色,以便让自己能够从中渔利。正因如此,也有人认为,灰色是符合中庸之道的色彩,它维系着权力结构的稳定。我将此比作“泥潭理论”,陷入泥潭之中的人,虽然泥沼裹足,而且面临进一步陷落的危险,却很少有人有勇气走出困境。 

  说到底,灰色生存产生的根源在于权力分配的不规范,如果权力分配规范得很清楚、很透明,构成一个值得信赖的体系,它就像一个支点,能够撬动社会的其他部分,使之保持平衡。灰色生存的支点取决于公权力,如果公权力本身可以昂首世间,它就会产生辐射作用,撬动这个社会的规则,那么灰色将无所遁形。 

  在一个相对清明的社会中,权力作为一种公共资源,是用来维护社会公平、化解社会矛盾的一种手段,它要让社会变得黑白分明。而在一个相对灰色的社会中,权力则成为特权阶层牟利的工具,通过干预资源配置、财富生产和分配,以权谋私,中饱私囊,从而加剧了社会不公。也就是说,社会越灰色,灰色生存的现象也就越发突出,社会矛盾就越激烈。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