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时光偷不走的美人——陈红、范冰冰

时间:2012-07-06 10:00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一个名震中外的传世故事《赵氏孤儿》,让范冰冰在电影银幕上艳惊四座,被人称为史上最美“孕妇”;陈红运筹帷幄于电影幕后,与导演凯爷协力应对难关。当她们相遇在《天下女人》,究竟是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还是高手之间的精彩过招?她们又如何以360度全方位视角解读男人?以个人魅力征服天下男人?

  编导手记

  时间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它能让人们忘记过去,也能让你活在回忆里。当你不再记起的时候,你有可能老去,或许归于永恒。

  时间也是个可爱的存在,它能让人们时刻谨记历史,也能让你撷取某一瞬精彩。当你回头的时候,你有可能看见自己顾影自怜的身形,也有可能是记取了无数美丽的面庞。

  时间也许会让美人迟暮,但你永不能忘记她们的美丽。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骚客用尽各种华丽词汇为这些美丽的女子作诗颂词,多少画师巧匠用遍各种丹青笔墨为这些美丽的女子刻碑留痕。你能记住的或许只有一个回眸的瞬间,也许仅仅是一个背影,但这些倾国倾城的容颜总归是一直在的。

  她们,就那么袅娜地存在于历史中,存在于每一个人的时间里。两大美女驾到,五大美女聚首,当她们相遇在《天下女人》,究竟是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还是高手之间的精彩过招?

  曲林

  内心强大的女王 

  杨澜:欢迎我们现场热情的观众朋友们,你们好!

  李艾:今天很少见到我们现场,男女比例这么平衡,对,今天男生来的不少。

  杨澜:没错,他们的心理我们都明白,我今天在想一个问题,你说究竟是男人更有力量,还是女人更有力量?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来探讨一下。

  赵守镇:当然是女人了。

  杨澜:为什么?

  赵守镇:一般我生病的时候,我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就像我们周围的妈妈什么的,该照顾孩子就照顾孩子,该上班就上班。一般男人,一感冒就躺在床上不行了。

  杨澜:然后说我病了,护士要给他打针,他说疼,是这样的吧?

  李艾:但是我有点不同的意见,我觉得面对感情的时候,可能女生更加的脆弱,因为我身边的男生朋友,如果失恋了的话,他还可以照常工作,而且不会耽误工作。

  杨澜:他们可能还去喝酒和吃饭。

  李艾:可能还会跟朋友聚会,诉苦当然也会,但是我身边的女生朋友,一旦失恋的话,估计都会把工作放在一边,然后在家里天天哭啊。

  杨澜:以泪洗面。

  李艾:看那个偶像剧看得不能自已,其他事全部丢在一边了。相对来说,我觉得在感情方面,女生表现得没有那么强大。

  杨澜:所以男人和女人的力量不同,但我觉得今天要来到我们这个节目的两位嘉宾,她们兼有女性的妩媚和力量,是两个狠角色。好,我们掌声有请范冰冰、陈红。来,爱她们俩的挥挥手,看见了吗?女王驾到,光芒四射。

  李艾:就这意思,虽然两位穿得都比较素。

  杨澜:但是掩盖不住内心的光芒。

  李艾:那也是国宝的颜色。

  杨澜:对,熊猫的颜色。我们今天要跟她们两位共同探讨一些话题,当然最近都很辛苦,在做宣传。我知道你们也是实在不得已,才来我们节目的,但是起码在这儿,你们可以比较放松,我们刚刚在讨论一个话题,究竟是男人更有力量,还是女人更有力量?

  陈红:我觉得有力量的角度不一样吧,比如李艾说,女人失恋以后,会在家哭得稀里哗啦的,我觉得哭完了以后,很快就能振作起来。

  杨澜:化悲痛为力量。

  陈红:可是男人呢,可能泡酒吧,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加软弱的表现,不像女人随时都可以,哭出来以后,很快就可以重新振作起来,男人可能需要的时间更长一点。

  杨澜:理解真好啊,冰冰呢?

  范冰冰:在我的观念里面,我可能一直都认为,女人比较有力量,因为通常都是女人管男人,在我们家就是。

  杨澜:你是说换尿布吧?

  范冰冰:对,因为在我们家就是这样,我妈管我爸,管了一辈子。所以在我的概念里面,应该女人的力量更大一点,可以把一个男人,从小朋友教育成一个成熟的男人。

  杨澜:真的?你现在在管谁呢。

  范冰冰:管我弟。

  杨澜:你弟?这不太具有爆炸性。最近很多朋友都开始上影院,去看陈凯歌导演的这一部力作《赵氏孤儿》,其中范冰冰饰演了一个角色,可能大家都希望看到你更充分的表演,但是基本上出场20分钟以后就死了,是不是?

  范冰冰:没有,更多一点。

  杨澜:22分钟吧?

  范冰冰:对,差不多。

  赵守镇:这个太“二”了吧,是什么,为什么是22分钟?

  杨澜:不是,就是因为实际上,这是一部男人的戏。亲爱的,它是讲一个男孩,在两个父亲之间的纠葛,我觉得是这么一个故事。范冰冰就扮演了一位伟大的母亲,为了保护孩子,舍弃了自己的生命,很惨烈的故事,但是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母爱的故事。没给冰冰多设计点戏份吗?陈红,陈大制片人。

  陈红:因为她演得实在是太好了,所以我们在后期剪接的时候,像葛优演的程婴,就有好多闪回,包括赵孤的有一些闪回,就把她的一些美丽的镜头,演得好的镜头,都剪到后头,所以不止22分钟,所以没有这么“二”。

  杨澜:好像说演完这个角色,你自己都想做妈妈了,是吗?

  范冰冰:我演完了这个角色以后,很多媒体说我再也不敢当妈妈了。因为知道妈妈的伟大,其实我觉得庄姬这个人物的性格,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应该是跟全天下的母亲,跟女人是一样的。在大事件来临的时候,每一个妈妈,今天红姐,然后杨澜姐,面对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其实是完全的无保留的奉献,我觉得庄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全天底下的女性,其实是在她一个人的身上,有一个闪光点,告诉所有的人,母亲就是这样,可以在大事件来临的时候,不顾自己的生命,去爱自己的孩子。

  杨澜:陈红呢?陈红不用体验了,已经是孩儿他妈了。

  陈红:好几回了。

  杨澜:说说你第一次当妈妈时那种感觉。

  陈红:就是很没有安全感,刚做母亲的时候,看着孩子老想哭,就觉得自己很无能为力。这么弱小的生命,怎么在他成长的过程当中去保护他,去培养他,就觉得自己好像很单薄,经常做梦也会梦到,孩子突然丢了。

  杨澜:吓死了。

  陈红:真的,或者是找孩子找不着,我觉得女人就是做了母亲以后变得越来越强大。

  杨澜:你觉得那个强大来自于什么地方?

  陈红:来自于,我觉得还是孩子吧!他需要你自己给自己建立强大的安全感,需要你不停地往前走,去进步,去坚持,之后有足够的能量来做母亲。

  杨澜:我知道在这一部戏当中你两个宝贝孩子都有介入,老大特别可爱,就给妈妈当童工。他就去打板,而且板还打得特别好,特专业,啪一打,这个是为了减少成本是吗?因为制片人你知道,她比较省预算。

  陈红:因为花别人的钱,总是要小心谨慎的。

  杨澜:然后老二在这里边演了国君被刺杀以后那小国君,特别可爱,说说两个儿子在这部戏里边的表现,你当妈妈的旁边看着,什么感受?

  陈红:老大是因为学校正好放寒假,要找一个地方去实习,他才12岁嘛,我说那你就来打板吧,没想到大概一天下来,全剧组人都称他为板爷。他特别有成就感,因为他的钢琴弹得非常好,打板你别看是一个简单的工作,这么一打,其实它要求有很强烈的节奏感,什么时候把这板打下去是很有学问的,所以我觉得他打得很有感觉。一个星期结束了以后,我们给他发了500块钱的工资。

  范冰冰:所有的人都不想让他走。

  陈红:对,之后让他自己签上名字,拿到他人生当中的第一份薪水。

  杨澜:的确是童工,这符合《劳动法》吗?

  陈红:所以他进剧组的时候,我们所有工作人员,我说最好签个保密协议,别告诉其他人,我们有一个12岁的童工,所以他非常兴奋。我觉得虽然是七天的工作,但是他真的是建立了一定的信心,这种无形当中的成长给他的那种意外的收获,其实是很重要的。

  杨澜:老二呢?老二在镜头前表现得特别自然,出乎你的意料吗?你是不是从小就一直培养他怎么表演?

  陈红:其实我比他紧张,我手心一直都出汗,因为生怕他反复的,就最后没有耐心了,因为还是小孩嘛。所以后来他演戏的时候,我是一直站在他旁边,他一点都不紧张,其实我就怕他,一下就没有耐心了。

  杨澜:不久前采访完凯歌导演,他就说到孩子们天性的那种流露,他特别地感动。说有一次就是,好像老二不太喜欢弹钢琴,爸爸有一天就跟他说,行了吧,你就别弹了,结果这孩子眼泪就下来了,然后规规矩矩地跑到钢琴前,给钢琴鞠了一躬,对不起您了,我不练了。

  赵守镇:打声招呼。

  杨澜:好可爱,是不是老二是那种特别天真的样子。

  陈红:对,他就是特别单纯,而且他是多动症,所以我就真的怕他演了一半就不演了,就把我们给撂了。所以我一直跟他说你好好演,演完以后,妈妈明天带你去吃麦当劳,所以他的定力是从麦当劳里面产生出来的,真的坚持到最后。

  杨澜:太便宜了,太会当家了。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