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把自己当做男人

时间:2012-07-06 09:58   来源:中国台湾网

  杨澜:这部戏里边有两个男人,王学圻演的屠岸贾,就是盛气凌人,睚眦必报,但同时又是一个很阳刚的男人。然后葛优演的那么一个小人物,可能有点猥琐,但是内心有强大的力量,最后还能够给孩子这么多爱。所以我们不从制片人和演员的角度,就从女人的角度,你们更欣赏哪种男人?我们可以看一个短片,给大家一点直观的印象。明儿就买票去,真的是一部力作,回到我们前面说的,男人和女人,他们有不同的力量,这部戏中这两个男人,也有不同的力量。陈红,我记得那时候,跟你通过一个电话,你说这次葛优演得真好。

  陈红:其实那时候我就特别担心观众会笑,还请杨澜到现场来探班,其实我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就是说想看一看杨澜第一眼看到会不会笑。

  杨澜:对,葛优那扮相会不会笑,我后来笑了吗?

  陈红:你没有,你说怎么会笑,他太清雅了,我就把这话转达给葛优,葛优就特别踏实。

  杨澜:真的,我还有这么大的作用?

  陈红:真的,你都不知道。

  杨澜:不知道,我就觉得那时候他应该演孔子,真的,扮相太漂亮了。

  陈红:我觉得屠岸贾呢,如果从女人的角度,是可以跟他轰轰烈烈谈一场恋爱的这样的男人。而程婴呢,我觉得是可以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他的这样一个男人,他的细腻,他内在的那种爱,那种强大的力量。所以我觉得赵孤,如果撇去前面那个仇恨,就赵家被屠岸贾灭门的这段仇恨,程婴就是母亲,一个伟大的母亲。王学圻扮演的屠岸贾,他真的是一个伟大的父亲,非常有力量,就很有力量的。

  杨澜:最后虽然两败俱伤,两个都死了,但是好像他们达成了某种相互的谅解是吗?仇恨到他们这儿结束了,达成了某种谅解。

  李艾:我觉得这真是这个影片非同凡响之处。对我来说这影片,我肯定还要去电影院,再好好地看一遍。但是我现在最为关心的是,像你们这两位比较女王式的人物,你们觉得这两个男人哪个更好管理,更好拿得住?

  范冰冰:都不好拿得住,因为像优哥是那种蔫坏,他那种蔫吧,你根本不知道他在哪个地方就给你来一小下,让你非常地难过伤心。然后像学圻老师,他在戏里面是一个大家,一个将军,这种人是很难去驾驭的。如果你没有两下子的话,还得回家自己练练,总之这两种男人都不太容易。

  杨澜:还是凯爷好驾驭。刚才陈红说了,屠岸贾是那种特别阳刚的,张扬的那种,可能是值得轰轰烈烈谈一场恋爱的;像程婴那种,谨小慎微,安安稳稳过日子,就觉得特别可靠,可以托付的。正好凯爷是。

  陈红:不知道。

  杨澜:什么叫不知道啊?

  李艾:好管吗?

  杨澜:你看你,成天老想管人家干什么。

  陈红:也好管,也不好管。我觉得好管就是,只要你天天跟他谈电影,因为他每天就做好他自己那点事,之后你多帮他,支持他,替他去管理电影以外跟电影有关系的事就特别听话。如果不管这些的话,可能他脾气各方面就会大一点。

  杨澜:真的,听说有一次你们出差,你拎了两个包,他拎了一个包,他没有帮你拎那个包,是吗?

  陈红:还不止呢,我怀孕的时候,他刚从戛纳电影节回来。那天正好是头一天下了大雨,我们家进院子有一条路都是水,只有一个斜坡可以走,那时候我肚子已经很大了,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他一下车就自己在前面走,我拿着大包小包,我一开始没有意识,我就在后面屁颠屁颠。后来突然拿到快进门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第一我是女人,第二我是个怀着孕的女人,我把包往下一扔,我说你没看到吗,我现在这种状况。那时候正在做《荆轲刺秦王》,然后他说实在对不起,我其实就在想吃口饭,赶紧到剪接室去,那场戏还没收拾定呢,他说我还真不是没看到,我脑子里全是那事。

  杨澜:那你就原谅他了。

  陈红:但是作为女人来说,心里肯定是比较委屈吧。我想杨澜你也有这种感觉,我觉得当一个女人和丈夫在一起的时候,有时候大家因为生活惯了,好像是没有性别差距了。

  杨澜:我一直有性别。

  陈红:太好了,说得就成了哥们儿了。但是我觉得女人特别委屈的时候就是真的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够把你当成一个小女人,关心你啊,这样去看待你,有时候往往委屈就是从这儿产生的。可是这时候,他可能忽略你,他可能在想他自己的事。

  杨澜:我听说你们家电灯泡,也是你负责换。

  李艾:是不是你太强悍了?因为你什么都能搞定。

  杨澜:干吗管那么多啊!感觉她来一次《天下女人》,学一大堆,干什么回去?

  陈红:我觉得你们就应该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杨澜:你们可以通过掌声表达一下意见。你觉得家里的电灯泡是应该女人负责换吗?

  赵守镇:男人该换是不是?

  李艾:男人换的鼓掌。

  杨澜:你一定把这掌声带给凯爷。

  陈红:我觉得这可能是做女人的失败,所以要多向你们取经。如果一个成功的女人在家里也可以做得很成功的话,我想就不需要女人来换电灯泡。

  杨澜:如果那个电灯泡坏了,你又恰巧没在家,会发生什么事呢?

  陈红:他就会说我现在在公司呢,我就说你怎么在公司,他说家里没电了,电灯泡坏了,你待会儿回去找人修一修。

  杨澜:真的,他就跑到公司去了,你的管理太松散了。

  赵守镇:总是这样的话,两个儿子都会学会的,两个儿子都看习惯了妈妈照顾爸爸,长大了之后找女朋友,很麻烦。

  李艾:要求女朋友第一要素,会换电灯泡。

  杨澜:因为不会换,虽然好像是有点控诉的意思。其实凯歌导演曾经说过一件事,我觉得他还是心里非常在意红姐的。第一个是说,那时候拍《无极》,他在澳大利亚做后期,只有那么半天的空,他就跑到百货公司,说给你一口气买了30件衣服。

  陈红:你四年以前就说过这个事。

  杨澜:他就是四年以前告诉我的啊。我好感动,回去跟我老公说,你什么时候给我买过30件衣服。

  赵守镇:五年做了这一次感动的事情,是不是?

  杨澜:那也感动啊。

  李艾:四年后他还给你买过30件衣服吗?

  杨澜:那30件衣服,一直穿到现在还没穿过来呢。

  陈红:没有,还没坏呢。我觉得他很会做饭,因为我不会做饭,虽然我会换电灯泡,但是他会做女人做的事情,他的饭做得非常好吃,所以我说等我们做完宣传以后,请杨澜啊,冰冰到我们家来,真的,请他做一次饭。

  杨澜:我可以给她们俩打包一份。

  陈红:当然没问题,一起请过来。

  赵守镇:没关系,我是不同的国家,我是韩国大美女。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