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扼杀在摇篮里的情感,初恋,躲不开,挣扎不了

时间:2011-10-28 14:27   来源:中国台湾网

  他和她是在高二分文理科班后认识的,他坐唐瑶的后面,因为那时候唐瑶爱扎马尾辫,所以后面的他老爱揪她的头发。有一次忍无可忍,唐瑶把一本书狠狠摔在了他桌上,指着他鼻子喊“你有完没完”,原以为他会道个歉,要不就是收敛一下,可他没有,反倒是笑了,还说 “没想到你这么平静的面孔居然也有这么波澜壮阔的时候”。 

  唐瑶为之气结,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居然开始喜欢注意他,看他打球,看他欺负别的女同学,唐瑶觉着自己像着了魔一样想看见他。可是,正当她以为他们有希望成为恋人的时候,却从别人口中听到他已经把隔壁班的一个女生追到手了。开始她不相信,以为是个谣言。那时候,大家都对高中生谈恋爱这个话题很敏感,即使谈也不会正大光明,唯恐被发现。可唐瑶还是注意到他的反常,也偶尔亲眼目睹他和那个女生一起并肩走在学校路上。 

  原来都是真的。 

  唐瑶难过了很久,她想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学业上,可都是功败垂成。她找老师要求换位子,理由就是看不清黑板了。她是优等生,提出这样的要求老师哪有不重视的,立马就给她调到了前边。 

  他多多少少注意到唐瑶的不对劲,跟她说话,她也只是停留在“哦、嗯”这几个字眼上,以前会主动凑到他们男生堆里一起打球的她,现在却离他们远得不能再远。 

  这天放学,他骑着自行车追上徒步回家的唐瑶,从后边拽了一下她的头发。扎头发的皮筋本来就松,再加上他没有顾着手劲,头发登时散了下来。 

  他在后面忙着赔不是,“对不起对不起,我习惯拉你头发了,明天我赔个皮筋给你。” 

  回头一看是他,唐瑶就气不打一处来,听他道歉更觉得火冒三丈。 

  “不用。”声音冷得不能再冷,说完就继续往前走了。 

  “喂!你怎么了?怎么说话这么冷淡,我哪里得罪你了?” 

  唐瑶没停,仍是迈着大步往前走。 

  他急了,伸手就抓,人也从自行车上下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有什么不快就说啊,好歹我们也是朋友。” 

  “朋友?只是同学而已吧。” 

  “唐瑶,我真的把你当我朋友,你性子率直,我们男生都觉得你不错。” 

  “那我真是谢谢你们了。” 

  “满嘴都是火药味,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谁惹你了?” 

  “没人惹我!都是我自作自受!你满意了吧!” 

  小弄堂里,唐瑶肆无忌惮地喊。 

  “我不懂,你说清楚。” 

  “你怎么会懂?因为你喜欢了别人!你怎么可能还会懂我呢?” 

  自长大后,唐瑶还是第一次在男生面前哭,她觉得自己委屈,憋屈。可跟谁都不能说,现在,始作俑者却来追问她为什么,那她算什么呢,谁又可以给她这个交代,眼前的人可以么? 

  他明白了,愣愣地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人。 

  “我——唐瑶——我,我不知道你——” 

  “你干什么要问我呢?你不问我,我一辈子都不会说,这也会是我心里的一个小秘密。你也想跟我一样自讨苦吃,是不是?” 

  看着他皱紧眉头,唐瑶心软了,至少她敢肯定他不是那种故意想伤害她的人。 

  “对不起,唐瑶。” 

  唐瑶摇头,把肩上的书包背正。 

  “莫一舟,就听你的,我们是朋友。” 

  越过他,唐瑶离开了。 

  他还是和那个女生在一起,而他们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唐瑶把精力都投入到了学习上,一度成为班上的第一。 

  事情说完,三人的脸色都不好。 

  “大个,那莫一舟到现在都没有主动跟你说话么?” 

  唐瑶摇头,至少在她的记忆里是没有。 

  姚雯很打抱不平地嚷:“怎么是这样,一个大男生这么放不开,受伤害的是大个,再说不是说做朋友么,女的都退步了,他还想怎样?” 

  “大个,那你还喜欢他么?” 

  赵萌萌问的这个问题,唐瑶也问了自己很多遍,还喜欢他么,还想他么,看见他会主动跟他说话么?唐瑶其实根本分不清这种等待是因为自己喜欢他的缘故,还是耿耿于怀他不跟自己说一句话。 

  “大个,那他现在去了哪里上大学?” 

  “听说是在z大。” 

  “你是不是没把现在的电话告诉人家,高中那时候他不好意思。想以后上大学再跟你联系,可要联系的时候却发现根本不知道你的电话了。” 

  姚雯想安慰唐瑶,也找个台阶让唐瑶下。可唐瑶自己心里清楚,她一换电话号码就会发短信告诉所有人,包括他在内。即使就算她没有说,他若真想跟她联系,找个当时的同班同学问问就会知道,可他还是没有。她苦苦等了三年,还是没有等到他的只字片语。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