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萍水相逢,不期而至

时间:2011-10-28 14:17   来源:中国台湾网

  唐瑶静静地坐在卧铺车厢里,看着周围的人都是两两结伴,要不就是三五成群促膝而坐相谈甚欢,如此光景怎么都衬出她落单的身影格外寂寥。她转脸看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象,脑子里又映出母亲临别时依依不舍的面容,一向严肃的父亲倒是一手把箱子递给她,说了声“路上当心”。 

  卖盒饭的推车又来了,工作人员依旧在那儿喊“盒饭十块,十块了啊”。唐瑶真希望这是最后一趟,因为车上实在太挤。这时手机“嘟”“嘟”响起,唐瑶心里终算好过些,现在能给她发短信的只有两个人,都是大学的死党,一个叫赵萌萌,一个叫姚雯,凑巧地是她们三人都出生在江南水乡,赵萌萌、姚雯两人都是来自江苏的。唐瑶打开一看,是赵萌萌,只说:大个,我歇下了,尔也快安歇了吧。唐瑶“哈哈”笑出来,浑然不觉周围人异样的目光。收了手机也准备上中铺睡觉了,可一站起来刚一抬头,她就瞧见下铺的一个男生正盯着她看,尽管两人的目光相碰,那男生也没有立即收回,反是露出洁白的牙齿对着她笑了笑。这下弄得唐瑶怪不好意思的了,倒也没脸红,只是暗想:这社会咋又回到那么纯真淳朴的时候了? 

  正当唐瑶不知所措的时候,那男孩对床的另一男孩醒了,唐瑶记得她上车的那会儿,这两人都在蒙头大睡。只听他迷迷糊糊地问:“杰宇,现在几点了?卖饭的怎么还没过来?”唐瑶好笑地看着顶着一个鸡窝头的那人,再看一眼刚对着她笑的男孩,原来他叫杰宇。那男孩接触到她的目光,仿佛知道她的意思似的,竟然指着自己介绍说:“你好,我叫戎杰宇,他是我同学严哲。” 

  唐瑶什么都没说,只是礼节性地点了点头就攀着梯子爬上了铺,并未留意身后戎杰宇微微惊讶的目光。她也真当是困了,头刚沾上枕头,眼睛就不自觉地合上了,连明早要叫醒自己的闹钟也忘了调。 

  火车仍旧疾驰在轨道上,车厢里也渐渐安静了下来,列车员小心地将窗帘拉上,把乘客们随意脱下的鞋子整齐地码放在床底下。这一切唐瑶都不知道,她只知道明天,明天起来迎接她的不只是阳光,还有分别了一月有余的同伴。 

  迷迷糊糊间,她只觉得一只温热的手掌摇着她的肩膀,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入耳朵:“同学,同学醒醒,车子快到站了!” 

  还有个声音里透着不可思议,好像是说:“我见过的女孩子可没她这么爱睡的,这算不算睡死过去了,杰宇?” 

  戎杰宇见唐瑶只是皱着眉头不醒过来,怀疑她生病了,当下摸了摸她的额头,不热啊!他听到同伴说的话,白了他一眼,只说:“少废话,快把人叫醒。” 

  “我说杰宇,很少看到你对女孩子这么热忱的,莫非你……”话没说完,严哲就被戎杰宇吓人的目光震得收住了嘴,连忙也用手摇醒睡得死去活来的唐瑶。 

  唐瑶睁开眼的一瞬间,就被横在眼前的两张特写脸给吓住了,直接脱口而出:“你们做什么?” 

  戎杰宇见她话还能说得这么严厉,当场就松了口气,严哲可没那么好心情了,瞪大了眼睛说:“我们做什么?你睡得跟只死猪一样,我们除了好心叫醒你,还能做什么?” 

  恰巧车上的广播也响了:“各位旅客,早上好,前方即将到站是北京车站,请注意……”后面的唐瑶也没精神听了,掀了被子就要坐起来,殊不知这是在火车上,脑袋登时撞在了上铺床板上。 

  “哎!” 

  “喂!” 

  戎杰宇和严哲同时喊出声,可为时已晚,只能看着她龇牙咧嘴地揉着头。 

  唐瑶那个懊悔啊! 

  车子“哐当”“哐当”地慢下来,其他人早就排着队等待下车了,唯独她还坐在床上。戎杰宇指着严哲床底下的那个箱子说:“我帮你把箱子拿出来,你快点整理一下,可别又坐回去了。” 

  唐瑶扑哧笑出来,也不再磨蹭,三下五除二就下了床,长长的头发也来不及细细扎起来,就随意地披着,再围上老妈亲手织的围巾,满满的都是暖意,只是这嘴里苦涩苦涩的,真是难受。正想着,只见戎杰宇递了一片绿箭过来,说:“嚼嚼吧。” 

  唐瑶只觉得这人很细心,也不说男生全都粗心吧,可这么细心的男孩子还是挺稀有的。她本想拒绝,可嘴里实在不好受,也就随手接过,说了声“谢谢”。 

  下车的队挺长的,一不留神,唐瑶就排在了他俩中间,严哲在前,戎杰宇在后。刚才系围巾的时候,她细细打量了他们一番,两个都属于那种阳光男孩,但是仔细一回想,昨晚戎杰宇的那个笑略微透着含蓄,但严哲的笑则不同,挺张扬的,还一口京片子。他一早收拾了一番,再不是昨天的一头乱发,而是简单的韩式发型,干净又不失大气。若论相貌,两人怎么都称得上高大帅气。 

  刚下车,一股冷风就扑面而来,虽然觉着阴冷,可唐瑶觉得这样的感觉很熟悉,甚至还带着点亲切。 

  三人一起走向出站口,严哲指着她问:“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帮了你半天忙,总不能到头来都不知道自己帮了谁吧?” 

  唐瑶是个不愿多牵扯的人,向来喜欢简单。她若想说自然会直言不讳,可不想说时总觉得是多此一举。可严哲问起,如果是陌生人,她可以毫不理会,但现在他们帮了她,于情于理告诉人家自己的名字都是应该的。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