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在南洋对保皇党之斗争

时间:2013-12-27 15:1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先生既在星加坡,余收束河口事件后,亦即由香港至星加坡。精卫是时已遍经安南、暹罗①【① 暹罗为泰国古称。】 及英荷各属地。占领河口时,精卫方入八达维,募军费,初欲得巨款;既则不如所期。精卫见余,即及此事。余谓安南华侨资助甚力,河口失败,绝不能以军费不给为解,其初已呈弱点;及克强被逐出境后,该军更无勇气前进,纵得多金,亦无益于事矣。余因与先生计划后此进行方略。余以所经验者证明会党首领之难用,与其众之乌合不足恃,谓当注全力于正式军队。先生曰:“会党性质我固知之,其战斗自不如正式军队;然军队中人辄患持重,故不能不以会党发难,诸役虽无成,然影响已不细。今后军队必能继起,吾人对于革命之一切失败,皆一切成功之种子也。”余曰:“先生所言,不啻革命之哲理,党人自应有必收最后胜利之确信。余察军队中标统(团长)以上官,往往持重,其部队未有革命之思想,则更无怪其然;军队运动,宜加注重于连排长以下。”先生深以为然,于是密下数令于党员之负有任务者;而先生使余与精卫仍不废宣传工作。精卫著有《外交问题》,余著有《立宪问题》,皆由先生口授意义。两书编印为极小本,各数万,散布于各地,以其时清廷已宣布预备立宪,其钦定宪法已颁布,同时海内外尚有不明了国际情形者,保皇立宪派人且到处煽惑华侨,阻其赞成革命。保皇党之至南洋也,在革命党之先,康有为、徐勤俱以雄辩称,有资产之华侨尤信之。华侨初以受所在地政府之虐待,企有所保护,咸有祖国之念。清廷使人以募款赈灾为名,持翎顶虚衔三代诰封之官照,诱华侨以出资,既为慈善,又得虚荣,华侨每好之。及康有为至,则名载湉帝师,具伪称奉有衣带血诏,谓“有从吾游者,吾能官之”。华侨富于虚荣心,乡人从内地来,苟为进士举人,辄可以所书之扇面条幅,博其酬赠,而况于康。盖华侨于种族问题、政治思想,皆茫然无知,清廷教以捐纳则捐纳,康党教以保皇更保皇矣,如是者可数年。先生往欧洲,尝数经南洋,华侨闻先生言论,乃稍稍觉悟。同盟会成立,邓泽如、吴世荣、陆秋露、陈楚楠、张永福、郑螺生、李源水等,则次第于星加坡、庇能、坝罗、吉隆坡等埠 ①【① 庇能、坝罗,即马来西亚槟榔屿、怡保。】,成立支分部,而保皇派之势力,尚未衰也。

  是年先生乃使同志刊行《中兴报》,以与保皇机关报之《南洋总汇报》对垒,革命保皇之论战,几若在日本之所为。然敌人较梁启超脆弱已甚,余与精卫只以余事应之,惟行文须至浅显,俾一般华侨认识耳。保皇派在星洲不敌,则急由美洲请徐勤至。徐亦庸陋,非劲敌,稿数续,不能终篇,托他故去。保皇军既墨,华侨乃渐趋于革命旗帜之下。余前此未尝闻精卫演说,在星洲始知其有演说天才,出词气动容貌,听者任其擒纵,余二十年未见有工演说过于精卫者。余亦时至吉隆坡、坝罗、马六甲、芙蓉、庇能、仰光、日厘、坤甸 ②【② 日厘、坤甸,今属印度尼西亚。】,为各分部机关演讲。至仰光时,适吕天民、居觉生③【③ 居正,字觉生。】为《光华报》主笔。又从先生至暹罗,则陈景华方助萧佛成办《华暹日报》。到暹不旬日,清政府嗾暹罗逐先生出境。时暹罗警察总督为英人,先生面斥不应为无礼于中华民族之举动;其民部大臣相见,亦以是责之;皆不能答。惟言暹罗为小国,只能徇他政府之请求而已。

  摘自《胡汉民回忆录》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