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雪光之旅 循父亲的路走,是一趟幸福的亲情旅行

时间:2012-01-31 16:13   来源:中国台湾网

  因为生命不完美,所以才需要活着去完成。 

  无意间打开父亲生前送给我的日本地图,使我原本平静多年的心情,倏然宕落到难以自拔的沉寂之中。我当然明白,从书册堆中取出这一张陈迹斑驳的地图,无非是一种蓄意的自我折磨。沉闷地说,自从父亲辞世后,只要是碰触到任何注满怀念的事物,我便常常陷入忧伤之中。 

  生命啊,苏醒呀!我执拗的性格,每当面对电视画面,传来关于日本旅游、戏剧或哀怨凄楚的日本演歌,其所勾起的怀念情愫,哪怕经由一再劝慰,绝不肯也不愿停下迷离泪眼,让处在黯然深渊的相思,翻腾出难以抑制的许多回忆。 

  因为生命不完美,所以才需要活着去完成。 

  当摊开偌大张日本地图,我用小型放大镜,循线搜寻跟随父亲曾经走过的路,地图上浮现的笔迹图形,竟残留羁绊我和父亲无法割舍的亲情眷顾。回忆不只让记忆赤裸,也让我的心赤裸。我仿如一只爬行的虫子,正一步一步向记忆深处前进,这时候,我根本无法拿年轻时代在大阪求学,曾经意气风发的父亲形象,和气绝身亡躺在新竹医院太平间被白布覆盖的父亲相较比对,那是为人子女最不愿见到的残酷宿命,一种难以理解的诡谲人生。 

  也许这是精神性自残的完全支配吧!我从东京、横滨、镰仓、平冢、小田原、富士、伊良湖、鸟羽,一直搜寻到大阪、神户、京都、奈良、彦根、琵琶湖及至四国德岛,手中的放大镜不停来回巡梭,生怕遗漏掉任何一处有父亲同行的位标。 

  每一处我曾经涉足过的城乡,几乎都有父亲的身影,更有他经年未歇的咳嗽声,声声穿透放大镜,直达我潸潸泪眼中。 

  30年前,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单枪匹马搭乘飞机,在东京成田空港等候从汉城考察转机到日本的父亲。深秋天凉枫叶红的日本,父子两人踩着万般期盼共游的脚步,慢条斯理地经过不少旅途驿站,只为在秋枫季节,探访他年轻时代就学大阪的住宿旧址,人到大阪,我不免忆起小时候父亲最爱听的日本童谣《文烧小烧》,一种淡淡的怀想。 

  当时,我全然感受不到父亲念旧情怀的共鸣心声,实在弄不清也搞不懂,满街新楼林立的大阪市,纵使思归故居,那昔日校园早已物换星移不知去向,如何能寻找得到?他却神情默然地站在一条不知名的街道角落,发出喟叹的音调:“一定是这,一定是这啦!” 

  由于漫无目的地穿街过巷,我心底确曾纳闷地直嚷无趣,嘴里不说不愉快,脸部倒写真般流露十足不悦,心里暗自想着,为什么千里迢迢到日本来,就单单为了找寻一个早已化作空幻的故地旧影呢? 

  父亲知道我的脾气,看我怏怏不乐的模样,始终不发一语,随我赌气到底。这种官能性的正面表白,直到数日后,经由住在滋贺县蒲生郡安土町的日本友人松木明君的安排,带领我们到琵琶湖畔的彦根城游玩,我仍一副不悦的放肆嘴脸,弄得父亲不知如何是好。 

  人在异国,我怎么忍心发这种极度幼稚的脾气,去面对一个仅能借助怀念和忆旧,脸上才会流露些许喜悦和满足的老人?每每想到这里,我即深为自己不可原谅的行为感到羞惭不已。 

  亲爱的爸爸,每一次你都用那种我这辈子不及你的宽容心,纵容我无的放矢的公子脾气,我的涵养是不是受到强悍性格的窒碍阻绝,而造成唯我独尊的性情呢? 

  手中的放大镜滞留在画有许多不同颜色圈圈的大阪、京都和琵琶湖沿岸的城市上,心底忽然涌起阵阵酸楚,这些城市曾是父亲年轻时的旧爱,却是我难堪的罪过之地。 

  亲亲我父!求你原谅,我这一生尽是在过量的无知与鲁莽中过活,想来那一趟父子第一次的日本行,必然带给你诸多挫败感,事后,我虽要求自己改变脾性,学习善体人意,并使自己表现得像个落拓男子,但有关大阪旅游所造成的莽撞行为,却难从饶恕的矛盾心结中解放出来。 

  无法臆想,只你一个人形单影只去到天国,会不会寂寞?我对你的爱,在你走后愈加凝重,那些看来好似因你离去而被隐藏起来的骨肉亲情,一下子全被翻出来,想起你带我到鸟羽看珍珠女在海底采集珍珠的幕幕阴沉海景,忽然很想再度走进汤岛浪打岩石、海天一色的记忆。然而,我的放大镜在纵横交错的坐标上往返流连,始终找不到汤岛的确切地理位置,是不是你给我的这张地图没有汤岛?还是……如果你还在,我相信一定能够立即为无助的我指点迷津吧! 

  未曾忘掉你告诉过我,关于汤岛白梅记的故事,澄明的回忆,有你同行的日本之旅,我仿佛识趣般地因为你对留学大阪时期的怀念和喜好,而开始喜欢日本。于是,在与你同行之后的许多次日本之旅,我都依循你带我走过的路,从成田空港出发,自东京一路赏玩到大阪和京都。 

  我绝对相信,上天不会给我无法克服的考验,因为循你的路走,我有一种贴切的安全感,我甘于在仍保有记忆的据点里面,来回重复玩味第一次到日本旅游,种种刻骨铭心的思念。 

  循你的路走,我可以内省你的人格带给我的生命冲击,换句话说,当每一回想念你时,我都会情不自禁联想起自己个性中不好的多面,以及省思自认悲剧性格的人生态度。 

  做你的长子真好,能够和你在共游日本期间,知晓许多你不曾在家里提及的陈年旧事,同时又可以没大没小地怄你、气你、不理你。亲情好比水一般神奇,它可以形成蒸气,凝聚成雨,结冻成冰,升华成雪,虽然变化多端,本质却是一样,也永远都不会消失。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