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四章:莫菲与于晓曼之针锋相对

时间:2013-04-18 10:10   来源:中国台湾网

  “菜汤事件”过后,莫菲一直不明所以,无辜的就被卷入了这场恶战,当然不能善罢甘休,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她总觉得这话不像是出自君子之口,不管怎么说,这点毅力和耐心她还是足够的。

  次日的课间,Nikita正在厕所里等着于晓曼,百无聊赖的吐着烟圈,只听厕所的另个隔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闺蜜们,给我塞点纸近来呗。”Nikita一听是时小天,便故意用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调侃道:“纸,没有,ABC你要不要?”时小天撒着娇:“哎呀,男厕所太臭了嘛!体谅一下人家,快点啊!”正巧这时林妙妙走进来:“晓曼还没好啊?马上就要上课啦!”Nikita灵机一动,从包里掏出一包纸递给林妙妙,指了指最里面的门对林妙妙说:“给晓曼送过去,那个门!”林妙妙答应着走了过去,一开门,谁知里面的却是娘娘腔时小天,他一手拿着烟,正哼着小曲,两人一对眼同时愣在了那里,林妙妙哪里会想到于晓曼怎么突然变成了时小天,两人几乎同时大叫:“啊……!”这回音久久的在卫生间回荡着,林妙妙吓得赶紧捂住了脸,一旁的Nikita 早已笑的前仰后合,时小天急得第一反应就是赶快用手去遮挡下面,忘记了手上还拿着烟,结果悲剧发生了,一阵青烟升起,一股烤猪毛的味道扑鼻而来,时小天这才感觉到了下边有些疼痛:“救命啊……我的毛……!”只见时小天一脸痛苦,原来他的私处被烟烫到了,他一手捂着下边,一边冲了出来,连裤子都来不及整理,跑过来央求Nikita:“救命啊Nikita,我那里受伤了,快点带我去医务室啊!”Nikita此刻哪里还听的进去,早就笑的不亦乐乎了,这时隔间里的于晓曼不耐烦的发话了:“吵够了没,给我安静点!真烦!”厕所里简直乱成一锅粥的,就在此时,莫菲突然推门走了进来,只见她若无其事的端了一个盆子,Nikita和时小天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她想干嘛,莫菲不紧不慢的把盆子放到水池接水,看大家一脸莫名的表情,心想着“此仇不报,等待何时!”等水接满,她端起盆朝这边走了过来,Nikita赶紧拦住莫菲:“你要干嘛?”谁知被莫菲一把推开,这架势让Nikita都还没来得及反映,隔间的们已经被一脚踹开,满满的一盆水就这样毫无遮拦的对着于晓曼就浇了过去,里面的于晓曼混混沌沌,整个人都傻了,满脸的茫然,莫菲指着于晓曼警告道:“给我记住,以后少来惹我!”说完转身离去。一旁的时小天就像忘记了疼痛,对着莫菲远去的背影崇拜又感叹:“哇,好MAN啊!”但可能是实在疼痛难忍,又立刻感觉到下体传来的阵阵疼痛,一脸苦相“哎呦哎呦”的向门外跑去,这时,厕所内传来于晓曼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声怨叫:“莫菲……啊……!” “菜汤事件”的仇算是报了,但谁又能知道这场战争的号角只是刚刚吹响而已……

  游泳课时间,众女生都在泳池边热身,她们一个个穿着比基尼,身材挺拔火辣,何不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有的下腰,压腿的压腿,各个露出胸前清晰的事业线,展现修长又白皙的诱人美腿,极具诱惑力,一颦一笑,泳衣裹着湿漉漉的身体,青春动人的身躯暴露无遗。也许只有青春才会如此朝气蓬勃。不远处,于晓曼、Nikita和林妙妙向泳池走来,身材傲人的于晓曼,头发、身上湿漉漉的,更显娇媚,众女生都向她望过去,一脸的羡慕,只有莫菲在泳池边坐着,视若无睹。哨子一响,开始上课,老师道:“现在四人一组,准备测试。”大家赶紧各自找搭档,便顿时热闹起来。莫菲是新来的,刚上第一节游泳课,没有人找她搭档,她独自走到泳池边坐下。这刚被泼了冷水的于晓曼耿耿于怀,又怎会轻易放过莫菲,以她傲慢倔强又大小姐的性格,一定会找到机会就报仇。只见于晓曼不怀好意地走到了她的身边,明明就有一股强烈的欲望想把她狠狠地踢下水,但却仍在保持镇定。

  于晓曼咬牙切齿道:“比比,谁输谁滚蛋!”然后挑判的站在她身边,居高临下。Nikita也站在一边给于晓曼撑腰。于晓曼自从小到大,各方面专业都是出类拔萃,自然摆着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她瞪了于晓曼一眼,站起身来,试图用凌厉的气势压倒对方,从小捷足先登的她,又怎会把一个傲慢的于晓曼放在眼里,她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于晓曼胜券在握的走上跳台对老师说:“老师,我们先来!”Nikita和妙妙也分别站上去。待大家准备妥当,老师抓起哨子一吹,同时按下秒表,四名女生应声下水,飞速的向前游去,边上的众女生齐声喊着:“加油,加油!”泳池内战况非常激烈,莫菲后程发力,超过第二名于晓曼一个身位,眼看就要到达终点,这时,夹在她和于晓曼中间泳道的Nikita 求胜心切,可能是用力过猛,脚抽筋了,在水中挣扎着大喊:“救命啊……救……我!”一旁的于晓曼虽然听到了呼唤声,但是为了胜利,依然奋力向前游着。而另一道的莫菲则毫不犹豫地游向Nikita,妙妙被吓坏了,停在水中一愣,也赶紧游了回来。老师也顾不上计时了,赶紧招呼几个女生到泳池边下水救人,这时莫菲已经紧紧地抱住了Nikita游向岸边。林妙妙赶了过来和几个来接应的女生一起拖住Nikita,齐心协力将Nikita弄上了岸。Nikita有些惊魂未定,却万分感激莫菲,她万万想不到第一个来救她的竟然是自己平时冷眼相对的莫菲,想到自己之前跟着于晓曼无理取闹,心中顿时产生了小小的懊悔。

  一旁的妙妙吓得泣不成声,抱着莫菲感激涕零,这时,于晓曼已经游到了对岸,一回头看到众人都去救Nikita了,根本没人理她,便赶紧从泳池里爬了出来,急得跑过来紧张地说: “Nikita ,你没事吧?”谁知Nikita对于晓曼置之不理,连平时没有主心骨的林妙妙也用责怪的目光看了一眼于晓曼,扶着Nikita赶紧去了医务室,莫菲转身走进了更衣室。大家都对于晓曼这次的作风大跌眼镜,纷纷走开。虽说于晓曼平日备受宠爱,但本质还算淑人君子,她越想越懊悔,这都是因为醋坛子在严重作祟。她委屈又纳闷地想:“莫菲这个臭丫头到底是从哪个石头缝里钻出来的?先是虎视眈眈的抢走了姜潮,接着又想——抢走我身边的朋友,简直坏透了!”  其实于晓曼又有什么错?为了心爱的男人争风吃醋是女人的天性,她于晓曼也不例外。

  在那以后的日子,莫菲则一向捍卫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由于低头不见抬头见,她也经常能感受到于晓曼的冷嘲热讽,也许她能够理解于晓曼的心情,所以大多时候则选择冷眼相对一笑而过。也许任何东西都能被替代,比如爱情、往事、记忆、失望和时间,但这些你却不能无力自拔,这就是于晓曼的爱。

编辑:杨旋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