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让梨传说二

时间:2014-01-21 10:00   来源:中国台湾网

  似乎是《聊斋》中,还有这样的梨故事:

  有乡人货梨于市,颇甘芳,价腾贵。有道士破巾絮衣丐于车前,乡人咄之亦不去,乡人怒,加以叱骂。道士曰:“一车数百颗,老衲止丐其一,于居士亦无大损,何怒为?”观者劝置劣者一枚令去,乡人执不肯。肆中佣保者,见喋聒不堪,遂出钱市一枚付道士。道士拜谢,谓众曰:“出家人不解吝惜。我有佳梨,请出供客。”或曰:“既有之何不自食?”曰:“我特需此核作种。”于是掬梨啖,且尽,把核于手,解肩上镵,坎地深数寸纳之,而覆以土。向市人索汤沃灌,好事者于临路店索得沸沈,道士接浸坎上。万目攒视,见有勾萌出,渐大;俄成树,枝叶扶苏;倏而花,倏而实,硕大芳馥,累累满树。道士乃即树头摘赐观者,顷刻向尽。已,乃以镵伐树,丁丁良久方断。带叶荷肩头,从容徐步而去。初道士作法时,乡人亦杂立众中,引领注目,竟忘其业。道士既去,始顾车中,则梨已空矣,方悟适所俵散皆己物也。又细视车上一靶亡,是新凿断者。心大愤恨。急迹之,转过墙隅,则断靶弃垣下,始知所伐梨本即是物也,道士不知所在。一市粲然。

  故事中仙人恶作剧,目的是为了教卖梨人学习慷慨之美德,并不只是仗“术”欺人。然而我替卖梨人设想,他也许未必领情:“毕竟我并没有求你教我美德,我只不过是想多卖几个钱而已。买东西要花钱,是人世间很自然的道理。你不花钱想讨一个梨子也可以,但是给不给却是我的自由。你又凭什么用法术把我的梨子变给别人呢?”“就算你是仙人,仙人又怎么样?仙人就有这特权吗?”

  中国的“圣贤仙人”多以为自己有特权,有用种种特别手段劝人为善的特权。我不否定也许有部分真的圣贤仙人是出于善意,但是我们看到等而下之的中国人,就算自己并非圣贤仙人,自己并不能以身作则,也一样自以为有一种特权,就是要求别人善良的特权。因此我们常常可以听到中国人责备别人种种心地不善:父母责骂子女不孝,子女反过来责备父母偏心,吵架的时候互骂对方居心不良;我们向别人借钱,如果对方不愿意借,我们就会责备他不够义气,不能慷慨大方、仗义疏财;我们伤害了别人,就会要求对方能“以德报怨”。表面上,我们每个人都像恨铁不成钢的老师,时时刻刻在努力帮助别人发现缺点,帮助别人成就道德完美的圣贤,而实际上,我们只是在用这些理由攻击批判别人,以满足自己的私欲。

  “梨”就是“利”,我们在生活中会见到无数的“让利”,实际上都是“让梨”故事的现代版。我们也常常会看到一些人因不明白这个赌博的秘诀而失败:比如你上台领奖的时候没有把功劳归于你的领导,你的奖金自己拿了,这就是“自己吃了大梨”。

  “皆知善,斯不善矣”,让梨(如果是真心的)的确是好事,但是在道德强制的氛围下,这却带来了最大的伪善和真切的邪恶。

  摘自《坏传统:心理学教授的九堂历史课》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