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让梨传说三

时间:2014-01-21 09:59   来源:中国台湾网

  那么,我们怎么办?

  我以为最重要的是区分心灵领域和现实领域。

  新约里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人想找耶稣的麻烦,就问他:“你说上帝是一切的主宰,那么我们是不是遵从上帝就行了,不用给国王交税?”如果耶稣说“不用交税”,国王就会对付耶稣,如果说“用交”,似乎又和上帝主宰一切不合。耶稣让对方拿一个钱币出来,问他说:“这钱上铸的头像是谁?”对方回答说:“是恺撒(国王)。”耶稣说:“恺撒的归于恺撒,上帝的归于上帝。”对方哑口无言,佩服耶稣的聪明。

  但是,耶稣的话并不只是一时急智,只是用于应对对方的刁难。这话里有大道理,那就是“精神领域是精神领域,现实世界是现实世界”。这正是我要说的道理。一个人是不是通过种种善行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质,这是精神或心灵领域的事情;一个人和别人交往中应该遵守什么规范,这是现实领域的事情。两者不可相混。比如,你找我借钱,我借是情分,不借是权利。我愿意通过借钱来培养自己的慷慨心,这是我的精神领域的事情,是我自愿的选择,但是你不能用道德作理由强迫我借钱。我不借,那也是我的权利,你也并没有理由指责我。

  心灵领域和现实领域混淆,在中国源远流长。顺便举一个例子,就是雍正经常分析臣子的“居心”,并以此为奖惩的依据。这种做法就极为荒谬。别人的居心如何,你只可以推知而不可能直接知道,怎么能作为现实领域中奖惩的根据?管理臣子是现实世界的事情,如果他贪污你就可以抓他,不用管他是什么动机而贪污;如果他有功就应该奖励,也不用管他动机是什么。这才是现实世界应有的法则。雍正的混淆,造成的就是所谓的“诛心”,流毒危害中国极大。

  心灵领域的道德修养、精神修炼等,在我看来,做不做归根结底是自己的事情,其他人没有权力强迫别人去做。我们看到了别人心灵美好,愿意赞扬,那是我们的权力。别人心灵不美好,我们有权力不喜欢他,有权力不敬佩他,但是我们没有权力因此而攻击他。我们有权劝善,但是没有权力强迫别人“做善事”。心灵领域中,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由。我们强迫别人“善”,就是在剥夺别人的选择权,这本身就不是一种“善”。

  在心灵领域,有种情况下我们有权善意干预别人的精神活动。那就是别人愿意学习更高道德,并主动向你求教。求教相当于一种精神领域的契约,学生愿意把一定的精神影响权给予教师,从而希望教师能对自己的精神活动施加良好的影响。心理咨询的来访者和心理咨询师之间也是这样的情况。作为一个心理学督导,我指导一些心理咨询师和学生进行自我心理分析和心理成长,其中对学生心灵活动有一些要求。但是,如果不是我的学生,我就不要求对方在精神领域如何成长——不是我不想,是我无权这样做。某人原来和王阳明交往时,王阳明对他很客气,但是后来他做了王阳明的弟子,王阳明有时却对他很严厉。严厉责备也是为了对方心灵进步,但是在对方不是弟子前他却不能这样做,道理就在这里。

  现实领域的行为,应有现实的规则。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建立良好的法律。当有人做了危害他人的事情时,我们不需要责备他不讲天理、没有良心,我们只需要告诉他“你违法了,我们将按法律来制裁你”。一个团体,也应该有这个团体的规矩,违背规矩自然有所处罚,也无需推断其用心和居心。如果一个人执意作恶,我们可以给他严厉惩罚。说得极端些,他犯大罪该死刑不妨执行死刑,我们也可以劝说他改变错误信念,但是我们没有权力强迫他改变他的信念。

  现实世界如何分梨,应该以现实的理由为依据去建立规则,根据规则去分。规则可以是“多劳多得”,也可以“按需分配”, 但是不能有太多的强制,而应当是人们共同制定和认可的。这些规则未必能很完善,但至少应是人们能够接受的相互妥协的结果;未必完全公平,但是应尽量公平。在这样的大大小小的、明确的规则下,我们才能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如果我偷了钱,你可以抓我,我没有话说;但是如果我不想捐钱给穷人,你可以在心里轻视我,但是你没有权力给我任何现实的处罚。卖梨人不愿意施舍,固然表明他吝啬,但是仙人把他的梨用法术搬运给别人吃,我如果是县官,我会把这个仙人关进大牢的。至于我欣赏这仙人,愿意和他做朋友甚至做他的学生,那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摘自《坏传统:心理学教授的九堂历史课》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