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春秋责于贤者”和“做个小人真快活”一

时间:2014-01-21 09:56   来源:中国台湾网

  记得好像有这样一件小事,说曾国藩曾打算纳一个小妾——在当时的道德标准看,如果妻子没有生儿子,男人纳妾以求有后是很正当的。如果妻子生了儿子,男人纳妾就有一点点不太好,但是毕竟是一件小事。

  曾国藩的一个部下,似乎是彭玉麟,对曾国藩纳妾不满意,就指责他不应当这样做。曾国藩回应:你自己也和某美女如何如何,为什么我纳妾你就这样不满呢?这位彭将军回答说:我们是普通人,难免有普通人的不足,而你是一个圣贤,所以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彭将军的做法不是他的首创,而是有典故的,早在孔子编写《春秋》的时候,就有一个原则叫做“责于贤者”,也就是说,对那些贤者反而要更多的挑剔与责备。

  “春秋责于贤者”的逻辑是:一般人达不到很高的道德标准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对于社会上最优秀的那些人,可以提出更高的标准,从而使他们达到更高的境界。

  但是在具体的实施中,这个原则却引起了一些并不太好的后果,比如引起了一种现象叫做“鞭打快牛”,即不干事的人没有人去责备,反而一个人为社会做事情越多,别人就越多地挑剔他的不足,批评指责他。整个社会不是赏优罚劣,而是相反惩罚了优秀者而姑息了不负责任的人。按照最基本的心理学原理,受到奖励的行为会增加而受到惩罚的行为会减少,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责于贤者”最后会使社会上的人越来越行为恶劣。

  有些“聪明”人利用这一原则,把自己“谦虚”地称为“平凡的人”,把一些比自己优秀的人架高为“贤者”,然后,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使用双重标准:“我是凡人,所以可以贪婪;你是贤者,所以应该不贪心;所以,当我们分配收益的时候,我就可以多要,而你就应该让给我。如果你坚持自己应得的一份,我就责备你:‘你还是贤者呢,怎么你这样不慷慨?’当我无理地伤害你的时候,你就应该忍耐,如果你反击我,我就责备你:‘你还是贤者呢,怎么你这样不宽容’”。有些人更干脆自居为小人,既然承认自己是小人了,就可以为所欲为,而要求“君子”们对自己一切忍耐,这样一来——做个小人真快活!

  在这样的情况下,正如北岛所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摘自《坏传统:心理学教授的九堂历史课》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