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春秋责于贤者”和“做个小人真快活”二

时间:2014-01-21 09:58   来源:中国台湾网

  错在哪里了呢?错在混淆了行为规范的层次。

  在我看来,必须把行为规范的各个层次分清,才能避免这样的问题出现。

  在最低的层次,应当是用法律来控制人的行为。这个层次对行为的要求是最低的,只要求人不做法律明确禁止做的事情就可以了。如果违背了,则可以按照法律来处罚。而法律没有明确禁止的行为,不论多么令人讨厌,都不可以用法律的手段来处罚。在中国,长期以来不是这样,行政和司法者可以以道德品质和心理动机上的理由去处罚一个人。过去的县令,可以以“没有孝心”为理由去处罚甚至杀死一个人。传说中,孔子杀少正卯也是因为这个人道德品质非常差。这样的做法,影响是非常恶劣的。

  在稍高一点的层次,应当可以要求人们遵守公德。法律不能规范一切行为,所以有些行为需要用道德规范。所谓公德就是指在公共领域中所应当遵守的道德规范。没有公德的行为也许并不违法,比如在半夜大声放音乐,目前就不算违法;在餐厅高声喧哗影响到了其他人的就餐,也没有违法;在恋爱中没有真心,欺骗对方的感情也不违法。因此任何人无权用法律的手段处罚这些人。但是,由于他们的行为违反了公德,其他人是可以对之表示不满、轻视、愤怒等态度的。其他人的态度对这些人也有一定的心理处罚作用,使他们感到不被认可、被孤立和被批评。

  摘自《坏传统:心理学教授的九堂历史课》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