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春秋责于贤者”和“做个小人真快活”三

时间:2014-01-21 09:56   来源:中国台湾网

  目前中国社会中存在着一种道德虚无的氛围,很多方面的行为似乎没有了是非的标准。比如在性行为上,婚外恋、一夜情在现在已经都不算什么了,有些媒体(当然不是全部)和某些专家会用一种欣赏地态度去谈换妻、性乱俱乐部、多人的性行为、性虐待等等。在做人态度上,阿谀奉承、背后暗算、结党营私等等都堂而皇之地作为处世艺术出书介绍。有的人说这才是真实的人性,而遵守道德的人是“虚伪者”。他们不知道人性中不仅仅有放纵自己的欲望,不仅仅有害人的欲望,也同样有对高尚的、美好的人生的欲望。而为了社会和人生中美好的事物能够存在,我们必须有意识地对自己的部分欲望进行部分的克制,这不是虚伪而是文明的体现。失去了道德标准,文化必将没落。

  也有人说,由于人的局限性,道德得不到良好的遵守。这实际上并没有关系。只要我们有一个是非准则,有一个什么是应当赞扬的、什么是应当鄙弃的的准则,我们就可以增加良好道德行为而减少不道德行为,这就够了。

  除公德之外,还有一个领域是所谓私德,也就是一些主要是个人修养层面的道德规范。比如,我希望自己具备勇敢、正直、慷慨、善良……等等品质。这是更高的一个层面,我认为,这应当是一个人自己的选择和坚持,别人没有权力要求我去做。在买东西的时候,我遇到商品份量不够,要求商贩补齐,商贩反而责备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小气?这才差几毛钱?”商贩的说法是没有道理的,我如果愿意更慷慨,这是我的事情。但是别人没有权力要求我放弃我应当得到的财物。同样,我如果愿意以德报怨,原谅一个伤害了我的人,这是我的事情。那个人没有权力要求我:“你善良一些,不要向法院起诉我,放弃赔偿的要求。”

  这一点非常重要,任何一个人只有权力要求自己修养自己的私德,而没有权力去要求别人。这样才可以避免“小人”用道德做武器去伤害“君子”、“贤者”。

  分清层次,或可以让“贤者”更理直气壮一些,而小人也不那么快活了。

  摘自《坏传统:心理学教授的九堂历史课》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