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从一而终”对谁有好处二

时间:2014-01-21 09:53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主要是从董仲舒开始,创造了一种“比附”性的思维方式,比如“天上三光,日、月、星,地上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样的比附性思维很不合乎逻辑,但是,却具备实际影响力。其实在心理学家看来,倒也不奇怪,最有影响力的语言从来不是逻辑最正确的语言,因为人并非逻辑为主的动物。早有政治心理学的研究者发现,那些政客或政治家的演说,都不是靠逻辑说理来说服听众的,而往往是用一些特别的词来煽动,比如民主社会的政客就会用“自由”、“民主”等词,古代专制中国就会用“忠义”、“仁爱”等词,通过反复地、用充满感情的语调来说出这些词,就会产生影响力。在这样的演说中,不需要明确定义这些词的内涵,词的真实意义可以是空的,有时政客们甚至会故意扭曲这些词的内涵以达到自己的目的。政客需要的只是带着一种感情重复说这些词,而这些词就会像风箱吹出的风一样,逐渐燃起听众对这些词的热情——这实际是一种广义的催眠术。

  在这个催眠中,词汇本身必须好。如果希特勒用的词汇是“邪恶”、“屠杀”,则德国民众不会跟随他。而他实际用的词是“奋斗”、“荣耀”等,“屠杀”也被改称为“彻底的解决”,这样,就不容易被民众心理所抵制,也就能渐渐“催眠”德国民众,让他们跟随他去做他们原来并没有打算去做的事情,甚至包括屠杀。

  在这样的广义催眠过程中,如果我们用比附的方式,把两个外表类似的事物放在一起多次重复说出来,则会产生的效果是,听者会不管逻辑,把这两个事物在他们的心中联系到一起。如果我们的比附的句子有和谐优美的节律甚至押韵,表面上似乎有一种合理性,则更容易增加这个联系的强度。因此,当我们一次次听到,“天有三光、人有三纲”的说法,就会产生一种倾向,就是受暗示认为,天有三光,人有三纲,这两件事是相互联系的,认为人有三纲的原因就是天有三光——虽然这完全是胡扯。按照这个逻辑,我们实际上可以编写很多句子,“天有三光,人有三妻”——说明一夫多妻是合理的;“天有三光,人有三喜”——然后我可以把我自己觉得最好的三个东西说成是三喜。“天有三光,人有三亲”——然后我可以找三个人说成是你最亲的人……。虽然董仲舒的三光理论完全是胡扯,但是有效,古代很多的中国人都以为“三纲”是和“三光”有联系的,而“天有三光,日月星”,是永恒不变的真理,于是大家在董仲舒的催眠下,也误以为“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样的三纲也是永恒不变的真理了。

  董仲舒还有另一句催眠语是“天不变,道亦不变”,更加强了大家的盲目相信。而如果一个人认真地去思考,就会发现董仲舒的说法没有什么根据,“天不变”不能证明“道不变”,更不能证明“三纲”之类的东西就是“道”。但是,已经被催眠的人们,大多都失去了进行正常思考的能力了。

  就是通过这样的比附性的广义催眠,“好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联系到了一起,并让人感觉这仿佛是一种“天命”,一种不可改变的“道”。因此,好女不嫁二夫的越多,就越能增加忠臣不事二主的决心。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广义的催眠中,还有一个技巧,那就是通过授予一个好的名词,来鼓励守贞的行为。如果女人守贞了,我们会称她们是好女人,是贞女或者烈女。如果男人守贞了,我们会称他们是好汉子,是忠臣义士。这在心理学上称为强化,用这个技巧,可以不付出一分钱,仅仅付出好听的名词,就可以让对方做自己想让对方做的事情。

  因此,在古代中国特别是宋明以后的中国,不仅很多女人在努力做贞女,很多男人也在努力做忠臣。而从中获益最多的,是那些君王和各级统治者。

  摘自《坏传统:心理学教授的九堂历史课》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