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吃人的旧社会二

时间:2014-01-21 09:37   来源:中国台湾网

  在心理象征层面,吃人有积极和消极的不同意义。在积极层面,“吃人”象征着一种“接纳”、“学习”、“融合”,是对我们所爱的人的一种认同。我们非常喜欢一个孩子的时候,就有咬一口的冲动,非常喜欢一个异性的时候,有“恨不得把他/她吞下去”的想法,都是一种积极的“吃人”意象。吃象征着获取,吃这个人象征着我们想获取他身上的积极的、为我们喜欢的品质,从而让我们能够“和他一样”。基督徒在仪式中,喝红酒吃面包,同时把红酒想像为耶稣之血,把面包想像为耶稣之肉,通过吃喝耶稣的血肉,认为自己获得了耶稣的爱的品质。而在消极层面,“吃人”则是一种掠夺、仇恨的象征。我们说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就是用吃人来象征最大的仇恨。日常俗语中“我吃定你了”,则是表明一个人要剥削、掠夺另一个人的资源。

  因饥荒被迫吃人,如果我们把它看作是一个“意象”,如同梦中的意象,则从象征意义上看,象征的是极度的匮乏。战乱时凶恶将军吃人,以及某些恶魔般人物的把人当作美食去吃,象征的是人与人之间极度的不平等,以至于一些人可以不把弱者当人看,而历史上的吃人者也的确把被吃的人叫做“两脚羊”等非人的名称。这些意象象征着中国古代专制时期,专制权力者对被统治的民众的残酷剥削和压迫。所以官员的财富,特别是不义之财,我们称为民脂民膏;贪官污吏就是“吃百姓的脂膏”而变得越来越肥的吃人者。——在意象中,这些东西已经不能是人,而是“虎狼”。

  而另一种吃人肉,“割股事亲”者献给父母吃的肉,分析起来却不是这样简单。

  饥民吃人肉,即使在古代专制时期,主流意识形态也承认是大悲剧;凶暴将军吃人肉,也会被看作是暴行;把人肉当作美食,也当然被看作是邪恶行为。而割股事亲,则是过去的主流意识形态所赞许褒奖的行为。

  从象征意义上看,主动奉献自己的血肉,的确是一种爱的体现。当自己最亲的人身患重病时,恨不得以身相代或者以血肉做药,也的确是爱着的人的真切心情。因此,古代中国人被这样的爱心所感动,赞许感叹这样做的人,本来也并非不恰当的行为。

  但是,事情却并非这样简单,魔鬼常常利用人们的善良而作恶,因此,这样一种本来也许是纯洁的爱的举动,后来却变质为一种邪恶。

  摘自《坏传统:心理学教授的九堂历史课》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