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吃人的旧社会三

时间:2014-01-21 09:3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在“割股”者这方,随后出现的变质,是“割股”成为一种有意无意的功利性行为。

  最早出于纯粹的爱心,而为亲人割股的人,也许并未想过会因此而得到嘉奖。但是,后来的人却知道了“割股”是被社会舆论所高度褒奖的行为,因此,有一部分人就会为了得到嘉奖而去“割股”。硬生生从大腿上割一块肉下来,当然是非常痛苦的,但是,如果这一次痛苦,可以换来终身的名誉,也并非是人所不能忍受的。太监割掉的是有更重要功能的器官,但是为了利益,太监都有人愿意做,何况“割股”并不损害任何实际功能呢?有些人,可以是有意识地为了获得声名而割股,有些人,可能并非有意识这样做,但是潜意识中也是这样的动机。这样的割股,就不再是爱和奉献的象征,而成为伪善和心机的体现了。

  还有些人割股的潜意识动机也许更为复杂。比如,我看到一个例子,某个婆婆对儿媳非常不好,而这个婆婆得病的时候,儿媳却割股给她煮汤吃,不过儿媳并没有告诉婆婆她吃的是什么汤。婆婆病好后,对待儿媳依旧不好,直到偶然机会发现了儿媳腿上的伤疤,知道了儿媳曾经给她割股,才终于大为感动。我想,也不能否认,有可能这个儿媳真的是爱心超人,即使婆婆对她很坏,她依旧有那种宁愿割股也要治好她的病的愿望。但是,更有可能的是,儿媳潜意识中对婆婆是怨恨的,而采取割股这样一种极端自虐的行为时,她实际上是在潜意识地控诉这个婆婆,就仿佛她对着一个看不见的神灵说:“你看,我对她是这样的好,而她却还是对我那样坏。”婆婆病好后,对她依旧不好的时候,恰恰是她的这种潜意识怨恨最适合发作的时候,是她最适合把婆婆的形象恶魔化的时候。而且,这样的处境也很适合她的自恋,她可以让自己以及看不见的神灵看看,她自己是多么善良。而最后,当婆婆发现真相而羞愧万分的时候,更是儿媳的报复彻底实现的时候——让你看看你自己是多么无理,也让你看看我儿媳是多么的隐忍而伟大。因此,也许这个例子中,驱动儿媳割股的力量,不是爱的力量而是恨的力量。当然,我能理解受欺负的儿媳这样做的心理,但是我不得不说,这种出于恨的割股,不可能真实改善婆媳关系。婆婆一时不得不感动,而且羞愧,但是在我们称为潜意识的内心深处,她会因儿媳这样高明地战胜了她一次而恼怒,从而更增加了对儿媳的怨恨,以后,这对婆媳将会用更高明的技巧互相攻击。

  如这个儿媳一样,我相信不少的割股者,都有一种自虐的心理在。精神分析心理学指出,对他人的攻击冲动被压抑后,则可能转化为一种自虐。在用刀割自己的肉的时候,长久压抑中的人会有一种强烈的快感,仿佛他们的痛苦可以随着流出的血液而释放,给他们一时的轻松。我们可以在当代看到一些受虐狂,他们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虐待自己,比如用铁钩把自己吊起来——但是他们没有文化资源,不能把这个行为解释为“对父母的爱心”。假如他们有这样一个合理而受到赞许的理由存在,我想,会有不少的新的这样的“善良行为”出现。因为在割股这样的自虐中,不仅有自虐本来的快感,还能多一个自我欣赏的快感——你们看,我是多么的善良啊。

  在接受割股的一方,心理的变态也一样存在。

  当然,记载中那些吃了人肉或者喝了人肉汤的人,当时对此都是无知的,他们往往都以为那只是羊肉或者什么肉而已。这样是比较合理的,因为如果要他们明目张胆地接受别人奉献的人肉,未免显得自己太不善良了。但是,我们知道他们并不反对别人送人肉给他们吃。刘备落难时,某人要请他吃饭而没有肉,于是把妻子杀死给刘备吃。刘备发现后,并不以为那个男人是邪恶的家伙,相反还颇为此而感动,这就是吃人者的普遍心理。

  如果说割股者是受虐狂,这些吃人肉者就是虐待狂。中国古代吃人文化,就是这样的受虐和虐待狂组合所创造和维持的文化。

  摘自《坏传统:心理学教授的九堂历史课》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