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二章 海军部的重大任务

时间:2012-09-09 14:11   来源:中国台湾网

  只有海战——海军部的作战计划——潜艇的袭击——装有潜艇探测器的拖网船——对商船的管制——护航制度——封锁——我主持第一次会议的记录——对南爱尔兰港口的需要——主力舰队的根据地——警戒措施不够充分——“捉迷藏”——我访问斯卡帕湾——在尤湾的回忆——“勇敢”号被击沉——巡洋舰政策——第一个月的潜艇战——收获很多的9月——更广泛的海战行动——波兰海军的锐气——罗斯福总统的来信

  在希特勒对波兰展开了猛烈的进攻,以及英国和法国对德国宣战以后,紧接着却出现了一个漫长而沉闷的间歇期。这引起了全世界人们的惊讶。张伯伦先生在一封由他的传记作者发表的私人信中,把这个阶段称作“晦暗不明的战争”。[1]我觉得这个用语非常贴切而又达意传神,所以就用作本书的题目。法国的军队并没有对德国展开进攻。它们的动员已经完成,他们在整个前线虽保持接触,却按兵不动。德国人除了空中侦察以外,没有对英国采取任何其他空中行动;同时,对法国也没有空袭。法国政府要求我们暂时不要空袭德国,认为这会引起德国对他们尚未设防的军火工厂进行报复。我们只是空投了一些小册子,希望唤起德国人更高尚的道德观念。这种离奇的陆地上和空中的战争局面,使人们惊异不止。法国和英国始终没有行动,同时,在几个星期内,德国战争机器的全部实力,已经把波兰摧毁或征服了。希特勒对于这种局面,当然没有不满的理由。

  另一方面,海上的战斗从战争一开始,便激烈地进行着,因此,海军部便成为事变中最活跃的中心。9月3日,我们所有的船只仍在世界各地航行,执行它们的正常业务。突然间,它们遭到事先妥为分布的德国潜艇的袭击,特别是在英国西面海洋的入口处。当天晚上九时,开往外国的一万三千五百吨客轮“雅典娜”号被鱼雷击中沉没,有一百二十人丧命,其中二十八名是美国公民。这件暴行在几个小时内便传遍了全世界。德国政府为避免引起美国方面的任何误会,立即发表一项声明,说我曾亲自下令将一个炸弹放在船上,以炸毁这艘客轮来破坏德国和美国的关系。在不友好的方面,有些人竟相信这种谎言。[2]9月5日和6日,“波斯尼亚”号、“皇笏”号和“里奥?克拉罗”号先后在西班牙沿海被击沉。所有这些都是重要的船只。

  我给海军部的第一个节略,就是关于潜艇的威胁在最近的将来可能达到的规模:

  海军情报局局长        1939年9月4日

  请给我一份报告,说明今后几个月中德国现有的和将建成的潜艇的实力。请把航行远洋的和小型的潜艇加以区别。对于每种潜艇续航能力的日数和英里数,请分别加以估计。

  我立即获悉敌人共有潜艇六十艘,到1940年初可以有一百艘。5日,他们提出了更详尽的答复,这是应该加以研究的。[3]有长距离续航能力的潜艇,数量极多,可以看出敌人实在有意使其潜艇尽早地在极远的海洋中展开活动。

  海军部对于增加我们反潜艇舰只数量的问题,已有极其周密的计划。尤其是已经做好准备,要征用八十六艘最大的和最快的拖网船,并在船上装备潜艇探测器;拖网船的改装工作已经进行到相当阶段。关于建造大小驱逐舰、巡洋舰以及许多辅助船只的战时造舰计划,也已详细拟定,自从宣战以后,即已自动实行。上一次的大战,已经证明护航制度有极大的优点。海军部好几天来管制着一切商船的行动,要求船长遵守关于航线以及参加护航队的命令。但是因为我们的护航舰只数量不多,所以在敌人采取无限制的潜艇战以前,海军部不得不设法在海洋上采取躲避航行的政策,而且,最初不得不将其护航队限于英国的东部沿海一带。但“雅典娜”号的沉没推翻了这些计划。此后,我们在北大西洋也采用了护航办法。

  护航队的组织早已完全准备就绪,并曾召集船主们,就有关他们的防御事项进行经常的磋商。此外,对各船长已发出训令,指导他们如何应付在战时必然要遇到的许多不熟悉的事情,同时,向他们提供了特殊的信号和其他设备,使他们能够参加护航队。商船船员面对着不可预测的前途,抱着果敢的决心。他们不满足于担任消极的任务,要求武装。商船使用大炮进行自卫,在国际法上是一向被认为合法的。武装远洋商船和训练水手,使他们能够自卫,便成为海军部立即付诸实行的计划中的重要部分。迫使潜艇潜入海面下袭击,而不在海面上以炮火袭击,这不但使船只有较大的逃避机会,而且使袭击的潜艇浪费其宝贵的鱼雷,往往徒然消耗鱼雷而毫无所获。由于远大的预见,上次大战中用来对付潜艇的大炮被保存了下来,但防空的武器仍感到极端的缺乏。直到许多个月以后,才给商船提供了充分的防御空袭的装备,但在这段时期中,它们却遭受了严重的损失。我们在最初这段时间就计划在战争爆发后的三个月以内,使一千艘船只至少各有一门反潜艇大炮。这个目的,事实上是达到了。

  除了保护我们自己的航运以外,我们还必须将德国的贸易往来从海上驱逐出去,同时阻止德国的一切输入。我们极其严格地执行封锁政策。一个经济作战部已告成立,负有指导政策的责任,而海军部则主管执行的工作。敌人的航运,正如在1914年一样,几乎立即在公海上绝迹。德国的船只大部分躲避在中立国的港口内,或者在中途被阻截时,自行凿沉。尽管如此,在1939年底以前,仍有敌人船只十五艘,共计七万五千吨,为盟国所俘获,并由我们加以使用。德国的大邮船“不来梅”号最初躲避在苏联摩尔曼斯克海港内,后来所以能回到德国,还是因为英国潜艇“萨蒙鱼”号完全正确地、一丝不苟地遵守了国际法惯例而放过了它的缘故。[4]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