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毒舌钩”的五份绝密档案 1

时间:2012-12-05 01:25   来源:中国台湾网

  1

  刚办过婚宴的韩小月讲出自己和张洛克根本没办理结婚登记的秘密后,顾菲菲首先想的是那已付出去的一千块份子钱是不是给早了,遂望望正在对着酒吧老板摆出媚态的薛蕾,及故作姿态地品尝三百块一瓶的波尔多红酒的田咪咪,即刻认同她们心里肯定在打同样的算盘。

  这算什么呢?结婚当晚,新娘子不入洞房,反而拉了一帮闺蜜来迈克酒吧喝得烂醉,还边喝边大声宣布:“我韩小月至今未婚!没领结婚证就不算结婚!我怎么可能跟这样的男人结婚呢?那么难看!那么矬!那么无能!”

  这一番震天吼的狂言,大抵半个酒吧的人都已听到,不管那老爵士乐放得有多响,旋律有多舒缓怡人,均被韩小月那“水蜜桃姐姐”一般的奶气嗓门盖过,因为此刻它又尖又细,仿佛能将屋顶戳穿。

  田咪咪放下高脚杯,用异常成熟的口吻劝道:“就算你不爱他,可你今天都嫁他了……”

  “没嫁!”韩小月将勒得她喘不过气来的腰带取下,往酒桌上狠狠一摔,那啪啪作响的气势配上她熟虾一般的面色,倒也颇有几分“牛仔风情”。解腰带是韩小月与人拼酒拼到高潮处的招牌动作,腰带就像她身上的一道闸,平素将自己拴出端庄来,关键时刻要豁出去了,便将“闸”放开,意思就是“老娘跟你拼了”。

  如今在姐妹面前坦露了自己实际未婚却举办了婚礼,还收了份子钱的心声,可见韩小月也是要与人干到底的意思,但大家心里都明白,今天她赌的不是别人的气,而是自己的,换言之,她想与之拼命的对手,正是她本人。

  “好好好……”田咪咪一把抱住韩小月的肩,声音不禁又柔和了一些,“你未婚,你还是黄花闺女咧!好不好?可你今天酒也办了,红包也收了,亲戚朋友都来见证过了,就认命了吧!不领证,岂不是便宜了张洛克?男人是无所谓的,万一哪天你们闹僵了,吃亏的还是女人。”

  “切!”薛蕾见酒吧老板对她视而不见,便只得回转身来加入“安慰团”阵营,“张洛克不是挺好的吗?你干吗那么烦他?再说了,烦他你就不要结婚啊,现在来装这个调儿?”

  薛蕾劝人就是这个德行,与骂人或挑衅无异。这就是她吸引不了男人的原因,顾菲菲一直好奇这样从打扮到性情都粗线条的女人是怎么靠写作养活自己的。

  “可是,我又不像你,是大作家,不用看领导脸色。我再不结婚,要被单位的人嫌弃的,还会被爸妈逼疯!要不然,你说张洛克这种男人,给你的话你会要吗?”韩小月摔了腰带之后,立马自信满满地端起了一扎黑啤,没办法,相比刚刚喝过的黑方,这已是顾菲菲能在酒吧找到的最低度数的饮品了。

  “操你妈!是你要嫁他,不是我要嫁,你管我是不是喜欢他?!”薛蕾点了根烟,狠狠吸了一口,一想到目前自己大龄剩女的现状,她便气不打一处来,今天婚礼上的新人宣誓环节,顾菲菲的主持演说真当声情并茂,令原本情绪冷淡的新娘子与几个闺蜜无不感动落泪,唯有薛蕾摆出铁石心肠的态度来,只因她正在纠结自己那尚处于迷雾中的爱情前程。

  “那你说,谁会喜欢他?你们谁喜欢他,谁今天就去跟他洞房呀!”

  韩小月像是来了劲,双手叉腰,脖子一仰,瞬间灭掉半扎黑啤。田咪咪于是默默回到原来的座位,端起红酒,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这一举动,恰被薛蕾看在眼里,她冷笑道:“你去睡洞房吧。”

  田咪咪一脸诧异道:“为什么是我?我又不喜欢他。”

  “你当然不是喜欢他了啦……”此时吴大来突然贱飕飕地从台球桌边跑过来,一屁股挤进韩小月与田咪咪之间,身上散发出博柏利男士香水的甜腻气息,“你明明是喜欢我的嘛。”

  “我呸!”田咪咪狠狠白了吴大来一眼,她总是对这位娘炮男性友人摆出凶巴巴的面孔,私下里却总爱跟他一起逛街买衣服。因为在吴大来的“人生原则”里,与美女闺蜜同游才是潮事,所以姿色一般的韩小月和薛蕾要与他约会,就只能选在光线幽暗的酒吧或者茶室包厢,仿佛这些“存货”都是他最见不得人的“私藏”。

  “美女”是一种连娘炮男人都对其情有独钟的“恐怖生物”,这一事实其他几位姿色平平的闺蜜都早已接受了。

  “你们在说什么?喝什么酒?有没有搞错?!黑啤?!小月你今天都不是你了耶!你居然只喝黑啤!”吴大来那个发型直冲云霄的头颅大惊小怪地转动着,生怕大家还嫌他腔调不够白痴。这种耍宝,吴大来称之为“节目效果”,《康熙来了》之类的综艺节目已将他熏陶成满口台湾腔的男青年了。

  “行了,来来姐!今天给你一个任务,考验你女性魅力的时刻到了!”田咪咪忙给吴大来递上一杯红酒。

  吴大来听到“女性魅力”四字便来了劲,得意道:“哼!你们不要以为男人就施展不了女性魅力,其实我们比你们更懂。知道薛大作家为什么一直没男人要吗?就因为不懂女性魅力,成天把自己打扮成富婆或黑帮女大佬是没用的,只会吓跑男人!还有啊小月姐,黑蕾丝打底衫实在不适合你啦,那条皮带把你勒得跟米其林轮胎没什么区别。菲菲姐,你……”

  话未讲完,他已被薛蕾险些拧下一只耳朵来。

  “贱人!”薛蕾边骂边在心里恨不得即刻将身上那件五千块的皮草烧掉,因为吴大来的吐槽虽狠,却总是对的。

  “好了啦,好了啦!是咪咪要给我什么任务了啦,咪咪,你看我今天的裤子是不是有点儿像罗志祥那一条?有没有?有没有?”吴大来使劲扭动屁股,生怕还不够恶心。

  “有啦有啦!”田咪咪笑道,“来来姐,你看今天小月是打定主意要姐妹同乐,不回洞房去了,所以跟张老师行周公之礼的任务就交给你啦,去吧!”

  孰料吴大来只迷糊了一秒钟,便很快进入状态,靠在韩小月身边道:“小月,你不是吧?这么大好的男人居然要让给我这样的人……”

  “好个屁!”韩小月一泡口水喷在吴大来脸上,“他要是好的话,当初我怎么就憋了五年啊?!憋到山穷水尽了,才跟他摆了这场酒。”

  “那你说说他有什么不好的呀?”顾菲菲想起韩小月与她商量婚庆典礼的那三个“不许”:一、祝词里不许出现“百年好合”;二、仪式中不许在交换戒指时要求“新郎新娘拥抱接吻”;三、不许提及“爱情”之类的“肉麻”字眼,因为她自认压根儿就没有。鉴于这些古怪要求,顾菲菲手里原本现成的主持稿基本没用,只好拼命将演说往“姐妹情深”上靠,结果在场亲戚没一个感同身受,闺蜜们倒是哭得稀里哗啦。

  韩小月没答理顾菲菲的提问,径自站起来走向厕所。“当事人”一离开,其他几个人迅速围拢,嘀咕起“正事”来。

  “你说她结婚证都没领,万一后边又说不算数了,再结一次婚,我们还出不出钱?”首先开腔的人是平素自命清高的薛蕾,她的小家子气本色闺蜜皆知,所以也没人觉得稀奇。

  “什么什么?小月没领结婚证?!”吴大来开始大惊小怪,实际上早在一个月前,韩小月就私下跟他透露过这个信息,所以今天他完全属于装蒜。

  “反正如果她下次结婚,我是不会再出钱的。”田咪咪也翻了个白眼,接着自言自语道,“也不晓得她收了份子钱去干吗?”

  “听说啊……”薛蕾不由得压低了声线,因她知道,几个女人间只要“听说”二字一出口,便意味着有头条八卦可爆料,于是都会自觉靠拢过来,“听说啊,小月要拿那十几万的份子钱去付单身公寓房的首期。”

  顾菲菲也知道这件事,却用惊讶的口吻道:“什么?!真的假的?那她其实是不打算跟张洛克好下去咯?”

  “哼!”田咪咪冷笑一声,风情万种地点了根烟,举到嘴边,“他们哪里好过?从前她就嚷嚷着一定要找到个自己看得上眼的男人,所以从来不把张洛克当人看,现在为了骗份子钱办了场婚礼,也不晓得以后怎么收场。”

  田咪咪的声音里,有隐隐的嫉妒,这令顾菲菲颇感意外,因为三小时前的婚宴上,田咪咪还坐在张洛克旁边,一本正经地对他说:“小月就是有些孩子气,她其实人很好的,你以后一定要多担待,千万不要跟她计较,她说了什么不好的话,那都是有口无心……”

  她当时的一脸“圣女”相,令顾菲菲印象深刻。

  吴大来刚要发表意见,却见韩小月回来了,黄绿色灯光将她上了新娘妆的面孔打得梦幻如芭比娃娃,不管是不是“形婚”,今天果然是她看起来最漂亮的日子。

  “怎么样?”酒醒大半的韩小月拿起桌上的腰带重新拴起,“你们今晚谁去跟张洛克洞房?商量好了没?”

  “我去!”

  薛蕾在心里默默喊到,她琢磨着可能闺蜜团里还有其他人与她抱有同样的“邪念”。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