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4

时间:2012-12-05 01:24   来源:中国台湾网

  4

  顾菲菲的家里总是溢满咖啡的焦香气。

  她已记不得从什么时候起迷上了用老式咖啡机煮咖啡,只知道那套用具花了她两千,从此每个月还要买两包进口牙买加蓝山咖啡豆,一袋欧德堡奶球,和五盒肉桂味砂糖,天天起早为丈夫和自己各煮一杯咖啡,到后来连三岁的女儿也吵着要喝,于是她又开始挑战卡布其诺的制作方法。

  客厅一角,挤挤挨挨地摆着一张价值四千块的复古式咖啡桌,从杯碟到咖啡壶都在明媚的光线里闪闪发亮。

  “咖啡喝一点儿吗?”她总是如此殷勤地问老公杜辉,对方也时常兴高采烈地迎合,接过杯子啜了一口之后,还即刻做出欣赏的表情。

  他就是戏演得太逼真,才令她一直深深着迷。

  面对杜辉的演技,顾菲菲不禁悲从中来,她当初亦是被他的如沐春风之感骗得晕头转向,才嫁了他。现在回想起来,在她与杜辉谈恋爱期间,闺蜜们私下里给她的忠告都是对的,比如薛蕾说过:“杜辉一看就是心机很重的男人,你将来会吃亏的,因为他显然有大智慧,而你只是小聪明。”田咪咪说过:“他眼睛长得太花了。”韩小月也说过:“表面很好的男人不一定好,表面很坏的男人也不一定坏,你那位就是好得有点儿过分了,让人觉得心慌慌。”

  当时她不以为然,事实上,到现在她还是不认为自己当初嫁错了,因为到如今这样的地步,如薛蕾所言,顾菲菲就是被自己的小聪明给害的。

  顾菲菲对细枝末节上的重视程度,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她能从闺蜜交谈的只言片语里听出谁对谁有意见,谁最近性生活不和谐,甚至谁上班迟到挨了领导的训。她就是有这种本事,从一些旁人根本不会注意的事情入手,将对方的隐私猜到个七七八八,“敏感”是她最大的财富,她也因此拉到了不少客户,因为只要聊上几句,她就知道那些即将结婚的男女想要办什么风格的婚礼。

  所以,顾菲菲一直为自己的“敏感”得意,直到她利用这“敏感”猜到了杜辉的QQ密码,由此得知丈夫在外偷腥的惊天秘密。

  和电视里演的一样,顾菲菲故作镇定,表现出了一个有教养的女人应有的态度。不过质问杜辉的内容,其实与歇斯底里的泼妇还是大同小异的。

  “她是怎么勾引你的?”

  “是我主动去招惹她的。”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我……我只是一时昏了头,下次不敢了。”

  “还有下次?!”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还想不想要这个家了?如果不要了,我们可以离婚!”

  “不要离婚,我们离了,乐乐怎么办?”

  “那你说这日子还要不要过啦?要不要过啦?!”

  其实这个“要不要过”是白问的,因为日子肯定还得“过”下去。自古男人出轨都是天经地义,女人出轨则罪可当诛,“小聪明”也让顾菲菲悉心接受“古训”,安慰自己说:“只要他没再犯了,依然值得原谅。”

  当然,在结局已经注定的情况下,顾菲菲还是做了许多“前戏”,比如找到闺蜜团唯一一位男性——吴大来诉苦。

  因为吴大来是唯一一位你让他“保密”,他就真会守口如瓶的人,绝对不像其他几个那样,你告诉她们其中一个,半个钟头之内保管整团都知道了。但吴大来的劝告却很刺耳:“其实你对着我骂你男人的时候,就已经原谅他了吧?平常老说我贱,你们女人不是更贱?”

  “谁说的?我就是觉得过不下去了,要跟他离婚!”

  “哼!”吴大来掸了掸那件粉色小背心上的绒毛,冷笑道,“拉倒吧!你们这些女人,真要离婚的话才不会这么张扬,跟辞职一样,嘴上说离的不离,什么都不说的却悄悄把离婚证给办了。不过也不只是你,估计除了薛大作家这直肠子傻缺,其他几位要离婚都会搞得跟鬼子进村一样低调。”

  一番话,说得顾菲菲哑口无言。

  当然,作为理直气壮的“正房”,顾菲菲也做了一切她该做的事。比如每天到了下班准点便打电话问杜辉的行踪:“喂?你人在哪里?出来了没?”

  如果杜辉言称“加班”,那么顾菲菲也是“水来土掩”,即刻表示到他公司楼下等他一起吃饭,女儿乐乐则交给公婆暂时照顾。

  当然,这种间谍行为,也让顾菲菲付出了代价,就是她无法再投入工作,每天晚上与杜辉在一起时,耳朵还得“盯”着他的手机,一旦有短信音响起,便一把抢过,经检查无异常之后才交还对方,当然,作为理亏的一方,杜辉肯定也不敢说什么。

  这段痛苦的“原谅”期,使得顾菲菲被“训练”成一枝经验丰富的“谍花”,同时她也保持着某种自我膨胀式的“强势”。

  不行,不能冲去杜辉的公司找那狐狸精算账!

  这是她最后的自尊防线。

  因为顾菲菲在婚庆公司上班的时候,曾亲眼目睹某正房找上门来,用极客气的口吻要请“小三儿”——她同部门的一位风骚美女“出来谈谈”。原本大家都等着那小三儿跟正房出去后,可以尽情八卦这桩桃色事件,孰料小三儿压根儿不给正房一丝喘息的机会,却是冲上前给了正房一记又脆又响的耳光,吼道:“你算什么?!你看看你自己,有哪一点比得上我?你还有脸来这里?少丢人了!”

  这突如其来的彪悍反应,愣是把那正房搞得呆若木鸡,最后竟灰溜溜逃出去了!

  这件事也是给“顾菲菲们”敲了记警钟:小三儿一旦狠起来,不是所谓“道德准绳”能拴得住的。

  所以顾菲菲才咬紧牙关,忍住将其碎尸万段的心,每天煮咖啡,权当在烹乔若薇的人头。在顾菲菲的印象里,乔若薇肯定是面相狐媚,长长的卷发蓬松飘逸,两片假睫毛像扇子一样张扬,肤若凝脂,口似樱桃,那国色天香让人不禁感慨:为什么“小三儿”们都跟范冰冰长一个样子呢?

  不过最令顾菲菲纠结的并非对方优于自己的外形,而是那种“不屑一顾”的气势,一个有尊严的正房是不怕小三儿比她更哭天抢地的,却最怕小三儿不把她放在眼里。偶尔的,乔若薇也会发短信给杜辉,还好死不死让顾菲菲截到,上边无非是“你吃饭了没有”、“我好饿”之类的屁话。顾菲菲每次“审查”后,都会假装大方地把手机丢给杜辉,笑道:“你相好的发来短信了,快回一条,免得人家等急了!”

  但假大方总有HOLD不住的时候,所以顾菲菲也会用自己老公的手机发“警告信”给那狐狸精:“我是杜辉的老婆,你给我适可而止吧!”

  令她出乎意料的是,乔若薇竟然回了一条,只一个字:“哦”。

  这个“哦”字几乎摧毁了顾菲菲苦心经营起来的全部坚韧,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被沮丧的情绪紧紧包围。

  “太狠了!实在太狠了!”

  这“哦”字是说得那样轻飘飘,仿佛一个残忍的蔑笑,顾菲菲恍惚看见千娇百媚的乔若薇正笑嘻嘻地跟她讲:“我跟你老公只是玩玩的,你又何必认真?”手指还在不停摆弄发圈。

  当发现自己视若性命的婚姻只是他人手里的一个玩偶时,这种愤怒与失落,恐怕没结过婚的女人是一世都体会不到的。

  从那天起,顾菲菲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丈夫,究竟这个男人值不值得她爱呢?他的确是五官端庄,气质绝佳,衣着品位也非常出色,连吴大来都时常把他的穿着作为经典案例拿出来教育一帮不开化的闺蜜。但除此之外他又好在哪里?特别唠叨,爱强迫别人吃光碗里的食物,否则就不离开桌子,宁愿打游戏也不肯给乐乐洗澡,睡觉时磨牙的声音也巨响,而且给自己的爸妈送节礼从来都吝啬得很,让她丢尽面子;他甚至会在做爱的时候还顺便拿起手机更新一下微博……

  这些缺点在一个“哦”字的刺激下,被无限放大,几乎将顾菲菲整个吞没。

  其实说到底,顾菲菲都是一个“冰雪美人”,未出阁的时候她事事都表现得很积极,经常主动要求参加闺蜜团的任何一项娱乐活动,可不知为什么,一旦参与了她又表现得相当游离。在迪厅跳舞时神情冷漠,经常上去没扭两下便坐回去了,横眉冷对黑暗中群魔乱舞的光影;去办健身卡她也主动响应,结果买了年卡却只去过三次;去旅行也显得急迫而饥渴,只是无论走到哪儿,她脸上都是淡淡的。后来闺蜜们逐渐发觉,她其实只是空有一腔好奇心,努力把自己变得丰富,可惜无论怎么勾画,人生的图板上也仅有几笔枯淡的灰色墨迹。

  没错,顾菲菲本人与那个“哦”一样的乏味干瘪,还极度自尊。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