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时间:2012-01-31 15:38   来源:中国台湾网

  刘大官的这次老虎洞剿匪可谓是双马镇有史以来最大的剿匪活动。从前和往后,都没有其他规模可以和刘大官的剿匪队伍媲美的武装力量在双马镇地界上活动过。 

  这支剿匪队伍之所以能规模空前,需归功于刘青眼。刘庄的当家人从县城回来后,除了组织起刘庄的剿匪力量,还向双马镇各大村寨广发邀请,大陈利害。除了死对头的孔山,大小村寨都纷纷从村里派出多则四五十少则一二十个勇武的后生前来助阵,合力剿匪。各村助阵的人加起来,数量大概有两百人。加上刘庄的一百五十多人,刘大官从县衙带来的一百多个兵勇、五六个捕快,总人数不下四百五十人。在我们孔山老占家的族谱中,为了让这个数字变得好看些,直接写成了五百人。对于孔山老占家来说,这个数字越大,他们的光彩也就越大。因为在和刘大官剿匪队伍的对抗中,赢家是老占家所在的这一方。 

  刘大官说是一早就要攻山,但他的人马直到中午时分才完全集结好。 

  队伍一集结好,刘大官大手一挥,五百人就浩浩荡荡杀向老虎洞。双马镇各村寨来助拳的男人们走在前面,刘庄的一百五十人断后,刘大官则率着他的一百余名兵勇和五六名捕快坐镇中间。 

  刘大官坐在一副步辇上,由两个大汉抬着。 

  刘庄到老虎洞有两条路:一条是刘庄直通老虎洞的山路,地势较陡;一条是先到孔山,再到老虎洞的黄泥道,地势稍微平缓一些。刘大官这次攻打老虎洞,完全是志在必得,胜券在握的,所以他不顾艰险,选择了近一些的山路。  

  这条路虽然不用绕道孔山,但老虎洞就在孔山后面十来里的地方,要到那里去,怎么走都得从孔山附近经过。 

  刘大官的剿匪队伍在山路上跋涉了半个多时辰,忽然看见前面山坳处浓烟滚滚。 

  刘大官从步辇上直起身,把刘青眼叫过来,问道:“前面起烟的是哪里?” 

  刘青眼张望了一下,点头哈腰地说:“三哥,前面那山坳里,就是孔山。” 

  刘大官“哦”了一声,又躺坐在步辇上。在他成为刘大官之前,他也像刘青眼一样熟知双马镇所有村寨的方位,但现在他已经把这些东西都还给了教他的爷爷。 

  又走了一会儿,前面出现了一条岔路。 

  刘大官又问刘青眼:“这路往哪里去?” 

  刘青眼赔笑道:“三哥,这路是到孔山去的岔道。” 

  刘大官又要躺坐回去,这时,一个男人气喘吁吁地从那条岔道里跑了出来。 

  男人跑得满头是汗,他如牛的气喘显示了他的匆忙。 

  刘大官截住来人,问道:“站住,哪里来的,往哪里去?” 

  男人不知道刘大官是谁,茫然看着坐在步辇上这个一脸福相的老男人。旁边一个握刀的捕快说:“这是县衙里来剿匪的刘大官人,你还不快快答话——” 

  男人一听,连忙跪下,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却完成得分外笨拙,像一棵树被突然砍断一样,整个过程都摇摇晃晃的:“小人是山下孔山村民,只因我们村里起火了,火势旺盛,村里男女多出去下田了,人手不足,小人是到山外喊人帮忙的。” 

  刘大官看男人脸上额上被烟熏得白一块黑一块,确实像是救过火的样子。他把男人动作的笨拙理解成是因为遇见自己而过度紧张,这样的紧张让他感觉受到了敬畏,他对这敬畏感到很满意,便指着山下山坳里的滚滚浓烟,朝那个握刀的捕快挥手道:“你快带五十人到山下帮他们救火,火灭了赶紧到老虎洞来与我会合。” 

  刘大官的本意是让捕快从村寨来的男人或者刘庄的人里带五十个去的,但是村寨来的男人都是想着来帮刘大官剿匪,趁势捞个出人头地的机会,自然没人愿意到孔山去救火。而刘庄的人跟孔山有仇,他们更不愿意了。刘大官要维持自己宽宏大量的形象,而且他也没想到那些响马贼会有多难对付,就让捕快从兵勇里带走了五十人。 

  剿匪的队伍继续前进。老虎洞的地势很高,而刘大官他们走的山路位置又是在山脊上,所以快要到老虎洞时,路的坡度一下就拔升了许多。 

  前面的乡下汉子们走惯了这样的山路,走起来不怎么吃力,但刘大官的兵勇们就不一样了,走了没一会儿,速度就慢下来许多。 

  刘大官自己坐在步辇上也不舒服,前高后低,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危险。 

  刘大官问刘青眼:“还有多远才能到?” 

  刘青眼抬头看了看,弯腰答道:“三哥别担心,上了这个山头就到了。” 

  刘大官抬头一看,上面山头上果然能看到有响马贼的旗帜在松林上空飘着。这座山头高高耸起,往前的路笔直地从山顶挂下来,看上去像一条狭长的瀑布。 

  刘大官从步辇上下来,催促身前身后的兵勇们加快脚步不许偷懒。 

  村寨里来的男人们已经爬到了半山坡上,他们一个个像羚羊一样,左蹿右跳着往上爬。 

  忽地,山头上“轰隆隆”几声巨响,刘大官看见几个巨大的石头从山顶顺着山路翻滚下来,气势万钧。 

  村寨里来的男人们才一抬头,石头就已经滚到了最前面的几个人头顶。几声惨叫,几个汉子被石头撞得头破血流从山路上跌落下来。 

  巨石“轰隆轰隆”地往下翻滚,所到之处便是剿匪队伍的连连惨叫。 

  后面的人全部大叫着往山路两边躲,但还是有躲闪得不及时的,被巨石撞得血肉横飞。也有手忙脚乱站立不稳的,就直接从山路上一路滚了下去。 

  刘大官被身边的捕快拉到路边的一棵松树后面躲好时,全身上下依旧在瑟瑟发抖。 

  巨石滚过之后,捕快们清点了一下,受伤的一共有四十多人,直接被撞死碾死的有三个人,另外还有两三个人不知是被撞下了山,还是撞晕后倒在了树林里,总之是失踪了。还好这些人多数是前头的乡下汉子,兵勇们因为走在中间有时间躲闪,受伤的并不多。 

  刘大官咬牙切齿地说:“快,给我冲上去,剁碎那帮响马贼!” 

  剿匪队伍闻令,又开始往上爬。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