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8章

时间:2013-01-18 08:58   来源:中国台湾网

  第8章

  午夜,现在回到纽顿?兰特尼……

  云层散开,月亮终于探出了脑袋,明亮的月光让远处喧嚣的弗莱蒙顿所有的灯火都没有了颜色。

  纽顿宽敞的客厅里,百叶窗还悬在半圆形的窗顶上,几束月光透过这些敞开的、高高的窗户照进阴郁、黑暗的里面。它照在裹在房子中央巨大的枝形吊灯外那没有形状的亚麻布包上,在覆于家具以及墙上古老的镜子之上那些布满灰尘的床单上投下各种纵横交错的影子。它照在壁炉上方真人大小的卡其色画像四周全新的镀金画框上,照亮了刻在黄铜上的“伊普尔”几个字以及日期和人名。

  它照亮了画中死去的年轻人眼中的高光。

  它照在对面沙发中央小小的不成形的黑影—— 一对伸出的手臂上,照亮了半眯的眼睛里露出的眼球。

  奥古斯丁躺在他白色阁楼的卧室里,没有睡着,月光直照进他半睁开的眼睛里。

  周围静悄悄的。他知道,今晚在这上百间的房间里,除了他,没有别的活人。

  楼下的门毫无理由地发出“梆”的一声巨响。他顿时头皮一麻,哈欠刚打到一半就止住了。

  如此喜欢独处的他也突然感到一种不可遏止的想有人陪伴的渴望。

  他的姐姐玛丽……

  还有他喜欢的小外甥女,姐姐的女儿波丽……

  有那么片刻,在半睡半醒的恍惚之间,他以为波丽已经爬上了他的床,小小的、温暖而湿漉漉的身子睡在那里,双脚一动不动地抵着他的胸。但他稍微一动,她就不见了,冰凉的床上空空如也。

  波丽和她的妈妈,她们现在在哪儿?他知道她们现在离家很远,玛丽上封信里提到了一点。

  奥古斯丁本能地知道他生命中这段隐士般的生活就要结束了。实际上,他很想开着他那辆小宾利,一路开到伦敦,逃离这个夜晚,永远不再回来。“伦敦!”他想起来了,玛丽要带波丽去那儿待一两天,她在信里是这样说的。他可能还来得及赶到那儿和她们一起用早餐。

  但他还是决心等到早上,至少要等救护车来,他想起来了……

  他就这样躺在那里,既没有睡着,也不算清醒,躺在他儿时熟悉的床上,出着冷汗。

  房间里有什么发出了吱吱的响声。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