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5、致命弱点

时间:2011-12-09 15:28   来源:中国台湾网

  这是一个充满了拖延的时代,到处都是折衷的想法、还有自我安慰的权宜之计。所幸的是,这个时代即将接近尾声。不幸的是,我们即将开始生活在这些后果之中。 

  ——温斯顿·丘吉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讲话 

  2012年4月9日 伊朗边远沙漠地区 

  “阿里,你确定要找的是这个东西吗?”秘密特工喘着粗气自言自语道。他正半掩在低矮的灌木丛中,尽可能轻地拨开树枝,向沙漠的腹地看去——高能夜视镜里,整个沙漠纤毫毕现、有如白天。微风吹来,尘土飞扬,将卷起的沙粒带到了几百米以外的地方。偶尔也会有一些沙子被吹到了他藏身的洞穴中,那里有三十多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和几位技术人员,正在那秘密地工作着。 

  阿里,这个伊朗籍探子的行事时常让人觉得摸不到头脑。他一直在传递一条信息,表示有一些“大事情”正在这里发生。但是其他的特工们觉得,这个家伙一向有些莫名其妙的,做起事来也常常颠三倒四,因此对他说的“大事情”也从没放在心上过——在他们眼里,阿里不过是想方设法从顶头上司手里大把大把的骗欧元的家伙罢了。不过,对于阿里来说,他已经在伊朗境内的这片不毛之地上调查了好几天了,不管怎样,今晚钓上的这条“大鱼”,肯定会让这些日子的艰辛有所价值了。 

  中年特工偷偷拍摄了几张红外线数码照片,“这次,兰利(美国空军基地。——译者注)的那些家伙们总该相信我了吧。”想到这儿,他有点美了起来:“没错,这些军队的家伙们正在情报卫星的眼皮底下,准备发射沙哈伯-4号导弹呢。”从他的藏身之处看去,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秘密隧道,还有放在发射平台上准备发射出去的远程导弹。一直以来,有关核武器这个“大麻烦”的一些核心机密只有一些高级官员才知晓,而且是绝对禁止对外泄露的。虽然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不过阿里敢拿自己的薪水打赌,眼前这堆东西就是核武器,而且是由伊朗最新生产的、在国际原子能总署眼皮底下研发而成的核武器。 

  “这些人到底打算干什么?”他有点纳闷,这让他感到心神不宁,“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不管怎样,他必须把现在的状况报告给什么人,而且越快越好。 

  收集好了想要的信息,阿里小心地爬回到先前的藏身之处,然后向四周看了看。夜视镜中,除了随风舞动的沙子以外,一切都显得十分安静。多年来,时时面对危险的状况,已经让他养成了一种十分敏锐的预感,而正是这种预感才让他一次又一次地逃离险境。因此,他仍然一动不动地等待着,等待那种难以言说的预感的来临,然而今晚,一切来得似乎太安静了。 

  他缓缓地走了大约一公里的路程,来到一辆已经隐藏好了的汽车旁。他必须尽快离开这片沙漠。谢天谢地,这些沙漠中的大风可以吹去所有脚印的痕迹,没有人会发现他的行踪。如果没有风,那些在沙漠里巡逻的游击队员们便可轻而易举地看到这些脚印,然后顺着脚印找到他。 

  几小时后,当东方的天空渐渐露出了鱼肚白时,这位中央情报局特工关掉了引擎。在兰利基地,他的公开身份是生物情报委员会成员,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现在,离租住的房屋还有几百米左右的路程,但他打算步行走过去,因为他不想吵醒房子的主人,更不想回答一连串的问题。满脸胡茬的特工悄悄走进屋,锁上门,然后从架子上取下了一个破烂不堪的箱子,放在了床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上面。箱子里面有一个超薄的掌上电脑,他迅速地把它拿了出来,在上面打出了一份报告,再将先前拍到的那些红外线数码图片作为附件加入其中。接下来,他将所有输入的文件进行了加密,准备发送。 

  他双击了一下转换键,窗户边的超频无线电收发器开始运作了起来。这个收发器一般都被罩得严严实实的,以免路过的人发现什么异常。它与掌上电脑是通过高速电缆进行通信连接的,全方位天线被藏在那个已经快散架的箱子外面。只要将箱子的外壳去掉,再将天线调至合适的角度,便可以向数百英里以外的外太空发射信号。特工等了会儿,直到掌上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准备就绪”的标志,表示信号虽然很弱,但却已经和“亚瑟王之剑”卫星群建立了有效的连接。他在键盘上输入了一串字母后,按下了“确认”键,一串简短的数字脉冲信号便向天空发射了出去。他希望这串信号能够顺利到达那些尚未故障的太空平台,将这些极其重要的数据传送到位于地球另一端的中央情报局总部。 

  “哦,不!该死的!不!”他小声嘀咕着,愤怒得快窒息了。指示灯显示,刚才的信息虽然已经被发送了出去,但它能不能被接收到就很难说了。他又试了两次,仍没有听到表示发送成功的提示音。“卫星肯定是坏了,不能再接收信息了!”他想道。通常来说,天空中的卫星群通过交叉连接,可以为地面提供即时的通讯服务。但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段里,只有一颗“亚瑟王之剑”卫星可以收得到他发出的信息。特工又重新组装了下那堆高科技的东西,反复地检查了箱子里那个精巧的、防X射线的隔间,但是接收器仍然没有任何反应。几分钟后,他只能颓然地跌坐在黑暗之中。 

  这种烂方法纯粹只有靠运气才能连接得上!这会儿,不管是不是有风险,他都必须离开这个国家,找到一个安全的光纤线路发送这些紧急信息。几天前他便接到警告,称他不能再继续依靠“亚瑟王之剑”卫星进行连接了,地球轨道上已经有好几颗卫星接连出现了故障。如果运气够好,可能在某个时间段能通过这些卫星群和地面断断续续地取得联系。但是对于他,还有其余几位高级特工来说,只有这颗通讯卫星才能与他们特定的设备相匹配。 

  “该死,为什么我们就没有准备个备份系统呢?!”他一边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愣,一边抱怨道。实际上,他知道答案:租用这些商用卫星比政府专门建造一个新的太空平台要廉价得多。反正所有特工发送的信息都经过了加密处理,对外人来说,它们不过是一些无聊的电子邮件而已。因此,政府十分乐于采用这种廉价的方式进行信息传输。除此之外,私有部门的卫星技术也远远超过了联邦政府所能提供的技术水平,而且即使华盛顿方面愿意把资金投入到这一领域,他们的卫星水平也赶不上私有部门,何况华盛顿方面根本没有这个打算。不过今晚,他,中央情报局最具价值的特工,本想通过这些商用卫星将这些关乎国家安全的重要信息发送出去,但最终却失败了。 

  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睡不着,干脆起来收拾收拾东西。这些东西是他在傍晚的时候放在这里的,现在他必须把一切收拾干净,以免让那些不速之客察觉出他曾回来过。收拾完后,他又仔细地看了看整个房间,确保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便迅速走出门去。那辆车还停在几百米以外,不过刚才还冒着热气的引擎已经冷了下来。他插入车钥匙再次启动了引擎,朝着西部的边境开去。他想:“伊朗也许真的已经准备对以色列、欧洲或者是其他什么国家展开核战争,而我却不能提前给我们的人民带去任何警告信息……该死的!那些廉价的商用通讯卫星现在可能是世界上最贵,也是最要命的东西了!” 

  2012年4月9日 中央情报局总部 通信中心 

  轮班的监督员看了看他刚收到的那条经过解密的信息,很生气地说道:“这个生物情报委员会成员到底想说些什么?看起来我们只得到了其中一部分的内容啊。” 

  “这可难倒我了!所以我才把它拿过来给你看看。”通信技术员耸了耸肩膀说道,顺便偷偷地瞄了瞄监督员的手表——一天的轮班时间快要到了,他已经准备好离开这儿了。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是小心地问了一句:“呃,需要我再次翻译一下这条信息上的内容吗?” 

  “这倒不需要,不需要再次翻译了。‘数字信号’可不会说谎的,记得吗?这条信息与我们这几天接收到的一样。虽然我不明白它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但既然它被打上了‘最紧急’的标签,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它送到指挥中心去。”这段时间,他们已经收到了许多类似的古怪信息,作战指挥官希望能够立马看到来自世界另一边的所有东西,因此这些信息统统被迅速递交到了指挥官手里。 

  但无论是中央情报局的监督员,还是现在正身处伊朗、正驾驶着汽车在晨雾中奔向伊拉克边境的特工,他们做梦都想不到,这条不完整但又非常紧急的信息居然会被泄漏了出去。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