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4、无尽的黑暗

时间:2011-12-09 15:20   来源:中国台湾网

  2012年4月9日 伊斯法罕核电站 伊朗 

  哈桑·拉夫贾尼抿得紧紧的嘴唇缓慢上扬,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此刻,他正站在核电站的无菌核心实验室里,专心致志地看着电视上哈贾吉总统的演讲。总统的演讲并没有用到什么挑衅的语句,语气也显得十分自然,但是他的演讲内容已经足以让西方那些没用的领导人们震惊不已了。不过,拉夫贾尼还是认真地记下了总统说的每一个词,还对他的每一个举动都做了记录,准备将这位刚刚走马上任的傀儡领袖的这些言语添油加醋地传播出去。 

  拉夫贾尼用他那双不怎么灵活的蓝眼睛迅速扫视了一下四周的情况。这个核基地在伊朗十分有名,拥有大量的尖端核设备,但是,绝不是最重要的核基地。他,拉夫贾尼,在代表伊斯法罕参加全球共同体会议时,曾将伊斯法罕描述成为伊朗的核能力正在不断增长的标志,而他真正的身份是一个秘密计划的带头人,需要准确地找到位于波斯的偏僻沙漠里,那个正在不断地研发和生产伊朗核武器的绝密基地:帕琴基地。伊斯法罕尽管也十分重要,但其更大的作用还是作为一个展示窗口,尽量吸引那些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好事监管者们的注意。这个计划已经执行了五年之久了,那些提炼出来的核燃料被源源不断地秘密运输至帕琴基地,只为瞒过那些来自美国、欧洲和以色列的坏蛋们的目光,因为这些人不愿意看到伊朗成为世界强国,享有应得的地位。这么说吧,伊斯法罕只不过是为了吸引这些调查者的幌子而已,因为在另一个地方,核武器的研发实验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一阵来自核科学家、工程师和穿着白袍的技术人员的欢呼声打断了拉夫贾尼的思绪,将他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正在发言的总统身上来。很明显,总统今天十分亢奋,甚至语调都有点疯狂了,嘴角边更是白沫横飞。他正对那些制造核武器的随从们大声说道:“这是我们天定的命运,遵从神的旨意吧!你们,是天选出的子民,是神的战士!将神的怒火展示给那些来自美国的异教徒和愚蠢的犹太复国者看看吧!你们身上,肩负着全体伊朗人民的梦想和希望……”总统的脸涨得通红,正在抑扬顿挫地祷告着,拳头还在头上方不停挥舞。今天,他表现得真是不错,电视台的摄像机正将这一切全部记录了下来。 

  正是他,拉夫贾尼,经过了千挑万选,选择了这个男人并让他成为总统,再经过精心的培养,才将他塑造成一位充满魅力的野心家,变成了最令西方世界闻风丧胆的国家领导人。这位伊朗总统随即成为了这个国家的代言人,更成为了全球数十亿穆斯林的精神领袖。 

  不过,真正的天才确是他,总统背后的哈桑·拉夫贾尼。除了几个重要的核能头目之外,其他人很难知道他的存在。尽管美国的中央情报局、以色列的摩萨德,还有几个西方的情报机构或许对他有所耳闻,不过不会有人能想得到拉夫贾尼才是这场计划的策划大师,也不会想到他才是左右伊朗政局的关键人物,更绝不会有人料想到他才是决定总统一言一行的幕后的推手。他那无与伦比的智慧预示着,他,哈桑·拉夫贾尼的命运一定正如先知预言的那样,是被天选出来完成使命的人,在诺查丹玛斯的四行诗里预言的那个象征着灾难的“戴着蓝色头巾”的男人,作为第十二代伊玛目(穆斯林做礼拜时的领拜人。——译者注),这个神秘的中东领袖将在世界上点燃涤荡一切的熊熊大火,并将引发数十年之久的战争。 

  中央情报局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匕首”,拉夫贾尼非常喜欢这个绰号。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有点让他乐不可支了。这个绰号对他来说可是再贴切不过了。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他曾经用一把带着锯齿边的锋利匕首割下了一名被擒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的舌头。当舌头被割下来后,那个特工顿时血流如注,在地上不断挣扎,痛苦万分。不过在晕过去之前,他还是拼命地记下了拉夫贾尼的一些特征:高个儿,深皮肤,瘦骨嶙峋,还拥有一双异乎寻常的灰蓝色双眼,这些外貌特征表明,他的祖先一定来自欧洲某地。在伊朗,宗教激进分子可以说到处都是。1979年,伊朗国王被推翻的那一年,一名学生劫持了六十多名美国人,并将他们扣留为人质长达444天。对于这些挟持者,这是怎样惊心动魄的日子啊,但是最后,竟然还有一位被挟持的人质成为了阿里·穆拉维(本书中,伊朗国内对伊斯兰教什叶派领袖的尊称。——译者注)的忠实仆从。 

  不过,让那些情报人员没能认出他的原因是,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那个曾经让中央情报局头痛不已的“匕首”,已经进入到操控伊朗政治和军事力量的决策层了,在伊朗呼风唤雨。他们更想不到的是,“匕首”正是导致美国近日越来越多的卫星失灵的幕后元凶,同时,他还是洗钱和制造假币的背后黑手。而且很快,这位“天才”就要将全球拖入无休止的毁灭深渊。 

  伊朗总统的发言开始接近了尾声,他的声音也随之高亢了起来。拉夫贾尼一边听着,心中却只泛起了一个念头:改变伊朗的命运一刻终于来了! 

  2012年4月9日 “鳄鱼”简易机场 佛罗里达州 

  准将汉克·斯皮德·格里芬正用手堵着耳朵,等待着空军C-21里尔喷气式飞机的TFE731发动机停下来。由于长期驾驶着飞机飞行,经常听着那些震耳欲聋的发动机声响,他已经损失了部分听力。一位机场医生就此警告过他,如果再在机场周围作业时不做好耳朵的保护措施,他的听力将会全部丧失。 

  涡轮发动机的轰鸣逐渐小了下来,下拉式的机舱门也被打开了,战略司令部作战指挥官,上将戴夫·佛斯特缓缓地走了出来。在他身后,随行着一位穿着褐色条纹制服的助手。格里芬握住了这位三星将军伸出的手,说道:“长官,我是斯皮德·格里芬,欢迎来到这个无名岛。” 

  佛斯特微微地点了点头:“我是戴夫·佛斯特。我们曾经在五角大楼有过一面之缘,没错吧?” 

  “是的,长官。那时候我是作为空军代表出席的,而您正是联合参谋部的一员。非常感谢您到这里视察我们的系统,长官。这个系统也许有点特别,不过却正是阿斯特现在迫切需要的。”格里芬一边说着,一边引领着这位高级军官来到一座不怎么起眼的建筑面前,一辆小轿车正在等候着。佛斯特注意到,格里芬穿的虽然是美国空军的橄榄黄制服,上衣却只有一个绣有名字的标牌,没有出现任何印有所在部门番号的标签。“真是典型的特工装束啊。”佛斯特在心里默默地想道。 

  “阿斯特上将并未过多谈及你们的系统,只是说到我们现在急需用它来为太空中的问题提供技术支持。他派我亲自前来查看下这个系统,与我同来的那些伙计们也许会对它略知一二。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斯皮德?” 

  “长官,当您看到它时您就都明白了。这么说吧,它是一个两级入轨的航天飞机系统。”格里芬说着,让两位来宾坐到了汽车后座,自己拉开了驾驶座旁边的车门。车里面开着空调,与佛罗里达州潮湿的气候相比,车里明显比外面舒服多了。按照常理,四月份南方的天气应该会变得温和许多了,不过这儿室外的空气依然十分的闷热和潮湿,四围环绕的沼泽依然不断地蒸腾着水气,让人几乎快要窒息了。 

  “你刚才提到了‘两级’?你们从这里发射了一颗消耗型的助推器?”佛斯特隔着太阳镜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个飞机场四周——机场周围,树林十分茂密,高高的松树直入云间。 

  “不,长官。事实上,第一级助推器是一个巨大的航天飞机,当它的速度达到两倍音速后将自动脱离,其携带的那颗小卫星将自动点燃高科技引擎,利用推力飞向宇宙空间。而‘母舰’则会飞回地球,并且,一般来说,它们会飞回这里。” 

  “你所指的‘这里’到底指的是哪儿,格里芬?我那些驾驶C-21飞机的飞行员们绝不会相信,在沼泽地里竟然会有飞机跑道!”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