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2、“亲密”接触

时间:2011-12-09 15:10   来源:中国台湾网

  2012年4月6日 阿尔及利亚 阿尔奎尔附近 

  参谋西恩·坎特尔调整了一下夜视镜,聚精会神地盯着夜视镜中正在移动的黄色物体。“没错儿,那些混蛋正在往旧式装甲车里装中国制造的新式高能火箭推进榴弹呢。”他一边通过夜视镜观察着眼前的情况一边说道。他旁边,三名特种部队的队员正在安静待命。 

  “这群魔鬼!”夜色浓重如墨。在目力几乎不可见的几米开外,有人冲坎特尔竖了竖大拇指,表示一切准备就绪。坎特尔知道,他的小分队中的四个伙伴正埋伏在右翼,同样紧盯着那些入侵者,随时准备听命毁掉这些人的“夜间派对”。 

  这支特种部队今晚上的行动是绝密的,因此,部队成员绝对禁止与国内进行任何联系,更不允许出现任何打草惊蛇的行为。由于阿尔及利亚境内并未宣战,因此它的领导人们对许多在其境内活动的恐怖组织,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不管。一位美国特使曾经私下里向阿尔及利亚的国家领导人提醒过其国内存在恐怖组织,但她的证据——一些高清的卫星图片被认为不过是美国对伊斯兰世界又一次的侮辱,阿尔及利亚的领导人对她的提醒根本没放在心上。阿尔及利亚政府的放任态度使得恐怖组织在其境内四处蔓延。 

  必须采取措施,而且要快——美国和英国的国家领导人达成了统一的意见:不能再按照传统的政治规则按理出牌了。他们秘密向阿尔及利亚派遣了一支突击队,对恐怖分子进行报复性打击。 

  今晚的“黑色行动”任务,是一道刚刚由美国总统签署的密令,活动范围覆盖整个北非,这道密令的口号是:“如果没有人来铲除这些害群之马,那么就由我们来代劳吧!”美国的间谍卫星已经探测到恐怖分子的基地所在,而博伊尔总统也为特别作战部队的“斩草除根”行动大开绿灯。因此,坎特尔和他的伙伴们此行只有一个要求:确保不会出现任何差池——因为在行动开始前,总统已经向五角大楼三令五申:“绝不允许在卡塔尔半岛电视上出现任何阿尔及利亚儿童的死伤镜头,明白?” 

  坎特尔瞄了瞄他的AN-46——由福特·贝尔沃夜视实验室的军事工程师最新研发的目标指示器,可以利用小型取景器更快地显示前方信息。这个微型指示器——或者说传感器,可以借助可见红外线探照光束对目标进行还原。通过这个装置,士兵们在晚上也可以看得十分清楚。“哇哦,这——可——太——酷——了!”坎特尔看着AN-46,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视线所至,几位蓄着络腮胡,穿着深色T恤和宽松短裤的年轻小伙子正在从一个快要垮塌的土棚里跑进跑出,他们每人肩上都扛着两个圆圆的弹头。帆布覆盖的卡车并未出现在视线之内,但坎特尔却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两个正在搬运武器的人的活动。看来,一些可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特种部队的队长匍匐在硬土丘上,透过AN-46上的十字准星紧紧地盯着卡车的车厢。他扣动了扳机,发射出了一束可见激光来测量他和卡车之间的距离。很快,GPS系统便将探测出来的卡车坐标显示在了小屏幕上,他再次扣动了下扳机,将激光束射向更远的地方。这一次,发出的光束却闪烁了会儿才稳定下来。坎特尔松开了扳机,一直盯着十字准星,直到取景器屏幕左上方出现了一个小方框的标志,上面是四个字母:RVCD(received,已收到)。 

  “OK,卫星找到他们了。”他对着嘴边的迷你麦克风小声说道。 

  “那就开始表演吧!”耳机里传来了巨大的回答声,差点震聋了坎特尔的耳朵。 

  高度: 阿尔及利亚 阿尔奎尔上空 17500英尺的位置 

  空军上尉佩珀·马罗伊发现,来自GPS定位系统的绿色信号正在他眼前的屏幕上闪动。看来,特种部队已经找到目标了!马罗伊估计,在他驾驶的F-22猛禽战斗机左翼,僚机驾驶员沙克·费舍尔也接收到了同样的信息。他们的目标被锁定在隐形飞机的七点钟方向,即在后方大约十一海里的地方。“数秒后即将抵达!”马罗耶一边计算道,一边用力将节流阀推到了全开状态,确保猛禽战斗机能够保持亚音速飞行。“可别让那些坏家伙们听到了猛禽的音爆声而有所警觉!”他们之所以选择F-22战斗机来执行此次任务,是因为它能躲开阿尔及利亚军用雷达的追踪,对于特定目标也有着足够快的速度和足够广的打击范围。F-22的这一特征还能保证它在完成任务后,还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安全返航。就在今晚,就在卫星制导的智能导弹的协助下,这群恐怖分子们很快就能真的去见上帝了。 

  马罗伊再次看了看了主武器的制动开关,确认250磅重的小型增强型联合直接攻击导弹(E-JDAM)依然安安稳稳地躺在F-22机身的导弹舱里。检查完毕,他长舒了一口气。这次,他执行的是一次能够扭转战争局势的任务,因此容不得半点马虎——他要将这些极具杀伤力的导弹投向那些滥杀无辜平民的混蛋们。但他脑海里却忽然浮现出前空军总指挥官在第一次投弹仪式上做评论的场景:由于E-JDAM的升级版具有更高的精准度,对特定目标的打击更为精准,并且,在由GPS系统辅助制导后,该武器的爆破威力变得更加惊人。因此当时,那位前指挥官半开玩笑地说,“超级智能导弹——超级了不起!”。 

  今晚的绝密任务要求当两架战斗机首次飞过目标时,马罗伊投放两枚“E-JDAM”,沙克的飞机上也携带了另外两枚备用导弹,以防万一。马罗伊的座椅后面还配备了许多常规武器,他深信,无论地面的特种部队发现了什么,这两枚超级导弹肯定能够在一瞬间将目标炸翻天——由GPS制导的导弹无论从精确度上还是杀伤力上来说是毋庸置疑的:特种部队将超频信号发送到巡游于阿尔及利亚沙漠上空的中继通讯卫星上,GPS系统便会自动将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的数据传送到导弹的导航数据库系统中。因此,马罗伊要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驾驶飞机,到达该目的地上空,剩下的事情便交由猛禽战斗机的计算机系统自动完成就好了。 

  一幅十分详细的、由高级电子扫描雷达描绘的高清图片出现马罗伊面前的显示屏上。按照地图,战斗机下方数千英尺应当有一个巨大的建筑群。但是,在机舱头部安装的目标指示器显示屏上,却没有显示任何建筑物的影子。“真是莫名其妙!”,看起来飞机似乎正在一片沙漠上空盘桓。马罗伊动了动操纵杆的开关,将雷达的图片放得再大了一些,但结果仍然还是一样。“糟了,肯定什么地方不对劲了!”他想道。 

  马罗伊敲了敲前方仪器面板上的数字键盘,又反复检查了下新的超频信号,以确保信号与绑在他右腿上的任务卡片上的内容一致。他迟疑了片刻,关掉了无线电——尽管他不是很想关掉,但只有这样才能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该死的超频无线电转换器一定出了什么问题!性能根本没有宣传的那么好!”他愁眉苦脸地想道。 

  “科特23号,我是火枪1号。收到请回答!” 

  “火枪一号,这里是科特23号。一切正常,你是否已经到达指定位置?”坎特尔听到飞行员的声音后很诧异,但还是小声地回答道。行动之前,他的队员们已被告知此次任务是全程绝密的,因此,他们中的任何人不允许与任何部门进行通讯接触。而且在这次任务中,传统的语音通信方式不会出现,取而代之的通讯方式是空中数据连接、太空通讯中继平台进行超频信号的微秒级转换。 

  “收到。请确认你的坐标和目标坐标,科特。我这里出现了大麻烦。”马罗耶再次检查了下他的导航系统设置。这已经是第五次检查了:飞行参数一切正常,但惯性导航显示的位置却与GPS显示的位置不匹配。这两个参数从来都吻合地十分精确,但现在却偏离得有点奇怪。惯性导航的平视显示器上表明,下方的破旧房屋旁停着一辆卡车模样的交通工具,卡车周围似乎有很多人在徘徊。但当他切换到GPS导航的目标显示器时,他发现目标的位置要比惯性导航提供的坐标向西偏离了数百米,在一小撮点状物附近。他的感觉不太妙,惯性系统和GPS的探测到的位置竟然是不相符的——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惯性系统的数据也可能会发生改变,但是在F-22上这种情况几乎是不会发生的。只要定位数据大致相同,一般可默认为惯性系统的定位坐标与GPS相同。现在它们现在却由于一些未知原因有了很大的偏差。到底哪一个才是正确的?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