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1、“死去”的卫星

时间:2011-12-09 14:57   来源:中国台湾网

  2012年4月3日 卫星轨道 地球上空约两百英里处 

  第一次进攻来得了无声息。 

  没有熊熊火焰,也没有巨大的爆炸声响,更没有高科技战中核弹爆炸产生的美丽火球,静夜,唯有电子讯号往来穿梭于空中。 

  在太空漆黑冰冷的轨道中,一颗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卫星依然在安静飘浮,但它已经“死”了。因为在这之前,一小束电磁波对它进行了致命一击——通过电磁干扰使卫星的微处理器在一瞬间超过运算负荷而崩溃。受到攻击的卫星发出了一个简短的超载信号,随即便安静了下来。 

  位于其下方数百英里的卫星接收站捕捉到了这一信号,并在几毫秒内将其转化为0和1的二进制信号进行加密传输。对于一个普通的观察员来说,电脑荧幕上捕捉到的这些编码光点也许毫无意义。但是对于训练有素的航天工程师们来说,这一束超载信号是揭示地球上空发生了什么的唯一线索。 

  求救信号发出后,卫星也完成了它的使命。现在轮到制造它的工程师们来破解其中的奥秘了:他们试图通过测量接收器的温度、计算电源的输出电压和电流等来解开谜题——在此之前,工程师和技术人员们也曾在无数台电脑上对此做过认真的分析——结果却依然毫无头绪。 

  然而,这一次却有些不同。在“地球守望者4号”卫星发出的神秘信号被破译之前,一条恐怖的信息已然传播开来: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枪声已经打响。 

  2012年4月4日 内布拉斯加州 奥马哈 美军战略司令部 

  空军上将霍华德·阿斯特眉头深锁,“继续说下去,上校。接下来,我们来讨论下该如何应对现在的局面。”房屋外传来的几声喧闹打断了他的思路,但是他很快又重新投入到战况的讨论中来——几个月以来始终困扰他的噩梦竟然真的发生了。 

  阿斯特,美国战略司令部的总指挥,已经在黑色高背皮椅上坐了好几个钟头了。他的面前摆着一个巨大的长条桌,穿着制服的下属们:三位来自商用卫星公司的副总裁、一位矮胖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代表和疑难问题处理专家J·D·哈特则战战兢兢地坐在桌子对面。远处的司令部会议室里,一些低级别的官员和科学家们正在窃窃私语。“真是群怪人啊。”阿斯特看了看这群人,一边想道。 

  作为为数不多的拥有“作战司令”称号的四星上将,空军领袖阿斯特也曾在美军中呼风唤雨。但是现在,他却只是一名上了年纪的前任战斗机飞行员,还要尽量去理解这个由部队参谋、顾问和企业家们组成的专案小组讨论的那些专业术语——小组成员都是从各行各业中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他们的任务就是解决各种技术难题。阿斯特想,“如果距离地球数百英里以外的太空中发生的事情并非偶然,而是由某些人设计出来的,那么这群人的智慧也许就能派上用场。”但是,阿斯特很快就发现,这纯粹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吉姆·安德洛森是个瘦瘦高高的陆军上尉,做起事情来常常是一板一眼的。此刻,他正在桌子另一侧的高清投影仪旁忙活着什么。过了一会,他弯下腰,在长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上敲了几下,他身后的屏幕上立刻出现了卫星传回来的地球图像,那是一个如蓝色大理石般美丽的球体。 

  “长官,请允许我报告一下现在的情况。”安德洛森说道,“过去的几个月里,三颗环美卫星公司的卫星接连出现了故障。尽管我们已经针对这些问题做了一些技术方面的改进,但第四颗卫星依然在今年年初出现了类似的异常。而刚刚发射的第五颗卫星——‘环美五号’最近也出现了问题。在研究中我们发现,似乎是电池的故障导致了这一系列异常的发生,这家卫星公司为了继续运转,通信转发器每天不得不关闭一个多小时。这种情况在春天的时候大约持续了一个多月,秋天的时候又再次出现。” 

  “为什么会这样?”阿斯特突然问道。 

  “上将,都是由于那该死的太阳能转换问题。”坐在椅子上的杰克·莫里内罗垂头丧气地回答道。他胖胖的身体上正紧紧裹着一件蹩脚的白色衬衣,领带也是脏兮兮的。作为环美卫星公司的运营副总裁,莫里内罗在仕途上一直春风得意,可是今天,他明显看起来十分烦恼。 

  “是这样的”,他继续说道,“白天的时候,太阳能电池板上接收到的光能不足,夜间电池便无法为所有系统元件正常供电。所以我们不得不选择性地关闭一些地面信号转发器,以保证电池的续航能力,换句话说,我们正在为卫星‘省电’。” 

  阿斯特轻轻点了下头,然后冲着安德洛森扬了扬眉毛,示意他继续。尽管担任战略司令部指挥官才一年多,阿斯特却一直十分关注太空领域的发展。作为一名前战斗机飞行员,他曾将整个职业生涯奉献给了五万英尺外的高空。而立体空间战,或者说信息战和导弹防御系统对他和房间里的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个十分陌生的领域。事实上,战略司令部在21世纪初就进行过了战略重组,将以前的航天司令部并入其中,由此它承担的责任也变得更大,但最重要的功能仍然是保持核威慑。到了现在,这个颇费心力的重组工作已经由阿斯特的前任领导完成了,因此,他很乐于坐享其成。 

  阿斯特曾经有望在联合指挥部工作,但他思考再三,最终放弃了这个机会。相对来说,他更喜欢在远离华盛顿的前线作战。他曾经两次造访五角大楼,十分厌恶那里过于浓厚的政治氛围——而这种政治性无论怎样掩饰都必然存在。意识到这一点后,他决定不再去华盛顿趟这遭浑水。不管怎么样,他是个战士,而不是政客。 

  显然,阿斯特的这个决定并未惹恼太多的国会议员。出席了参谋长联席会议、国防部长会议、国会议员会议和总统亲自参加的几次秘书会议后,阿斯特轻而易举地将空军司令一职纳入囊中。不过,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对阿斯特开出的唯一条件是,他必须在战略司令部待满整整四年。这相当于对阿斯特说:“你就要退休了,这四年将是你军旅生涯的最后时光。”但对阿斯特来说,这个条件还不错,因为这意味着他即将成为美国的风云人物,并将领导美国最为强大的军事部队。他早就意识到,外太空将是未来军事发展的新领域,更是未来战争的新战场。对他来说,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在全新领域的战场中大展拳脚绝对是所有高级将领的梦想。 

  但当听着满屋的官员和专家们的那些极为深奥的专业报告时,他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一场太空中的大战已经山雨欲来——最近发生的那几起卫星故障事件看起来不像巧合,并且还导致了美国外太空中的资产在不断地减少。但直到现在,却没人知道这是由什么原因引起的,更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办。 

  当阿斯特还是美国空军学院的大一新生时,高年级学长们曾叫他“史提夫·凯因”(美国漫画家米尔顿?卡尼夫笔下的著名人物。——译者注),因为他有着和凯因一样的方下巴和一头金发。现在,阿斯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年轻人了——早生华发的战略司令部上将身体微微前倾,似乎背负了全世界的重量,他试着让自己专心聆听陆军上将的报告,但是思绪却不受控制的飘到了往昔的回忆里。 

  “太高了,就不能开战斗机?”沉浸在回忆中的他不禁面露微笑,“你们知道些什么!”早在他高中加入童子军接受飞行训练时,好些人就曾经这么告诉过他。甚至到了后来,他申请加入空军飞行员学院时,一位面试过他的学院负责人也认为,考虑到阿斯特的身高,很难找到合适的战斗机与之匹配。他建议道:“小伙子,轰炸机或者运输机也许更适合你。” 

  但阿斯特对这些建议充耳不闻。他心中自有主张:没有什么比在满是仪表的机舱里,驾驶着战斗机在距地面数千英尺的高空尽情翱翔更让人着迷了,你只需轻轻移动操纵杆,便可享受飞机盘旋或俯冲带来的那种淋漓尽致的快感——那种美妙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当你在火控雷达上锁定了象征伊拉克米格战斗机的小红点时,你只需按下导弹发射的按钮,便可听到AIM-12(美国研制的第一款主动雷达制导视距外空对空导弹。——译者注)从机舱内呼啸而出,直奔目标。那些混蛋没准会本能地想跑,但是谁又能跑得出超级空对空导弹的五指山呢?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