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引言:官德的由来

时间:2012-04-06 14:20   来源:中国台湾网

  但丁说过:道德常常能够填补人们智慧的缺陷,而智慧却不能填补道德的缺陷。同样,对于一个官员来说,人格的力量是巨大的,它往往能够弥补智慧的不足,而且具有比智慧更深远的意义。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以吏为师”的习惯,师什么?师其德。官员的道德程度往往影响着整个社会的道德尺度。官德之力可成就一个时代,也可以摧毁一个王朝。所以共产党在进城掌权之前的七届二中全会上竟通过了五个决议:不以人名命名、不祝寿、中国同志不与马恩列斯并列、少拍巴掌、少敬酒;又提出“两个务必”。那是关于党风党纪的决议,对执政党来说也是一个关于“官德”的决议。进城后不久,毛泽东又严厉指出,“治国就是治吏。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将不国。” 

  一、何为官 

  在儒家传统文化的影响下,中国人一向注重仕途。自古以来,士农工商中“士”排名第一,士是什么呢?是具有一定身份地位的社会特定阶层,后演变为知识分子。古话说学而优则仕,士的主要出路就是做官。在很多人眼里,读书人科举高中、当官吃皇粮才是光宗耀祖的人间正道。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建立官僚机构的国家。官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商代,王廷里设有百官(总称多尹)辅佐商王进行统治。历史上,最早出现“官员”一词是在《周书?卢辩传》“宣帝嗣位,事不师古,官员班品,随意变革。” 唐韩愈在《送诸葛觉往随州读书》诗:“台阁多官员,无地寄一足。”此后,“官员”一词频频出现。按照甲骨文字形,“官”中的“宀”( mián), 以冖覆众,有治众的意思。新华字典给的答案是:在政府担任职务的人。也就是说:官是经过任命的、具有一定等级的政府工作人员,是旱涝保收、吃皇粮的人。 

  官是阶级社会的产物。从事君的臣吏到公务员、公仆,从古代9品18级到现代6大等级12小等级,官的称谓、官职制度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不论如何演进,万变不离其宗,其本性依然未变。其一,是拥有一定权力的人;其二,是代表公众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的人。 

  这样的特性,使“官”与普通百姓有了根本的区别。这个区别在于他们拥有参与制定国家政策或地方政策的机会,还有自由分配手中各种资源的权力。手握权力,有所作为,这是当官的“好处”。但从另一个角度说,权力太大,诱惑太多,就有位高坠重之险。权力如同一枚试剂,检验着官员德行高下。权力面前,有是非分明、不念其私者,有良莠不辨、只取其利者……态度不同、追求不同,就有了清贪之别,忠奸之分。所以上下两千年来的官场,贪官清官层出不穷,既有范仲淹、王安石这样淡泊自持的清官,重权在身,如履薄冰;也不乏蔡京、和珅这样追逐名利的贪官,以权谋私,骄奢淫逸。这不稀奇。在权力没有得到有效监督的情况下,无论世界上哪一个国家,无论人类社会哪一个历史阶段,官员都是最大的受益群体,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人群。他们的品格高低、德行好坏不仅关乎个人,更关乎社会、影响政局。从这个角度说,官员是面临诱惑最多、社会影响最大、最需要监督的高危人群。 

  二、何为德 

  德即道德。按照马克思的理论,社会劳动是德起源的基础,社会分工是德萌芽、生成的关键条件。随着生产和分工的发展,人们之间的社会关系、社会交往复杂了,矛盾也随之产生,这就要求从道德意识上约束人的行为,调整各种利益关系,以维系社会秩序……德就这样产生了。 

  显然,德是人们共同生活及行为的准则和规范。源于风俗和习惯的德,与法一并构成了自上而下的社会规范。所不同的是,德不是强制性的,是发乎自身的内在约束力,而法则是强制性的,是外部强制力,是维系社会秩序的底线。显然,德的尺度要高于法,违法的必定离德,合法的未必合于德。德的门槛明显高于法。比如,见死不救者,会受到道德的审判,却能逃避法律的制裁。 

  中国是礼仪之邦,向来注重德,讲求德政、德治、德礼、德行。德不仅是立身之本,也是立国之基。在封建时代,“三纲五常”是维护等级秩序的支柱,也是宗法社会的伦理道德原则——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与此相适应的是忠、孝、节等伦理道德规范。既然是一种社会规范,因不同的社会身分,德就细分为多种,比如医生要有医德,教师要有师德,公众要遵守社会公德。《周礼?地官》,列出六德:知、仁、圣、义、中、和。老子《道德经》,列出三德:礼、义、仁。儒家列出五常,仁、义、礼、智、信。 

  德是维系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社会有序运行的基础。俗话说,仓廪实而知礼节。德的水准反映了社会文明的程度。德也是一种文化,一种传统,体现了不同的社会需求与时代精神。比如,中国传统的德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在人性本善的基础原点上,重忠崇仁,强调通过德治,达到社会和谐,体现了农耕文明内敛、节制的特征;而西方的德深受古希腊民本思想的影响,在人性本恶的基础上,重信崇智,突出法治的力量以达到平衡,显现了商业文明张扬、理性的特征。 

编辑:刘承思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