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浅析台湾“政治民主化”(三)

时间:2008-04-23 14:12   来源:中国台湾网

 

究竟什么原因让台湾民众在享受民主发展的好处的同时却付出沉重的代价?台湾的民主化之路究竟要何去何从?

持平而论,造成台湾民主发展面临严重问题与挑战的原因错综复杂,笼统地讲,既有外部因素也有内部因素,既有客观因素也有主观因素,但无论如何,“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事物的性质。[i]从这一点上讲,台湾执政的民进党当局应对此负主要责任。

回顾历史可知,台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走西式政治民主化道路时,既有有利因素,也有不利因素。前者表现在:1、历经战后近40年的建设治理,台湾已迈向中等开发阶段,人民生活富裕,受教育程度较高,初步形成了一个追求稳定理性渐进改良的中产阶级,基本具备了实行政治民主化的社会条件;2、因国共内战失败踞台且日渐丧失国际承认的国民党政权,迫切需要台湾民众的支持以证明其统治的正当性并延续其政权,不得不进行“政治革新”、走“本土化”路线,从而为民主化提供了政治保障;2、国际社会掀起反专制独裁的民主化浪潮,美国以“民主化”作为继续支持国民党当局的前提条件,成为重要的外部制约因素。后者表现在:1、台湾的“宪政体制”在设计上系针对整个中国(当然包括台湾在内),由在内战中失败的国民党当局从大陆移到台湾,戒严时期基本处于“冻结”状态,故不仅先天“水土不服”,且畸型变态;2、中国大陆支持台湾政治民主化,但坚决反对“台湾独立”、“一中一台”和“两个中国”等旨在分割中国领土主权的分裂行径;3、国际社会希望台海争端和平解决,反对或不希望因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而导致地区安全出现危机;4、岛内族群及省籍矛盾、朝野矛盾、“国家认同”矛盾突出,蓝绿双方势均力敌。上述不利因素第1点表明台湾政治民主化走向必然要涉及到台湾自身暨两岸关系定位问题,第23点表明台湾“政治民主化”走向有其不可逾越的界限,即不能突破“两岸一中”的法理统一定位,第4点则表明岛内对台湾前途究应何去何从尚未形成绝对多数的共识。是故可以说,台湾较之世界上许多地方更具备实行民主的条件,但又存在着先天的制约因素——两岸关系以及与此相关的国际关系等,因此,必须兼顾岛内、两岸与国际社会的现实,兼顾经济发展与台海安全,在维持现状的基础上循序渐进地改革完善政治体制,——这是台湾政治民主化应走与可走之路。

蒋氏父子统治时期,虽与中共争中国政府的合法代表权,但始终坚持“两岸一中”、“台湾属于中国”的原则,因此便有了中共的“一纲四目”[ii],使两岸关系得以维持冷战格局,岛内经济社会文化建设得以较顺利展开,进而为日后的“政治革新”提供了物质基础。李登辉主政时期,虽与大陆龃龉不断,但成立“国家统一委员会”,制订“国统纲领”,以“一国两政治实体”定位两岸关系,使得台湾的政治民主化改造得以较顺利地进行,进而为政权和平转移创造了条件;但李主政后期放弃“一中政策”搞分裂,也为日后“台独”势力嚣张奠定基础。陈水扁执政,特别是自2002年兼任民进党主席后,宣称“两岸一边一国”,推动“公投立法”、“公投绑大选”和所谓的“制宪、正名、新国家运动”,台湾内外政治情势便开始紧张起来,于是有了“3·19枪击案”,人们开始只问“蓝绿”不问“黑白”,当局的政策制订与人事安排均以“政治正确与否”为着眼点,台湾经济日益衰退,人民生活水平节节下降,高官贪腐案件层出不穷…。这些表明,两岸关系定位为何攸关台湾的内部发展和外部活动空间,牵一发而动全身,只有处理好定位问题,才能为民主化的发展提供相对和谐的内外环境和广阔的发展前景,才能使民主化真正成为造福人民的甘泉,而不是自我封闭的鸟笼和内耗的战场,进而走入死胡同。但令人遗憾的是,从上世纪末的李登辉到本世纪初的陈水扁均未能处理好这个问题,因此,台湾的民主之路充满人为设置的障碍,坎坷崎岖。

以陈水扁民进党为代表的“台独”势力蛊惑人们相信,只有实现“台湾独立”才标志着台湾民主的巩固、深化与完成,因此无论如何要排除万难坚持到底,坚持就是胜利,就能胜利。为此,他们无视台湾发展离不开祖国大陆的事实,无视两岸的历史联系和国际社会的普遍认知,不顾台湾人民的安全福祉与需求,将“台独”作为最高政治目标;以省籍出身、统独认同和大陆政策主张作为判断是否“爱台湾”、是否“政治正确”的标准,动辄给国民党及泛蓝阵营扣上“外来政权”、“不爱台”和“卖台集团”的大帽子;无视专业、操守、能力,以“政治正确”与否衡量一切,顺者昌逆者亡;有法不依,当家闹事,包庇贪腐,厚颜无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等等。如此这般的结果,自然导致岛内族群对立、蓝绿互信全无、政党恶性抗争、政治风气败坏,导致资金外流、经济衰退、民生下降,导致对外交往空间收缩,两岸关系及台海地区局势紧张。总之,这种“政治民主化”使台湾的生存发展空间越来越小,不能不令人质疑其实质到底为何?意义何在?

显而易见,陈水扁民进党当局所谓的“民主化”,其实质是将少数极端分子的“台独”思维运用民粹化的手段加以贯彻落实。具体而言,就是利用台湾特殊的历史在民众心中所产生的悲情及出头天愿望,利用岛内的族群矛盾、政治认同矛盾、政体矛盾以及两岸之间的矛盾,硬将虚妄的“台独”主张说成是主流民意的选择,通过采取或煽动采取诸如全民公投、创制新宪、直接选举、地下电台等民粹主义手段,从整体上控制舆论和操纵民意;对于反对这种做法的政治对手,他们轻则扣上“不爱台湾”的帽子,重则安上“卖台集团”的罪名而加以丑化、挞伐,进而达到战胜政治对手、骗取选票继续执政的目的。其所作所为,与其说是一种“对大众情绪和意愿的绝对顺从”的“民主”,毋宁说是一种政治操作策略,或是“某些追逐权力的领袖的机会主义与几乎无限的操纵群众的能力的结合”,[iii]在本质上违背了民主政治必须遵守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及持不同意见者、政党公平竞争、选贤与能、优胜劣汰、实行代议政治的行为准则暨游戏规则,违背了民主政治追求法制、理性、协商、妥协、包容、共赢的精神。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作为是打着民主旗号反民主,是以民主为名行“台独”专政之实的“台独民粹主义”。

当然,台湾社会民主文化素养的不足、“保证民主健康运行的制度不健全”、“美国模式的过度影响”等[iv],也是台湾民主之路走得不顺的原因之一。譬如:执政就傲慢,“得志便猖狂”,贿选文化屡禁不止,滥用言论自由权,为反对而反对,官商勾结,拉帮结派,权钱交易等等。在这方面,无论朝野、蓝绿均有责任。



[i]见毛泽东《矛盾论》一文的论述。

[ii]“一纲四目”是1963周恩来对中共对台湾政策的归纳。“一纲”:台湾必须统一于中国。“四目”:1、台湾统一祖国后,除外交上必须统一于中央外,台湾之军政大权、人事安排等悉委于蒋介石2、台湾所有军政及经济建设一切费用不足之数,悉由中央政府拨付。3、台湾的社会改革可以从缓,必俟条件成熟,并尊重蒋之意见,协商决定后进行。4、双方互不派特务,不做破坏对方团结之举。

[iii]俞可平:《现代化进程中的民粹主义》,引自http://www.sina.com.cn 20070111光明网。

 

[iv]见张维为参加“2007两岸关系(昆明)研讨会”论文:《台湾“民主”的困境、原因及其对两岸关系的影响》。

编辑:江洪凌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