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简评民进党的“中国政策研讨会”(二)

时间:2008-04-02 10:49   来源:中国台湾网

 

二、会议争论焦点及最终达成的共识

 

民进党中国政策研讨会从去年12月初开始筹备,到今年213日正式召开,历时两个月。会议为期3天。为使各派观点在会中得到充分陈述和展开,会议正式代表由36人组成,党内四大派系——“美丽岛新潮流正义连线福利国连线各出9人,并规定每位代表均须提交书面论文。由于党内在中国政策上的分歧主要分为两大派,故会议以甲、乙两个辩论阵营的形式进行,甲方为美丽岛系,成员包括党主席许信良、党副秘书长陈忠信、政策会主委张俊宏、政策会执行长郭正亮等。乙方由新潮流系福利国连线正义连线组成,以新潮流系为主,辩论成员有党秘书长邱义仁、台独理论大师林浊水、新潮流系核心人物吴乃仁,以及正义连线福利国连线的若干成员。

会议期间,双方辩士主要围绕后冷战时期国际政治新秩序对台、中关系的影响台、中双边协商与互动关系的策略规划两岸经贸关系发展与加入世贸组织的挑战及因应对策三大议题展开,发表了如下一些有分歧的看法(21)

(一)关于冷战后的国际局势。美丽岛系认为,冷战后国际新秩序已经建立,美国对中国采取交往重于围堵的策略,台湾的处境越来越困难。新潮流系等乙方则认为,国际局势仍处于新旧两种秩序的二元力量拉扯之中,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是交往、围堵并重的策略,时间并非对台湾不利。

许信良、陈忠信等人指出,90年代以来,美国领导的国际新秩序已经建立并主导着新世纪的走向;这个新秩序最不同于以往的特征是:为了维护全世界共同利益,以集体干涉来防止战争,保卫和平;美国的主流想法是把中国导入后冷战国际新秩序下,让中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与美国合作共同建构国际新秩序,其中最大的政策意涵是美国已经开始不把中共当成敌人,而是把它拉入国际体系,在美中致力于建立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下,美中关系将朝向更好而不是更坏的方向发展随着中共在国际新秩序中被期许的责任越来越大,国际间被迫认同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压力也会增大国际社会逐渐将一个中国由立场变为政策,在此背景下,台湾面临的严重危机现在才刚开始。郭正亮认为,美国对台湾问题的立场在变,从早期不做调人到如今隐讳介入,因为美国觉得台湾在台海危机中表现得太差面对国际新秩序与中国交往的大趋势,中国筹码越来越多,国力越来越强,时间并不是站在我们这一边

邱义仁、吴乃仁等则表示,当前的国际局势既有全球民主化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风起云涌的趋势,又有方兴未艾的民族主义战争处于一个既冲突又整合、既同一又各自独特的后冷战时代,在此情形下过早奢言国际新秩序,是只见到此时代的某一场面而已,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认为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是战略岛链防线建设性交往的两手策略,对台湾则采取提升台湾国际地位节制台湾激怒中国的双重态度,“时间对台湾并非不利”。林浊水认为,中美关系改善对台湾安全具有正面效应,因为远程上,美中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是意图和平演变中国;近程上,采取围堵政策是为了确保台海安全,维持台海稳定的现状。在这种情势下,台湾不必做什么改变,反而中国是要被改变的对象。未来如果中国被改变,出现新的国际秩序,也未必对台湾不利新潮流系“国代”赖劲麟称,美日对抗中国是目前亚太地区的新战略格局,在此格局下,台湾的地位明显上升,台湾的安全获得一定程度的保障福利国连线姚嘉文说,中美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只是为了维持世界新秩序及双方利益,并非有其他敌手与目标;美国不会为了这种伙伴关系,牺牲本身利益,更不必为此牺牲台湾

(二)关于两岸谈判。美丽岛系认为,台湾不能回避国际社会的促谈要求,主张以三通谈判回应大陆的政治谈判。新潮流系等则认为,国际社会的促谈要求对两岸都产生压力,反对把三通做为唯一谈判议题,主张从哪儿断,就从哪里开始

许信良指出,目前国际社会的态度就是促使两岸上谈判桌,中国已经主动发起了谈判攻势,并在谈判议题上一再退让,争取到了国际社会的支持,台湾面对愈来愈强、来自国际社会的谈判压力。如果台湾的回答无法令国际社会满意,台湾就会慢慢失去国际社会的支持,因此,台湾不能不谈,不能怕谈,不能拒谈。许并称,谈是为了降低紧张,消弭冲突,增进交往,保持台海长久和平及台湾的继续繁荣,不是为了讨好中国,也不是为了统一,更不是为了投降,相反地,谈是为了和平演变中国。许指出,目前台湾提出的事务性谈判根本不为大陆接受,台湾又不能拒绝国际社会的谈判要求,因而必须选择对自己有利的议题进行谈判,三通谈判不仅能避开涉及主权争议的政治性议题,还能促进两岸进一步交流,也符合国际社会的期望。郭正亮更直言台当局采取拖延谈判的策略将给台湾带来三个危机:一是引起国际社会误解,认为台湾“敷衍”,“不愿担起化解台海危机一方的责任”;二是让台湾人民失去信心;三是让台湾的筹码流失。郭认为这不是拖以待变,而是坐以待毙,万劫不复

新潮流系则不能接受台湾比中国承受更大压力与责任的说法。邱义仁表示,国际社会对两岸关系的基本主张是维持现状、降低敌意、保持对话、发展关系,这种基调,绝对不只是台湾单方面必须负起的责任,两岸都有压力和责任;任何有助于缓和双方紧张关系的互动模式,无论是对话还是谈判,都是国际社会欢迎的,不限定非要谈判不可。邱并称,谈判涉及台湾二千一百万人民的生命与安全,面对瞬息万变的两岸关系,台湾必须谨慎,“新潮流”愿意忍受批评,一点一点地根据当前三、五年的国际情势提出策略;在目前两岸立场根本没有交集的情势下,应先对话后谈判,如果非要谈判,应先从恢复辜汪会谈的事务性谈判开始;谈判议题必须灵活,除了主权没得谈外,什么议题都可以谈三通谈判应在两岸均加入WTO后再进行。林浊水提出两岸谈判的四个管道:一是业界、商界的沟通,二是组织朝野代表与中共举办民间论坛,三是回到辜汪会谈上面,四是世界贸易组织的途径。

福利国连线蔡同荣称,美国无意促使两岸上谈判桌,自然也没有其他国家将对台湾施压的可能,而且中国方面提出的谈判条件,不尽然能符合各国的利益,台湾对是否与中国谈判有很大的自主权与主导权两岸政治谈判必须在不损及台湾的主权身份和对等地位的基础上进行三通谈判则应在台湾产业升级、建立自己的安全体系后进行。

(三)关于两岸经贸关系。美丽岛系认为,台湾没有中国无法生存,批评戒急用忍政策,主张大胆西进经略中国新朝流系等则基于安全考量,主张强本渐进

许信良认为,21世纪是一个经济上没有国界的自由市场台湾与大陆的经济竞争成败,决定台湾的前途。台湾应该趁着目前对中国还有经济优势的时候,以相对于其他国家的语言、文化、地理优势,大胆西进,掌握大陆市场,发展台湾的经济战略,当两岸经贸关系达到水乳交融”时,“一个中国问题自然舒缓在台湾独立国际无法接受的前提下,一个中国问题不用解决,是台湾面对国际政治新秩序下处理两岸政治问题的最佳模式,而三通、大胆西进则是最好的因应策略。郭正亮严厉批评戒急用忍政策是战术不智,将导致台湾的自我设限,因而逐渐流失机会。战略不智,将导致台湾的自我削弱,因而逐渐流失筹码;认为戒急用忍即使能够固本,却不足以自救,因为只会固守台湾资源,并不足以和成长最快的中国并驾齐驱。戒急用忍的结果,将使台湾陷于被动,从经略中国的战略攻势,转为自我削弱的战略守势,两岸国力差距持续扩大,进而造成台湾战略价值和国际地位的下滑

邱义仁则认为,目前两岸是处于立即有可能发生战争的状态,本质上就不可能是单纯的经济问题,大陆的目标是从经济上整合台湾,进一步政治创造台湾,因此两岸经贸发展必须审慎规划,不可过于冒进。该党中国事务部主任颜万进因负责组织会议未在会上发言,但通过在报刊发表论文的形式实际参与了双方的论战。颜认为,两岸经贸往来,长期将有助于台湾的经济发展。然而,短期内却会引发许多的副作用,如大幅度开放与大陆贸易管制,将使台湾低技术劳工的工作机会大量由大陆的劳工所取代造成所得分配的恶化而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大量开放台商到大陆投资,短期内必然会造成资金排挤效应,大幅度减少台湾企业对内的投资,使台湾的经济成长逐渐趋缓;在目前两岸政治上仍有敌意、不存在互信基础的情况下,一旦台商的利益受到侵害,台当局将缺乏适当的地位与管道与大陆进行交涉,使台商在大陆投资的风险显著地高于其他的外资(22)。鉴此,新潮流系主张两岸经贸的发展应力求以时间换取空间先行争取台湾产业结构的调整和经贸防卫机制的建立,然后才逐步检讨开放对中国的贸易限制

正义连线的许阳明批评美丽岛系经略中国论既规避了民进党的台湾主义,也想规避中国的一个中国主义’”;认为西进对台湾而言,应该审慎逐步建立与发展一种政策与制度,不能拿台湾的安全开玩笑福利国连线则认为,现阶段应加强台商保护及规模,不必鼓励扩大两岸经贸往来,对高额、高科技、基础建设等项目赴大陆投资应进行设限,在大陆未放弃武力犯台前,原则上不宜开放中资来台。

会议期间,前党主席施明德还提出可参照大英国协办法共组两岸大华国协构想,认为这样既可有一个中国的前提,又可实现中华民国模式的台湾独立。张俊宏也提出所谓亚洲马歇尔计划,建议大陆、台湾、新加坡、香港共组华人金融圈,协助亚洲各国解决金融危机。但这些想法均未获得与会多数代表的认同。

综上所述,甲乙双方的辩论观点尖锐对立,各有理论依据,但也并非没有交集和共同点;为了从各种观点中寻找最大公约数,作为民进党现阶段的中国政策主张,达到会议预期的目的,以许信良为首的“美丽岛系”率先作出某些让步,“新潮流系”进而也对本派观点略作修正,会议终于在3天紧张、激烈的辩论后取得了四项共识:(1)台湾可以和大陆谈判;(二)台在谈判中不接受一个中国前提,但也不以主权作为谈判标的物(即回避主权问题),两岸谈判地位对等以政府对政府;(3)谈判议题全方位,以经贸关系、社会交流为主轴,同时兼顾事务性议题;(4)以强本西进作为两岸经贸互动准则(23)

 

编辑:江洪凌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