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包公智破杀人案

时间:2014-01-16 14:16   来源:中国台湾网

  有一次,包拯受理了一起谋杀案,交给仵作验尸,查明死因。但这个仵作几经查验,也没有发现死因。按当时的法律规定,不能按时完成尸检任务,是要接受二十大板的处罚的。正在仵作发愁的时候,他的妻子就告诉他,复检时要拨开死者的头发,细查“顶门心”。仵作受到启示,复检时剃光了死者的头发,细查头皮层,果然在“顶门心”处发现了一个小孔,小孔处露出了一个不明显的钉尖,仵作把这颗钉子拔出来,足有五寸长、是两头尖的一颗铁钉。死因查明,包拯找到了确切的证据,依法处决了案犯。

  但是,此案了结后没多久,包公整天就琢磨,这案子里还有疑点!结果多谋善断的包公、明察秋毫的包公、大义灭亲的包公、正直不阿的包公,就找来仵作问道:“尊夫人是否熟读经书古文?”

  仵作说了:“大人,您别抬举她了,她没念过书,文盲一个!”

  包拯又问了:“尊夫人是原配吗?”

  仵作说了:“后娶的!她前任丈夫死了。”

  包公又问了:“她前夫是得什么病死的?”

  仵作答道:“听我老婆说,是因为酒呛心血暴毙而亡的。”

  包公听后,胸有成竹,立即派人暗中调查,然后就去传仵作的妻子,结果发现仵作的妻子有重大嫌疑,然后开棺验尸,从仵作妻子的前夫的顶门心处也拔出了一根五寸长的铁钉。包公就这么又破了一起疑案。

  大家看看,包公就是抱着这种认真负责,有点矫情的态度去破案的,本来第一起案件都已经破了,大家皆大欢喜,可就是这么一点点疑问,就让他立即获得了另外的灵感,很快就破获了另一个案件,真的是难能可贵。

  我们现在的刑侦人员,在破案时,也不能总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必须要举一反三,把触及到案件的每一个线索都想清楚。只要还存在疑问,就不能放弃追查。

  包公不只是心细,而且很沉着,破案时颇有一种大气,不到最后,你都不知道他到底想的是什么。

  包公还遇到过这样的一个案件:有一次他带着开封府的人马出外巡视,这日就溜达到了陈留县的横坑。横坑就是个大峡谷,人烟稀少,树林绵延三十余里。包公一行,人困马乏,就在一个石台旁稍事休息,他们忽见一大群苍蝇,成群结队飞来,山风里夹杂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臭气。

  包公觉得这事太反常了,就派人四下查看。去查看的人发现在一棵大枫树下有一堆新土,土层有漏洞,大批的苍蝇正往里面钻呢!去查看的人赶快回来,禀报包公。

  包公赶紧命人把土堆扒开,结果发现了一具男尸。死者身上有多处伤痕,肌肉已经开始腐烂,身上没有什么东西,唯有腰间系着一枚木头印,包公将木印取下藏于袖内,又命人将尸体重新埋葬了。

  然后,包公一行继续向陈留进发。包公这一路上,又开始琢磨了:这木印一看就知道是当时印在布匹上的,代表的是哪家商铺的东西,就跟现在的商标差不多。包公认定,死者应该是一名布商,凶手很可能是拦路抢劫的强盗,谋财害命!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